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州无垠,九陆八岸,时间飞逝八百七十二年。ω δwww..

    九陆之一,牧嵊州,浩瀚版图的陆地上,有一占据西北茫茫草原上名为驮山镇的地方。

    虽然小镇偏居一隅,只有寥寥一百几十户人家,穿插住在几条巷弄里,不繁华但热闹的街市,从早到晚人行如织。诺大的草原上有着马儿成群,狂野奔跑,如一副美丽多彩的原野画卷。

    宽阔空旷的草原上时不时会传出汉子豪迈的喊声,以及马儿的马蹄声,嘶鸣声,显得不大的小镇更加热闹异常。

    冼凰王朝,牧嵊州版图上王朝之一。

    小镇外,草原北方,衣衫单薄破旧的牧马童,仰躺在斜坡上,嘴里叼着狗尾巴草,任由马儿肆意驰骋啃咬大地。

    春意渐回,徐徐微风拂面仍有阵阵凉意,小草才冒出头,马儿就脸朝大地哼哧哼哧,一点也不知道“怜香惜玉”。

    “牧马童”是小镇对草原牧马人的统称,并非只是针对斜坡上已非牧童的少年一人。

    少年坐起身,吐出那根狗尾巴草,双手在草地上用力蹭过,小心翼翼捋平衣服的褶皱。继而抬头望向天空,那双明亮的眼睛从开始的一湖死水,再到后来波动少许的神采如石子激起涟漪,波浪卷卷。

    或许是觉得今天的晚霞穿透云层缝隙映照在草原的光线泛起阵阵涟漪,一荡一荡,如鱼儿潜水畅游,格外惬意。

    十四岁的牧马童,清秀的脸庞较之东缃海小渔村稍显稚嫩,脸还是那张脸,古漠已非古漠,少年依旧是少年。

    冼凰王朝,牧嵊州,驮山镇,扶沆巷,与老鞋匠相依为命的牧马童古九渊。

    古还是那个古,名非那个名。

    前世今生的“前世”如一梦,此生再无半点瓜葛。这话言之尚早,正如世人常说“世事无绝对,万勿咎较真”。提到此,小镇老一辈常挂嘴边“万般皆是命,半点不由人”。

    本是梦中人,谁敢把梦碎……

    最近这些日子,少年总会做一些荒唐的梦,手持金钵,身披金裟的大和尚,嘴里念念有词,素衣锦带的白发书生,剑拔弩张,腰间别着葫芦的坍塌老头,葫口吹气,绿衣黄带的妙龄少女,丝带绕尖……

    梦怎么都不完整,醒来后忘的一干二净,清清楚楚记住的人,可睁眼就茫然,连点瓦头碎片也没能想起。如这次一般,少年绞尽脑汁,用了八分力想记起丝毫,仍旧徒劳无功。尽管有些匪夷所思,可依照少年一如既往乐天派的性子,凡事万莫强求,不如春风吹入我心窝,躺在山坡看日落。

    “九儿哥,回城了,我娘今晚蒸了大白馒头,回去我给你拿几个。”

    斜坡后方,跑的满头大汗的小姑娘,拍了下少年的左肩,眨着灵动有神的大眼睛,俏皮可爱,气喘吁吁说着,小嘴吧嗒吧嗒,声音轻灵难掩雀跃。

    “我不爱吃大白馒头。”少年头也不回的说道,又新拽起一根狗尾巴草叼回嘴中。

    他知道身后小丫头是乌林巷莫大婶家的闺女莫鹊鸯,年初刚满八岁,莫家在驮山镇街市经营着包子铺,小丫头是家里唯一的独苗儿。

    而她所谓的“拿”,实则是偷,近两月来古九渊已经拒绝了不下二十次。

    小丫头也有股子拗劲,次次失落后总会卷土从来,只是她想不明白九儿哥以前就会吃的很开心,难道是为了哄自己开心。当小丫头想到这的时候总是能把自己逗乐,也不接着往下想,把学堂先生教的深思熟虑忘的一干二净。

