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天直接不管她,拉着龙影璇就回了房间,气得九饼跳脚跳得跟霹雳舞似的。『→お℃..co

    回了房间,笑天满房间乱转,找了一块毛巾,拉过龙影璇就使劲地擦拭她的嘴巴。

    龙影璇看着怒容满面的少年,愕然地问道:“你怎么了?为什么生九饼的气?”

    笑天看着她,黑白分明的眸子染着薄怒,“以后除了我,谁都不能碰你,记住没有?”

    龙影璇摇头,“那怎么行?我阿娘总会碰我的,她那天就想抱着我。”

    “你阿娘例外。”

    “我爹呢?”

    笑天横眉竖眼,“不行!你爹是男的。”

    “可你也是男的啊。”山中长大的痴儿,哪里知道什么男女之别?姑姑只吩咐不许人家摸某些地方,可没说连碰都不能碰。

    笑天道:“我不一样,我跟他们不一样,他们都是坏人。”

    “九饼不是坏人。”龙影璇为九饼辩解,一路入京,他虽然有时候说话不好听,可他不是坏人,从他做错事会说对不起就能看出。

    笑天呲牙咧齿,“你为了九饼跟我吵架?”

    龙影璇瞪着漆黑如星的眸子,稚气娇俏的脸写满了不解,“我们哪里吵架了?”

    笑天气呼呼地道:“就是吵架了,至少我生气了。”

    他坐在一旁,别过脸,脸色不好。

    龙影璇很惆怅,不知道他到底怎么回事了,本来吃饭的时候都是好好的,之前他也没说过不喜欢九饼。

    她想了一下,在山中的时候,她和阿虎好,阿驴就不高兴,跟阿驴好,阿虎也不高兴,就像她这一次下山带着阿驴,阿虎自个生了闷气,连下山的时候都不来送她。

    她觉得,笑天哥哥应该是以为她跟九饼好,不跟他玩了,所以他生气。

    龙影璇走过去,扬起脸讨好地道:“你别生气了,就算我跟九饼做朋友,也还会继续跟你做朋友的,而且我有好玩的,有好吃的一定先给你。”

    笑天这才转头看着她,严肃地问道:“真的?”

    “当然是真的,我不骗人。”龙影璇举起手发誓。

    笑天才弯了眉毛,“那我就信你了,不过,就算你跟九饼做朋友,也不能让他碰你。”

    “知道了。”龙影璇见他渐露了笑意,松了一口气,吐吐舌头道:“我以为你要好久才理我呢,原先在山上,阿虎生气就生好久的气,怎么都哄不好,笑天哥哥,你人真不错。”

    “那是!”笑天傲然道。

    随即又问道:“阿虎是谁?”

    “阿虎就是阿虎,好大的老虎。”龙影璇比划了一下,“得有这么大。”

    “那不是妖精吗?”笑天大吃一惊。

    “是啊。”

    笑天看着她,“可你之前说你是杀妖精的,你怎么还跟妖精混在一块啊?阿驴也是妖精吗?”

    龙影璇解释道:“妖精和人一样,有好的也有坏的,阿虎和阿驴都是自个艰苦修炼,好几千年才有现在的成就,没做坏事,当然可以做朋友的。”

    笑天咂舌,“这修炼了几千年还没成仙啊?”

    “是啊,它们太笨了。”龙影璇叹息,又想起来阿虎的事情,“以后我带你去见阿虎,我把阿虎送给你,它们都喜欢和人做朋友,阿虎一直嫉妒我跟阿驴好,如果阿虎有主人,那他就不会生阿驴的气,也不会跟我生气了。”

    “好!”笑天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