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泰山开天,雪落三年不歇。『『

    在大雪纷飞的凄美意境里,整个神州大地沧海桑田,悄然之间完成改天换地,步入全新的世界。

    修仙纪元,大世之争。

    世人有心理准备,却又猝不及防,那无处不在的天道压制,那充盈天地的纯净灵气,令万物生灵心中惶恐,却又隐隐夹杂一丝兴奋。

    然飞雪虽三年不息,却落地即消融,天下风云也并未因此而沉寂。

    风奈何野心勃勃,终是在帝都登基称帝,东起中原十五州,西至北境昆仑山,群雄大族无不俯首称臣。

    但是,却没能成功承载天命。

    而在远离帝都的神州南方,龙虎山上有万古巨头横空,相助刀以破重建问刀阁,他们以赣鄂两地为中心,势力向西南群山迅速扩张,一跃成为西南诸州的真正霸主。

    东北之地,幅员辽阔,入主神火山庄的火王强势镇压关外七雄,并进而横扫草原各部,神火军一直杀至北海才止戈回师,天下群雄本以为火王会割地为王,但他却只身踏上长白山,入天池拜于李子衿门下。

    苍茫大地,已是诸雄并起,以帝御、龙虎山、天池三方势力为首,新的神州格局形成,三年以来,诸雄相互攻伐,争霸天下,战争从不曾停止。

    唯有一方清净,那璀璨魔都屹立于东方,江浙徽三州成为天门之众的归属之地,天下所有势力似乎都有着一种默契,没有人去打扰虽然已分崩离析的天门。

    或许,是因为有那位妖族神子在,当初泰山之巅的一场残暴屠杀,至今仍令群雄战战兢兢。

    匆匆三年,时光荏苒,如今的神州天下,已不再是曾经。

    江州广陵城,本是登高一眼千里的平原地带,如今除了城中依旧,城外四周都已是重峦叠嶂,曾经的丘陵变作深山,古河化为湖海,有大雪漫漫,有妖魔隐没,寻常人根本不敢贸然出城,更别谈登山踏湖远行了。

    而在广陵城内,亦有一座高山拔地而起,巍峨俊秀,坐落于瘦西湖畔,山中有一座栖灵古寺,迎着皎洁月光,常有木鱼诵经声传遍山间。

    “笃,笃,笃...”

    古寺之中,一座高耸入云的九层宝塔下,盘坐着一名消瘦的年轻人,他微闭双眸,身前摆放着一只木鱼,还有一盏碧色古灯。

    灯火摇曳,似与宝塔气机相连。

    叶新轻轻敲击着木鱼,口中默念佛经,一刻都不曾停歇,这样简单重复的日子,他已经过了整整三年。

    当初在泰山之巅,小沁身死,令他心魔丛生,体内未完全炼化的两种神级血脉彻底爆发,七彩之血、至尊魔血原本就是大凶血脉,自己堕入无情杀道,执念之深不杀到天崩地裂,几乎无可挽回。

    幸亏父亲的一声灵魂道喝,引导他吞下万佛神血,而无上道尊创出的九转入圣诀,虽然仍旧不完整,但却足以支撑他成功完成三转。

    万佛神血,乃是佛门至高血脉,在苍生无穷念力的加持下,叶新终是镇压下心中的滔天杀意,逐渐恢复清醒。

    他自泰山之巅,一步步走回广陵城,世人以为他是受到沉重打击而浑浑噩噩,其实那是身体力行,亦是心境的历练。

    徒步行走世间,自身的境界得到沉淀,他回忆过

    去的种种,怀念曾经与小沁的一切,心中虽然依旧感伤,但却不再有凛冽的杀意。

    最多,只剩下一缕挥之不散的恨。

    他恨很多的人,包括自己的母亲,种种的迹象最终都表明,他的母亲赵青青,是故意令小沁提前苏醒的,或许母亲是为了神州天开,是为了他叶新的未来。

    但是,这不该以小沁的死为代价,那是他叶新生命无法承受之重。

    而叶新最恨的,其实还是他自己,在神州天开的那一瞬间,他终于明白,父亲存活无尽岁月,苦心布局万古,一切真的就是为了他叶新。

    新世界开启,重现上古天道,大梦百年的叶新,能够真切感受到自己体内的那股强烈悸动。

    原本以他的特殊体质,连最简单的蜕凡入境都不可能,但地球这方天地,如今竟变得与大梦空间一样,他的纯粹普通体质彻底得到释放,与天地大道完美相合,普通到极致,却也恐怖到极致。

    最重要的是,他得到了真正的九转入圣诀,虽然依旧残缺不全,但已经是无上道尊所能创出的极限。

    吞噬九种特殊血脉,进而一跃入圣,这种疯狂到近乎求死的变态功法,就算是无上道尊那等存在,也不敢轻易去实践,他草创出基本法门,剩下的就只能交给叶新自己,以生命来探索前行。

    这是无限的挑战,亦是无限的未来,成功则登临九天、无人能敌,失败则坠落深渊、魂飞魄散。

    这一条路,叶新别无选择。

    “笃,笃,笃...”

