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温暖被这些目光看得微微心凛,没等她想明白是什么原因,就听见何泳儿道:“看来顾小姐跟聿少的关系很不错呢。『→お℃..”

    顾温暖的脸色一白。

    方甜甜也笑了一声,说:“能不好吗,顾小姐现在吃的用的,不都是聿少给的?”

    “这就难怪了,”何泳儿声音压低,用只有旁边才能听见的声音说道:“看来平时也都是这么坐在一桌子吃饭的。”

    “难怪聿少这么讨厌墨公主,原来……”

    就连一向都和善的秦安也是脸色微沉,看着顾温暖。

    她这是,想在墨公主的面前表现自己在聿少的心里地位不一般吗?

    顾温暖立即站起来,脸色发白,惶惶不安看着墨公主,飞快解释道:“公主,我只是……看聿少站着,想他应该还没吃饭……”

    “行了,”聿司乔显得十分不耐,“多大点事情,至于吓成这样吗?”

    听到聿司乔开口,墨抒也抬眼似笑非笑朝着他看去。

    聿司乔像是压根没将这个事情放在心上,擦着头发就往前方走。

    墨抒轻飘飘道:“怎么,温暖都邀请你一起吃饭了,不坐下吃点?”

    聿司乔头也不回,冷嗤一声,“看着你,我倒胃口!”

    聿司乔走远,这边一桌却是陷入了死一般的安静。

    何泳儿看着顾温暖,道:“你这下开心了?”

    顾温暖吓得哭出来,道:“我没有……”

    方甜甜打断她的话:“人家心里不知道多得意,要知道,别人可是就连跟聿少说话都不敢。她却能被聿少金屋藏娇,让墨公主也不得不看在聿少的面子上,对她好一点,谁知某些人还不知足,还当众打墨公主的脸,居心叵测啊!”

    顾温暖双膝一弯,跪了下来,“我没有,我没有,我真的没有,公主,我跟聿少没有什么,他一直都对我很好,但是我一直不敢痴心妄想啊……”

    “行了,”墨抒将咖啡杯重重放下,“我说什么了吗?”

    何泳儿跟方甜甜都是一怔。

    要是平时,墨抒早就一巴掌扇过去了啊!

    说不定,还会让保镖直接扒了她的衣服,让她没脸见人。

    可现在竟然这么安静?

    简直跟换了一个人一样!

    顾温暖的哭声一滞,大气都不敢喘。

    墨抒站起身来,俯瞰地上跪着的顾温暖,似笑非笑道:“他在那看着呢,你是笃定了我不敢对你怎么样啊。”

    顾温暖忙一慌,左顾右盼,果然看见了一百多米外海岸边的聿司乔。

    何泳儿两人也看到了,心中一下明白了过来。

    墨抒转过身,“不吃了,去海边打球吧。”

    纪楠赶紧道:“您不吃,肚子里的孩子也要营养呀,您早餐都没吃多少,我给您安排点别的去房间吃吧?”

    秦安也赶紧站起来,“是啊,别因为这点小事就不吃饭,要是爷爷知道了,他老人家也会难过的。”

    墨抒像是被说服了,“那不如帮我弄点吃的,我去海滩边上一边吃,一边看她们打球?”

    说的‘她们’,墨抒的目光扫过了何泳儿跟方甜甜,最后看着顾温暖,道:“会打球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