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觉得现在的日子很幸福,通用经验+9999……

    您觉得妹妹就是您的宝贝,通用经验+6666……

    您觉得怦然心动,通用经验+6666……

    ……

    唐君明摸了摸唐明君顺滑的秀发,感受着怀里的温软,脸上划过一抹笑容。

    “嗖……”

    只是就在这个时候,从面前的液晶屏幕当中陡然冲出来一枚红色的东西。

    唐君明还没有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呢,这枚红色的东西就冲到了他的嘴里,化作清凉甘甜的液体渗入他的体内。

    这是什么东西,液晶电视里面还能够窜出来怪物吗?

    唐君明愣住了,唐明君连忙去掰唐君明的嘴巴:“哥哥,刚刚那是什么,怎么一下子跑到你嘴里了,快点吐出来!”

    您服用了百年朱果,通用经验+10000000……

    你震惊的目瞪狗呆,通用经验+666……

    您被妹妹关心,觉得很温暖,通用经验+222……

    ……

    分级幸运光环!

    唐君明立即知道是什么回事儿了,应该是分级幸运光环发挥了作用,吸引了一枚成精的百年朱果。

    刚刚这枚百年朱果竟然钻入了液晶电视当中,或许它也在看电视吧。

    可是没想到电影中的主角陡然轰出惊天动地的一拳,于是乎这枚百年朱果精就吓得冲向唐君明,还刚好冲到了他的嘴里。

    于是乎,唐君明就白捡了一个大便宜。

    唐君明把百年朱果的事情告诉唐明君,唐明君这才放下心来:“哥哥的运气也太好了吧,这样都能够得到传说中的百年朱果。”

    “据说一枚百年朱果价值数千万信用点呢,就连换血境的大高手们也很垂涎。”

    唐君明叹了口气,摸着唐明君的小脑袋道:“可惜百年朱果入口即化,不然的话我就留着给你服用了。有了这枚百年朱果,你的实力绝对能够突破到练骨境,能够省下很多时间和精力。”

    “没关系的哥哥,我现在每天都服用各种灵丹妙药,修炼速度特别快呢,用不着百年朱果。”

    唐明君嫣然一笑,抓住唐君明的手放在自己的小脸上:“哥哥对我真好,以后我们永远在一起就好了。”

    “那就永远在一起好了。”唐君明笑容满面,抓住了唐明君的小手。

    看完这部电影,唐君明就让唐明君去睡觉了,还特意让二哈守在唐明君的屋里,免得什么妖魔鬼怪魑魅魍魉伤害到了唐明君。

    走进院子里,唐君明看着老老实实守夜的安琪儿道:“下午的时候你已经休息过了,所以今天晚上乖乖守夜,若是再偷懒的话,明天就要挨打哦。”

    “嗯嗯嗯嗯嗯……”安琪儿眨巴着眼睛,老老实实地应道,虽然唐君明听不懂她说的是什么。

    想了一下,唐君明道:“以后有空的话,我就教你一些人族的文字和语言,这样你就可以正常沟通了,免得整天这么混混沌沌。”

    说完话,唐君明就回到了卧室,开始苦修一元复始造化玄功。

    虽然融合了游戏系统以后,即便唐君明不做任何事情都能够获得大量的通用经验,用来修炼提升。

    不过这样的速度还是有些慢了,为了自己的小命着想,为了守护他的小小家庭,唐君明还是决定努力修炼。

    毕竟这个世界的危险太多太多,小小的武安镇随时都有倾覆的危险,若是在武安镇覆灭之前没有足够的实力,唐君明一家就要完蛋了。

    唐君明不想死,更不想看到唐明君死,所以他就必须努力修炼。

    您奋发向上、勤修苦练,通用经验+666……

    您想要活下去,永远活下去,通用经验+666……

    您不想妹妹嫁给别人,通用经验+666……

    ……

    第二天一早,吃过饭唐明君就带着二哈去修炼了,唐君明则带着安琪儿朝赏金公会走去。

    昨天猎获了那么多的妖兽尸体,唐君明当然要尽快兑换成修炼资源了。

    刚刚走到赏金公会外面,唐君明就看到唐云波从赏金公会里面走了出来。

    唐君明立即想起前天晚上那诡异的梦魔兽,脸色微微变了一下。

    唐云波冷哼一声,正准备从唐君明身边过去,对于这个唐家的耻辱,唐云波连理都不想理会他。

    只是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往日他看到唐君明都是冷笑而过,今天却莫名地觉得心里有怒火升腾起来。

    尤其是想到前天儿子唐校煌好像对他说过,唐君明用阴谋诡计暗算了他一把。

    对于这些小辈之间的事情,唐云波是不想理会的,毕竟他可是换血初期巅峰的高手,在武安镇也算是个大人物。

    若是跟一个小辈过不去的话,平白有损自己的身份,更别说这个小辈还是他们唐家的小子,那就更丢人了。

    可是今天是怎么了,为什么总想教训这个小杂种一顿?

    “唐君明,你来赏金公会做什么,丢人现眼吗,快点滚回去。”

    眼看着两人就要擦肩而过了,唐云波忽然冷声道,满脸严肃之色。

    唐君明一愣,看着唐云波道:“怎么,你可以来赏金公会,我就来不得吗?”

    “小东西,你就是这么跟长辈说话的吗?”

    唐云波没想到唐君明会这么说,脸色一变道:“我来这里自然是为了领取任务,你一个练肉境的废物,混入赏金公会做什么,给我们唐家丢人吗?”

    这对儿父子还真是相像呀,就连说的话也差不多,看来唐校煌那个垃圾玩意儿还真是唐云波教出来的。

    对于唐云波,唐君明没有一点儿好感。

    虽然唐云波没有动手教训过唐君明,不过却教训过他父亲,还当着很多人的面羞辱过他父亲数十次。

    唐云波一直觉得身为庶子的唐君明父亲给唐家丢了人,向来不待见唐君明父子,更未曾给过唐君明什么好脸色。

    既然他从来没有把自己当做唐家的一份子,唐君明何必要把他当做长辈呢。

    看着声色俱厉的唐云波,唐君明冷笑一声道:“就许你领取任务,难道就不许我来领取任务了,你还真把自己当棵葱了!”

    “小杂种,你竟然敢这么跟我说话,果然是没爹没娘的野种!”

    唐云波想不到唐君明竟然如此胆大包天,面对他这个换血初期的长辈还敢这么嚣张。

    是可忍孰不可忍,唐云波暴跳如雷,抬起巴掌就想要狠狠地抽唐君明一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