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只雪精似乎激动了起来,加快了速度,红姑也操纵着红绸飞快了些。ω δwww..现在显然不是问这个事的时候,陈清秋只好把心头的疑问给按下。

    小五和另一只雪精在空中绕起了圈圈,红姑也一跃而下,喉咙中发出咕咕的呼唤,和小五它们的呼唤声混在一起。

    “咕——咕——”

    “呜汪!”

    一声狗叫打破了这呼唤。

    陈清秋正在四处寻找的脚步一顿,心中狂喜。

    “阿福!阿福,你在哪?”

    随即响起一连串的狗叫,他们顺着狗叫找过去。

    一个凹下去的坑里,正亮着两只绿幽幽的眼睛——就是阿福!陈清秋叫一句阿福,他就在坑里应一句。

    “你掉下去了?”

    她这么问着,就想下去把狗抱起来。

    “等等——先让小五它们下去看看,它们好像有点躁动。”

    一心想着找狗的陈清秋,这才注意到,小五它们急速地在空中飞行,划出一圈又一圈的圆。白茅淡淡地道:

    “傻狗抓着个什么东西。”

    陈清秋大惊,两只雪精飞下去,微微的光把洞的底部照亮。阿福两个黑亮亮的眼珠盯着雪精,眼中充满了渴望,可他却没有动。

    雪精继续往阿福的身边凑,就看见阿福趴着,一只狗爪子藏在身下,一只狗爪子上按着一个雪球……等等?雪精?!

    “这……阿福,快放开,我们家的狗太不懂事了……对不起啊,小五……”

    阿福被陈清秋一呵斥,眼里浮现出委屈的神情,面前的两只发光的球还在上下飞舞,它犹豫了一下,还是挪开了右边的爪子。

    那只雪团一动不动,陈清秋在坑上面急得要死,生怕阿福把雪精给搞死了。还好小五飞过去碰了碰,那只小小的雪球就亮了一下,猛地发着光,从地上蹿起来,蹿到红姑的面前去蹭她的脸。

    “阿——十六,都叫你别这么淘气了……”

    她的话还没说完,这个叫做十六的雪精就立刻拍着翅膀,怒冲冲地飞到阿福面前,用翅膀扇了下他的鼻子。阿福立刻张开嘴,露出尖牙吓它们,三只雪精立马飞远了些。

    “不是不懂事,是太懂事了。这雪精乃是天地所生。”

    白茅讽刺道,红姑没怎么听懂,陈清秋却是听懂了……有时候阿福太傻,以至于让人忘记他还是只寻宝兽了。

    她跳下去,把正在打架的四只分开,阿福的黄毛上也结了不少冰霜,看起来是冻得狠了。点点阿福的鼻子,陈清秋道:

    “现在知道错了吧?下次还敢不敢乱跑?”

    阿福呜咽一声,低下头。剩余的三只雪精见状,立刻停在陈清秋的肩头,一副要看好戏的模样。

    她想把阿福抱起来,可阿福竟然挣扎着跳起来,朝着陈清秋小声地叫起来。

    “怎么?咦……这是?”

    白茅和红姑本来是在洞外面等陈清秋的,听到她疑惑的声音,白茅不耐烦地哼了一声,直接跳了下去,看看她到底还在拖拉些什么。

    “怎么还不……”

    白茅的声音陡然停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