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公,那我们呢?”娘子从小萌已经买好零嘴,两只小手抓着发问。. .

    “我们先去天字擂台!”

    说上一声,与娘子相伴,前往天字擂台观看。

    道祖节第三天法术大比,是最后机会,因为各路高手会聚集在一起。

    如果错过了今天,再想寻找散裂下落,恐怕更加艰难。

    这就是赵浪临时决定,让唐芸代打的原因。

    唐芸有冰系法宝兵器,又身怀冰系法术套路战术,修为境界更是达到凡道一品。

    就目前来说,实力是要比他赵浪强的。

    当然,赵浪学了散裂之后,就另当别论,因为那时他就身怀无境术了。

    要知道,目前为止,放眼偌大圣国,也只有女皇一人达成了火系无境术,只有她一人。

    所以说,银子没了可以找其它办法赚,而散裂一旦错过,可能就永远错过了。

    就是不知,今天法术大比上,会不会有什么隐世高手给施展出来。

    夫妻二人来到天字擂台下时,法术大比已是开始,此刻负责守擂的乃是一名中年男子,他已经将十几位对手打下擂台。

    “谁来?”此人满脸胡渣,霸气十足喝问。

    而负责监督天字擂台之人,就是花城城主本人。

    另外三处擂台,则是花城千府排名前三的三位府主,个个都是大人物。

    “童儿~扶为师上擂台~”

    就在不少人犹豫,要不要这么早上擂台时,一名老者在一名十三四岁男童搀扶下,踏上了擂台。

    此老者一出现,全场哗然。

    “竟然是洪老!!”

    “真是没想到,洪老也来到了花城。”

    “听说洪老等待冰系道祖节长达九十四年,为此也苦修冰系法术八十多年。”

    “天字擂台完了,洪老出现,将无人能敌。”

    ……

    伴随满天吃惊议论,城主还特意起身,站在高台上,对着洪老抱拳见礼。

    这倒不是说洪老是逆天强者,他虽然修为实力不弱,但令人最为敬重的地方,却是他的礼仪。

    没错,洪老是个非常讲礼数的人,如此,他才得到无数人尊敬。

    而跟随在洪老身边的男童,是洪老收养的孤儿,两人亦爷孙亦师徒关系。

    “童儿~给为师奉茶~”

    “嗯~”

    洪老话语慈祥,不快不慢,充满礼仪之感。

    男童从腰际取下茶葫芦,洪老拿起轻轻抿了两口。

    “童儿~先行下去,待为师拿下天字擂台,再来扶为师~”

    “嗯~”

    天字擂台下,与娘子站在一起的赵浪,对这位洪老进行任职探查,可惜没有反应,他没达到合格要求。

    随之,赵浪又对天字擂台下周围,所有人进行任职探查,一圈下来,一个合格者也没有。

    心中无奈,也只能是等着散裂出现了。

    满脸胡渣守擂男子,见洪老来打擂,纵然脾气暴躁,也要对着洪老抱拳施礼。

    “洪老,得罪了。”

    个子不高,身形干瘦,面色发黄,满头白发,精神却异常抖擞的洪老,有礼道:“这位小兄弟大可全力出手,三十招之内,你若无法攻破老朽我的防御,请自行离去可好?”

    胡渣男子撇了撇嘴,说道:“三十招之内,若无法破洪老防御,也没脸继续留在擂台之上,洪老请出手。”

    见状,围观众人期待起来。

    都想知道,这位洪老到底能施展出何等冰系手段。

    为了等待冰系道祖节,洪老赌上一生,可以说他耗费毕生心血,都在收集冰系法术研习修炼冰系法术。

    上上届道祖节,是火系法术大比,上届道祖节是雷系法术大比,如此五十多年就过去了。

    而此届终于等来冰系道祖节,洪老也年到九十四岁,也许这是他最后一次道祖节。

    “洪老加油!”

    “洪老,我们支持你。”

    ……

    围观不少人纷纷打气,一来念及洪老礼仪待人,二来洪老一生苦习冰系法术,自然是摘取前三热门。

    洪老对着众人慢慢挥手,面带微笑道:“多谢~多谢~”

    见洪老磨磨唧唧,身为对擂者胡渣男,出手前提醒道:“洪老,当心了。”

    咔嚓~

    然而洪老那苍老右手轻轻一挥,顿时之间,伴随着结冰声传出,一个透明的能量护盾,将他三百六十度的笼罩其中。

    此防御盾寒气凝结,薄如蝉翼,几近达到透明。

    望此一幕,全场骇然。

    “那是…冰系极境术冰蝉吗?”

    “就是冰蝉,那肯定就是冰蝉。”

    “洪老竟然掌握了冰蝉,而且根据刚才施展手法来看,显然已经达到了精练境界。”

    “不愧是洪老啊,冰蝉一出,谁与争锋?”

    ……

    场面一度燥热起来,就连监擂者城主,都是忍不住微微一惊,也没想到洪老竟然掌握了冰系极境术【冰蝉】。

    要知道,此术失传多年,罕有人能施展,而它的防御力之强大,毋庸置疑。

    正要发动攻击的胡渣男,一见是冰蝉出现,立刻没了比试欲.望,他当即止步,抱拳道:“洪老只守不攻,晚辈汗颜,晚辈无法攻破冰蝉防御,认输了。”

    洪老将冰蝉一收,点头道:“你还年轻,当好好努力,若是需要,老朽可指点你一二。”

    胡渣男心头不爽,说了一声‘多谢’后,纵身跳下擂台。

    洪老这股子高深莫测劲儿,也是让人受不了。

    赵浪倒也不羡慕冰蝉,因为达成无境术后,他也可以施展。

    随之,诡异情况就出现了,洪老站在擂台之上,亮出了冰蝉后,竟然是无人上台打擂了,这就尴尬了。

    就见,有很多人开始离开,向着地字擂台涌去。

    可想而知,不少高手放弃了天字擂台,打算去地字擂台拿到四强名额。

    只顾吃零嘴的从小萌,见不少人离去,好奇问道:“人怎么都走了?”

    赵浪道:“走,我们也去地字擂台。”

    “啊?喔~”

    天字擂台有洪老一招冰蝉镇守,出现散裂的概率很低了,因为两大冰系极境术,一攻一守不相伯仲。

    身怀散裂之人,去另外三大擂台,胜算显然更高。

    当赵浪和娘子随同大片人流,来到地字擂台下时,千红已是开始守擂。

    单手持剑,一身红衣的她,傲然挺立于地字擂台之上,将高手风范展现到淋漓尽致。

    “千红当心,你下盘不稳,千万不要被大家发现了!!”

    赵浪这一嗓子喊出,地字擂台所有人安静,就见一双双眼圈飘落在地。

    擂台上千红,逼格满满,也是差点一头栽下去。

    就连嘴里含着小糖人的娘子从小萌,站在身旁,望着自己相公也是吃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