    清脆的木鱼声依旧,不急不缓,平静祥和,叶新的消瘦身影在九层宝塔下,寂寞如雪。

    不知什么时候,一名古风红衣女子出现,在银装素裹的世界里格外醒目,她迎着漫天风雪,缓步登山而来,最终止步于九层宝塔的台阶前,默然伫立,无言凝望,直到叶新主动发出声音。

    “小凉姐,你来了。”

    “嗯,这次稍早两天。”

    苏小凉拾阶而行,迈步走到离叶新只有一步之遥,她稍整衣袖,肃然朝洗玉仙灯及九层宝塔微微鞠躬后,轻声开口:“那三件东西,都有线索了。”

    叶新的背影明显一颤,不急不缓的木鱼声在稍微停顿后,继续保持着原有的节奏,出人意料的,他并没有着急询问。

    整整三年时间,叶新给天门之众下达过一条最高指令,那就是不惜一切代价,寻找三件东西。

    还魂草,轮回壁,三生石。

    三件举世罕见的天地奇物,关乎无上道尊留给他的那则上古秘法,传说可以有那么一线希望,救活身死道消、魂飞魄散之人。

    也正是这一则秘法,在泰山之巅,令叶新成功控制住自己的杀意,有一线希望,就会生出一股执念,不是吗?

    “东边海上,可有消息传回?”

    叶新依旧敲击着木鱼,双眸也并未睁开,他缓缓开口,却没有问那三件东西如何,令苏小凉不禁微微一愣,美眸中闪过一抹异色。

    “自开天以来,不仅神州大地在不断扩张延伸,茫茫海域更是变得无边无际,当初我们曾跨过的那片无尽凶海,如今已是绝对的生命禁区,我天门先后派出十九支远航舰队,在进入无尽凶海后都不再有任何消息传

    回。”

    苏小凉凝声开口,话语之间有着一股无奈与忧伤,叶新闻言沉默片刻,似乎轻叹了一口气,随后继续问道:“那可有关于帝都的消息?”

    “经过三年的努力,我们已成功穿越千山万水,打通一条去帝都的安全路线,与身在帝都的天门之众重新取得联系。”

    说到这里,苏小凉稍作停顿,略显犹豫后还是凝声说道:“曹家的那位大公子,还有余家的七少爷,都已成为天命司的五大统领之一,是风奈何的真正心腹,似乎...已不存在收归于我天门的可能性。”

    “天命司...”

    叶新虽未睁开双眼,但却在低声轻语,随后幽幽一叹:“小凉姐,你说承载天命,真的有那么好吗?”

    “当然好。”

    苏小凉斩钉截铁,没有任何的犹豫,说出的理由似乎也令叶新无可反驳:“若能承载神州天命,将在这方世界真正的无敌,试问有谁会不心动呢?”

    “小凉姐,你知道的,这不是我想要的答案。”

    叶新面露一丝苦笑之意,但苏小凉却忽然变得极其郑重,凝声正色道:“若门主能夺得天命,您梦寐以求的那三件东西,只要这天下有,那必将是属于门主您的。”

    “额...”

    叶新闻言语塞,这三年以来,苏小凉每个月都会来一次栖灵寺,向他讲述如今天下风云,几乎每次都会想方设法的劝说他去争夺天命。

    可是这天命,真的那么好争吗?

    以他大梦百年的经验,天命汇聚天下气运之力,非天命所归、大势所趋之人不可承载,当初的泰山开天是一个契机,但所有人都错过了,如今神州群雄割据,诸强林立,想要再次创造机会,已是难如登天。

    除非,有人能横扫八荒*,一统神州天下,那此人便定能成为真正的天命之子。

    这也是三年以来,帝御风族、长白山天池与龙虎山问刀阁,三方势力一直相互攻伐征战的根本原因所在。

    而叶新自己的雄心壮志,早已随着小沁的身死而烟消云散,如今对他来说最重要的,是以上古秘法,博一线小沁复活的生机。

    “小凉姐,说说关于那三件东西的线索吧。”

    “三日之前,江宁城来了一位鬼朵真人,展示出无数令人心动的异宝,并对外宣称,将在江宁城举办一场盛大的拍卖会,拍品清单上,不仅有三粒轮回晶石,还有一角古老地图,疑似与九幽地府有关。”

    “鬼朵真人...”

    叶新听到这个名字,就已然猜到是谁来了,当初在琉球花都遇到的这位国师大人,可是一位真正的奇女子。

    轮回晶石,传说是轮回壁的衍生之物,而九幽地府,则是还魂草的生长之地。

    鬼朵国师如此大张旗鼓,意图已再明显不过,叶新心中无奈,看来这一次他必须要走出这栖灵寺了。

    “小凉姐,那关于三生石呢?”

    叶新沉默片刻,再次开口询问,却半晌没有再听到苏小凉的回答,他刚准备继续出声,却心中一动,倏地睁开双眸,回头望去。

    只见千重台阶的尽头,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立着一道清尘脱俗的女子身影,白衣胜雪,飘然若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