    他强任他强,清风拂山岗。

    “九儿哥,天要黑了,魏爷爷这会儿应该收摊回家了,我们一起回去吧?”莫鹊鸯对于被拒绝,短暂失落后又想起了某一个秋日,笑脸像朵葵花,趁古九渊不注意,吐了吐舌头,坐在少年不远的位置,俨然一副小大人模样,望着日落黄昏,小声嘀咕。

    古九渊侧转了身子,略显慵懒,嘴里叼着那根草含糊不清的说道:“小丫头,你先回去吧,我再看会儿日落”。

    这一声小丫头,莫鹊鸯听的特别开心,对于没能同九儿哥一起回去,她也没有介意,早已经习以为常。

    和少年告别后,莫鹊鸯白净的脸蛋儿上如那百花绽放,眉眼带笑仿佛流淌的清泉。落日的余晖洒向草原,娇小的背影蹦蹦跳跳去往小镇。

    少年翻过身,望着小丫头的背影嘴角眼中有了些许莞尔笑意,稍纵即逝,换之落寞寂寥。

    为何如此,少年不知。

    日薄西山,黑夜降临,草原上已有大户人家围坐篝火,欢歌热舞,一片欢声笑语。

    少年正甩着马鞭赶着马群往小镇边缘走,心中猜测是小镇的大户黄员外家,也算自己半个东家。

    小镇马匹无数,却基本掌握在小镇本地两大姓氏,以及外族另一姓氏手中,黄、刘、慕阳。

    这一来,看似外表风光远近闻名,以给养朝廷御马,备用战马富硕遐迩的小镇风光无限,实则绝大多数人的命脉却是掌握在极其少数人手里。

    比如说,被慕阳家族挤掉的原来小镇三大家族之一的钱家。一夜之间轰然倒塌,跟着钱家的小镇人家,人人自危,脑袋钉钉想挤进黄、刘两家大户讨生活。

    幸好后来跻身三姓氏的外来家族慕阳家,心善,留用了大部分随着钱家讨生活的小镇穷人。

    这心善一词是少年心中所想,小镇之中也会时有流言,与古九渊心中所想南辕北辙。说是慕阳家在朝内有权贵撑腰,要挟,逼迫,无所不用其极。对于此间之事,少年没有深思,并非他想不透,只是他希望世间事都如他想的那般美好。

    其实不然,这不是立马就有不好的事找上门。

    “九儿哥,马儿今天吃草可好?”

    少年故意走远避开了篝火旁,没想到仍是被黄家管家瞧见。一个满脸敦厚的中年胖子,眯着小眼睛笑眯眯的走过来。

    这笑是胖子的招牌,不过少年总是在心中想刮他两个耳光,以解那蚁咬般别扭的滋味。

    不过想归想,少年脸上笑意盈盈,真诚略显拘谨的点点头,没有流露出丝毫不满。

    “今夜家主设宴庆贺二公子考中乡试举人之位,由聚在此,九儿不仿讨杯酒水沾沾喜气儿。”黄管家盛意拳拳作邀请状。

    少年依旧笑在脸上,拱手说道:“九儿在此谢过黄管家,不便叨扰,职责所在,马儿归巢,代我恭贺家主及二公子,仕途通达”。

    古九渊扭头看了眼马群,表达的意思再明白不过了。

    黄胖子眯眼瞅着眼前既上道又不上道的少年,笑容更盛,拍了拍少年的肩膀,没有说话。

    “黄管家,夜路不好走,老马识途,可还有一些顽皮的马儿,丢了九儿可担待不起,就此告辞。”古九渊望向胖子轻轻拱手说道。

    二人相视一笑,未再言语,相对转身而行。

    “黄口小儿不识主”

    “虎皮扯来依是狗”

    两句话,两张嘴,相反方向同时边走边笑。

    少年走远几步,嘴里嘀咕道:“扯虎皮收贺礼,妄想,兔子没来鹰岂会觅食”。

    古九渊赶着马儿,想着对门黄口小儿清晨朗朗的读书声,嘴里哼着小曲儿。

    读书真好,有学问真好。那句话怎么说来着:不见兔子不撒鹰。说的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