战马一路狂奔,在这一片战场上,直切后排,取敌首性命的任务,往往都是由机动力最高的部队来完成的!

    此时此刻,白泽无疑是已经锁定了艾伦·巴拉德的位置。 ̄︶︺sんцつww%w.%kanshuge.co

    在动手之前,他可不是一直在傻等着的,他有在观察这一整片战场的局势,因为只有在掌握住一整个局势的情况下,他才能在最恰当的时机下达‘突入战场’的命令!

    所以他现在非常确定,这一支欧罗巴大军的最高指挥官就是艾伦·巴拉德。

    同样意识到自己已经被盯上了的艾伦·巴拉德,此刻脸上已然是看不到半丝血色。

    手中的马鞭,连连抽打着座下的战马,好让它跑的更快一点。

    然而,他的这一举动,除了让吃痛的战马连连发出悲鸣之外,显然起不了太大的效果。

    说到底,普通的战马,任凭它品种再好,又怎么可能跑得过继承了燎原火魔兽血脉的赤血马?

    护在他身边的亲兵接连阵亡,随后,艾伦·巴拉德几乎是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整个人就直接被白泽从马背上强行打落。

    当时战马的狂奔速度是何等之快?这一摔,差点是直接要了他的小命,幸亏在落地的时候,他及时护住了自己的脑袋。

    但即使如此,此时此刻的艾伦·巴拉德,也是感觉自己一整个身体都快要散架了。

    浑身上下传来的剧烈疼痛感,让他整个脸色变得更加难看了几分。

    但他却没有时间叫惨,摔落在地上的身体快速的两个翻滚,在他准备起身的瞬间,一截尖锐的枪尖直接抵在了他的咽喉上。

    枪尖之上,散发出来的森然寒意,让他咽喉处的皮肤都冒起了一个个的小疙瘩。

    死亡从来未曾距离自己如此近过,艾伦·巴拉德在心脏一抽的同时,下意识的将手挡在了身前。

    “投、投降,我投降……”

    此时艾伦·巴拉德脱口而出的,是典型的欧罗巴语,不过学过外语课程的白泽,无疑是听得懂的。

    活捉一个敌方指挥官的价值有多大,根本毋庸置疑,只要拷问得当,他们能从对方的口中获取到各种各样的情报。

    看着脸上闪过思索之色的白泽,艾伦·巴拉德不动声色的将自己的右手,朝着藏在怀里的那把手枪摸去……

    却不料就在这时,白泽手中穿云枪一抖,伴随着一声惨叫,锐利的枪刃直接以一种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贯穿了某只不老实的右手,连带着一小截枪尖都没入了艾伦·巴拉德的胸膛之中。

    这一击疼得他冷汗直流,连抽了好几口冷气。

    随后还不等他多想,白泽的声音就淡淡的响了起来。

    “只要我再用一分力,枪刃就能直接贯穿你的心脏,你想试试?”

    此时白泽说的,完全就是欧罗巴语,虽说由于是后天学习的缘故,带着几分明显的口音,但这并不妨碍艾伦·巴拉德理解这句话的意思。

    这一刻,他看着白泽的眼神,已经带上了明显的惊恐。

    艾伦·巴拉德完全搞不明白,那一根在他看来,怎么都不好使的武器,为什么在这个男人手里,能快到这种简直夸张的地步?

    刚才那一瞬间,他甚至都没看清对方的动作,穿云枪便已然将他的右手手掌,直接钉在了他自己的胸膛之上!

    而也就是在这同时,白泽麾下的一名轻骑兵快速下马,从艾伦·巴拉德怀中将那把手枪摸了出来。

    同时在确认对方身上没有藏有其他武器之后,那名骑兵利索的将其五花大绑,捆了个严严实实。

    总指挥官被俘,欧罗巴大军这一回可以说是彻彻底底的大势已去。

    按照罗辑的意思,当时其实已经赶到战场上空的巨鹰骑士部队,自然是已经没了出手的必要。

    白泽命人押着艾伦·巴拉德一路返回了骑兵营地,并暂时将人关押在营地之内。

    接下来的事情,就交给刘猛的步兵部队了。

    入夜之后,骑兵营地之内,白泽坐在那里,有一口没一口的喝着眼前酒杯里的烈酒。

    冬天的草原,寒风刺骨,像他们这种驻扎在外面的骑兵营地,入夜之后,总是需要喝点酒来驱一驱寒。

    白泽一个人也不知道喝了多久,随后,伴随着一阵脚步声,布日固德走了进来,然后自顾自的坐下,并将摆在桌上的另一杯酒一饮而尽。

    “这一战,你们轻骑兵部队伤亡如何?”

    面对这个问题,白泽喝酒动作一顿之后,还算平静的缓缓开口……

    “还在统计中。”

    自从火器盛行起来之后,他们轻骑兵部队每一战的伤亡数字都小不了,这是事实。

    不过这一战,步兵部队和游骑兵部队的掩护堪称完美,战术的安排和配合上,也没有任何问题,而他自己对时机的把握更是无可挑剔,所以伤亡数字应该会小一些才对。

    无法否认,这个时代,骑兵由于其特殊的定位和机动力,虽然依旧是不可被替代的,但却是已经变成一个高危兵种了。

    不过,作为纵横沙场那么多年的一员老将,如今的白泽,倒也不至于就这么伤春悲秋起来。

    顶多也就是在这种一个人的时候,喝上一杯烈酒,在心中默默的祭奠一下死去的那些兄弟。

    而坐在对面的布日固德,对于这个状况,他无疑也是深有体会,在又默默的给自己重新倒了杯酒之后,冲着白泽举了一举,然后再次一饮而尽。

    显然,他麾下的游骑兵部队,这一场仗打下来,伤亡也小不到哪里去。

    大概心里都在祭奠着在这一战中战死的兄弟,两个多年的老战友,就这么面对面的坐着,然后各自喝着杯中的酒。

    而且喝酒的风格还完全不同。

    布日固德喝酒方式,向来要豪迈的多,往往都是一饮而尽。

    而白泽却是一小口一小口的喝着,显得十分斯文。

    归根结底的原因,其实是因为他酒量不好,所以白泽往往不会喝多,他和罗辑一样,是个非常自律的人。

    这事情要是放在平时,按照布日固德的性格,必然是免不了嘲笑一下白泽这娘们的喝法,不过在今天,显然谁都没有那个心情……

    (ps:请支持创世中文网、qq阅读和起点中文网的正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