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空间裂缝外的巨毒蜈蚣也是郁闷,没想到来个偷袭竟然也被这两人类逃跑了。ωヤノ亅丶メ....

    不过想想,那个瞬间逃跑的能力很不错,若是他弄到手,可以阴峡谷内其他家伙。

    于是他化形为老者的形态,直接在此地干等着。

    裂缝内的叶南见状,皱起了眉头,这家伙是打算死磕吗?

    叶南想了想,难道要弄死那头五阶灵兽?

    他靠着前世积累下来的能力,有办法弄死灵兽,但现在他的修为很低,可能会出现后遗症。

    还有,叶南知道赤月峡谷内可不止一头五阶灵兽,弄死一头可以,那之后呢!

    但是,不出去的话,什么办法都没有。

    那么,就出去弄死对方。

    而就在叶南打算走出空间裂缝之际,他听到灵兽,也就是老人传来声音:“人类出来,本大皇给你们不杀的理由!”

    “人类出来,本大皇给你们不杀的理由!”

    “人类……”

    外面一直叫喊着……

    “叶南,怎么办?他说是不杀我们,但我觉得灵兽毕竟是灵兽,改变不了凶残的习性,我们不能出去!”

    终究是兽类,哪怕可以化形,本性还是凶残,这是简单的黄鼠狼给鸡拜年!

    “为何不出去,那家伙若敢对我们动手,那我就弄死他,走吧!”

    “啊?”

    让皇宁儿意外的是,叶南要说出,皇宁儿当然担忧被五阶灵兽所杀,但是听到叶南说要杀五阶灵兽,她脑子瞬间不好使了。

    道基境颠覆的叶南,难道还有杀死灵皇境的本领?

    空间裂缝虽然是皇者的奥义之术,但是,空间裂缝更多的用于辅助,而不是对战,也就是说空间裂缝是没办法杀死对方的。

    皇宁儿在思索中,然而直接被叶南拽出空间裂缝,二人出来,便看到那个之前在地面上翻滚的老人,此刻虎视眈眈的看着他们。

    “你们两个人类,是谁有隐藏的能力?是谁有隐藏的道器?”

    当叶南和皇宁儿出现,老人立马盘问。

    “老家伙,你想要做什么直说。”叶南淡淡回道。

    “若是道器,交出来,本大皇饶你们不死,若是能力,本大皇要学那个隐藏的能力。”

    巨毒蜈蚣很稀奇这个能力,因为两人类隐藏后,便是连他五阶灵兽,都感应不到。

    “不好意思,不是道器,这是奥义术法,而灵兽和人类的体质不一样,哪怕你化形了,也不一样,所以,你学不来。”叶南坦荡荡的回答。

    “真的是奥义之术!”

    老者听到此,沉默片刻,两人不知道他在想什么,随后他又道来,“你一个小小道基境修士,这是打算忽悠本大皇吗?”

    “信不信由你,反正你也没本事奈何我俩!”

    关于道基境修士掌控了灵皇境的天地道术,莫说是眼前的五阶灵兽不信,怕是整个大陆的修士听到了,都为之一笑,不会相信。

    不管怎么样,叶南也不必多做解释,若此五阶灵兽,敢再一次对他们展开杀意,叶南术法一开,哪怕产生后遗症,也要弄死他。

    “老蜈蚣,能否告诉我,你们在守护什么?”

    关于赤月峡谷内,上一世到来时,没有得到答案,这一世,他依然好奇。

    “你叫本大皇什么?”

    听到这话,老者音量提高,双目凝视着少年。

    此名称多少年没有被提及了,而上一次提及,那都是数千年的事情,那是一个青年模样的男子,当时哪怕他们四大灵兽联合起来,都奈何不了他,更糟糕的是,巨毒蜈蚣的同伴还受伤严重。

    此刻他看着少年,少年竟然很平静,完全没有害怕自己的意思。

    还有那眼神,平静止水……

    巨毒蜈蚣徒然一愣,这是那个人眼神,简直是一模一样。

    虽然过去几千年,但巨毒蜈蚣依然是刻苦铭心,毕竟他们在此区域,也只有这么一次遭遇,怎么可能忘记。

    那时候的青年眼神也是如此,看不出多么的狂傲,然而,他们想要杀他时,那青年却发狂一样的报复,手段一波接一波,逮到谁谁就死。

    是同一个人是不可能的,那么眼前少年应该是那个人的传人。

    想到此,老者的背脊在发凉。

    还未等少年说什么,巨毒蜈蚣继续道出:“赤月峡谷的果实,不适合你们人类修士,你们回去吧!”

    叶南听着,很明显老蜈蚣是知道灵果是分两种状况,为何会如此,说不定就是他们真要守护的。

    “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叶南继续道出。

    “看来你真的是那个家伙的传人,哈哈,虽然不知道那家伙有没有死去,不过从你小子这些言语看来,想必还不死心。嘿嘿,本大皇呢,只坚守本分,但凡人类进来,本大皇就要割杀,不过你小子有点特殊,本大皇放你一条生路,希望你好自为之。”

    这话叶南是听得懂,但一旁的皇宁儿听着云里雾里,什么传人都出来了,她脑袋微微一转,难道是辰龙天国祖上有进入赤月峡谷,还活着出来了?

    看了一眼叶南,皇宁儿觉得越发看不透少年,关于叶南的一切,她也多多少少了解到了。

    比如从叶南到来五行天宗,因为寒毒时常发作,根本无法修炼,不知怎么的解决了,原来是寒冰神体。

    寒冰神体,当时她听到后只是一笑置之,根本不相信,包括现在,哪怕他胜了姬夜的王火,胜了圣火,皇宁儿依然不相信,因为神体的话,太玄乎了,历来大陆上只是猜想,杜撰出来的,根本就没有出现过。

    对于老者的话语,叶南只是淡淡一笑,开口道:“赤月峡谷内肯定有不可告人的秘密,单从灵果和雾毒就可以看出,这两方在争斗,不管是雾毒还是你们灵兽都是为了阻止人类修士进入,而某些灵果,黑化的灵果,或者说本身生长出来的就是黑化灵果,就如熔灵果,却指使、引导人类进入赤月峡谷,我说的没错吧?”

    叶南说出这番话语,然后死死的看着老者,果然,老者的脸色凝重,他得到了答案。

    见老者也是死死的盯着少年,而久久不开口,叶南淡淡道:“你不说也罢,反正我来此,只为一样东西,养魂木!”

    “你说什么,你竟然为养魂木而来!”老者大吼了一声,显然很不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