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追儿仰头看着他,隐隐透亮的屋子里,那双黑白分明的桃花眼更是盛满炽热和渴求。『『ge.

    她知道,只要她稍微的反抗,他就不会强迫她。

    可她依然也知道男人和女人共处在一张床上,若是他不对你动心思,要么就是对你没感觉,要么就是他不是个男人。

    秦追儿特别明白,所以每次看他痛苦的刻意隐忍着,总想着,让他吧。早晚的事情…

    混乱的情绪,让秦追儿摁着方中凯大手的力道突然就松了些许。

    她都没意识到自己的举动,下一秒就被方中凯压在了身下,他特别重,整个人浑身滚烫的,连落在她颈侧的亲吻都变得灼热起来。

    方大松睡醒后在院子咳痰的声音瞬间拉回了秦追儿所有的理智,她紧张的双手扣着方中凯的脖子:“方中凯,爸醒了,快起来。”

    此刻的方中凯犹豫一只攻击性极强的猛兽,依然不为所动,温热的唇瓣拨开她微敞的衣领,轻柔地触碰着她丰盈的柔软。

    秦追儿压下心头的颤栗,带着哭腔求饶:“你起来,今天真的不行,下次,下次一定给你。”

    他腾出的手,轻抚着她的脸颊,柔声安抚着:“放心吧,爸不会发现的。”

    话音刚落,方大松就好像听到他的声音一样,走过来就敲门:“中凯啊,中凯,你今天回不回学校啊?”要是他回学校,他今天也就不下地了。

    秦追儿看方中凯依然没停下动作的意思,急的抬起脑袋在他肩头狠狠地咬了下去。

    “啊…”方中凯吃痛的低吼了一声,闷声骂了一句:“**”整个人像是漏气的皮球一样瘫在了秦追儿的身上。

    门外方大松的声音继续传来:“你这孩子,跟那老五折腾了一宿,现在又起不来,你在学校不用早起训练的啊?”

    “知道了,知道了!这就起!”

    他突然大声地吼了起来,吓的门外的方大松一个哆嗦:“你这孩子吃错药了,大清早的火气这么大。”

    方中凯心想,他这一团火压不去,谁特么能没火气。

    秦追儿还被压着,一动也不敢动,就是一双大眼睛直瞪着他看。

    方中凯也低头看着她,像是赌气一样,就是不让她起来,一直到她脸色憋的涨红,他才缓缓撑着手臂从她身上下来。

    “记住你刚刚说的话!”

    秦追儿整理着衣扣,脸上还带着情绪,不去看他:“我可什么都没说。”这么不听话,就该吊着他。

    方中凯看她这就想耍赖了,倾着身子又扑了过来,吓的秦追儿满口答应着:“记住了,记住了。”

    看她缩在自己身下,惊恐的像只小白兔,可招人喜欢了,他笑的特别坏,俯身在她嘴上轻柔地亲了亲,这才叹着气坐了起来。

    秦追儿看他坐在那垂头丧气的,难免也心疼,凑过来附在他耳边道:“下次你回来,我就从了你,说到做到。”

    说罢,快速地在他脸颊亲了一下,拉开门跑出去了。

    她还以为方大松已经走去忙活了,推门看到他还站在边上,整人瞬间就僵在了那。

    “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