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你也杀不了我,我可不相信你就这样一辈子把我困住。”

    血阳仔细想想,少年貌似只是把他困住,并没有实际杀伤力。

    若是少年进入空间牢笼,那么血阳也可以攻击对方。

    叶南冷冷一笑,“你还真当自己是回事!”

    要杀眼前的血子,叶南手段多的是,“不就是空间裂缝么,老子就用你使用的偷杀手段,弄死你。”

    说着,叶南掏出磐石残剑,他原地随手一甩,残剑直接洞穿虚空,在血阳身后猛的出现,旋即,磐石残剑砍了下去。

    一剑,血阳断了一条手臂,他连反应都没有。

    因为他不相信,少年不过道基境修为,但可以操控如此大的范围。

    再一剑,血阳的另一条手臂,也被活生生的砍了下来。

    叶南淡淡道:“我之能耐,不是尔等小屑能比拟!”

    血阳惨叫,不过他既然已经冒犯了叶南,叶南不会留他活命,随后,又一剑,直接断了血阳首级。

    血焰谷,这等势力存在,若是再壮大,绝对是一大毒瘤,哼,等空了,一定要把这股势力连根拔起。

    叶南拖着两条尸体,缓缓走到赤色雾气面前,随手一甩,将其丢到雾气里面。

    然而,只是一刹那,两具尸体一刹那间,化为血雾,连骨架都不剩。

    “好霸道!”

    皇宁儿在其身后,看到这一幕,惊恐的叫道。

    “那是当然,没有强大的护体术法,灵王境什么也不是。”

    前一世大帝叶南,凭借着强悍的罡气护体,之多能顶一时半会,而现在,若没有熔灵果,若没有避毒丹药,踏入一步也会尸骨无存。

    叶南回头,此刻看到一位老者站在远处,一双冷冰冰的眸子直视的他们二人。

    “有事?”

    叶南淡淡一声,此老者早就来此,直视之前没现身罢了。

    “好手段,翻手之间竟然能杀了血焰谷两大血子。”

    白鹰也感到小小意外,之前只是听说少年手段雷厉风行,刚才一见名不虚传。

    但他也只是个人,所以白鹰没什么害怕。

    还有一点意外的是,血焰谷竟然来了两名血子,要不然现在看到,所有人六大势力还蒙在鼓里。

    而血焰谷第二血子隐藏在暗处,白鹰用脚指头想也清楚,为的就是他小姐的王体。

    “他们该死!”叶南淡淡道,随后讥笑起来,“若是你想替他们报仇,那就要掂量一下自己的能耐。”

    “不,不,不,少年杀了他,老朽白鹰可是万分的感谢。”

    那第二血子就是一个隐患少年替圣火古城除掉,绝对是好事。

    “白鹰?”

    皇宁儿听到老者自报的道来,然后对叶南说到,“叶南,他是圣火古城的供奉长老,白鹰王,他既然出现在此,肯定是圣火古城的主心骨要找你。”

    “圣火古城?”

    叶南嘴角浮现一抹笑意,眯着眸子,看向白鹰,身材高大,他本是兽王,竟然替圣火古城卖命。

    “对,我家小姐给你面子,邀你一叙,跟老朽走一趟!”白鹰王淡漠道,然后看向皇宁儿,微微一笑,“没想到在赤月镇遇到皇元宗的传子,真是巧啊,皇小姐,我家公子可惦记你了,什么时候去一趟圣火古城?”

    小姐的意思,本来是和叶南谈论条件,无疑是那女孩,而那女孩竟然是皇元宗的传子,之前没看清楚,现在白鹰王清楚。

    早知如此,他来什么废话,不过他家小姐爱惜人才,若是把这少年收为己用,到也不错。

    “你有病吧,本小姐什么时候说要去圣火古城,什么时候对那城子有兴趣了?!”皇宁儿直接唾骂一声。

    之后皇宁儿下意识的抱住叶南手臂,而白鹰王看到这一幕,直接是皱了眉头,这小子当真是不要命了吗,竟然敢和圣火古城的城主抢女人!

    “你家小姐给我面子?”叶南笑了笑,“老子可没兴趣,若是你家小姐想要见老子,让她自己滚来。”

    圣火古城虽然在此的势力数一数二,但在叶南眼里,也不过如此。

    圣火古城的面子,叶南冷冷的笑着,不值钱。

    “不好意思,你小子非去不可!”

    一道高大的身影,直接闪现到叶南面前,脸色平静,但本是鹰眼,那种羁傲的眼神,容不得对方拒绝。

    “非去不可?”

    叶南淡淡一哼,“就凭你还想拉我去不成?”

    “既如此,那老朽只得来强的……”话未完,白鹰王一手已经探向少年,他知道少年掌控天道之术,所以,他探手就用上最强劲的力量。

    但是!

    忽然之间,白鹰王整个人倒飞了出去,非常猛烈的撞击到远处的巨岩上,巨岩一下子粉碎,而白鹰王咳嗽几声,勉强爬了起来。

    少年收拳,白了一眼,“哪里跑来的白痴,就给老子滚回去!”

    “咳咳咳,你小子知道我是白鹰王,你居然,还敢对本王出手?”

    白鹰王眸子中射出两道萧然的寒芒,这小子不把其他几大势力当回事也就算了,白鹰王现在可是圣火古城的供奉,那小子也敢动手,他难道还真想和圣火古城对抗?

    “知道又如何,不就是霸皇殿的走狗,成了圣火古城的爪牙。”

    具体什么内幕,叶南不想知道,“这几日老子心情不太好,你若是现在不滚,刚才的前车之鉴,你可是看到的。”

    因为关林被迫害,叶南必须要找到养魂木,而养魂木可是在赤月峡谷深处,去那里,以他现在的境界,很有可能豁出性命。

    如此遭遇,叶南能有好心情?

    然而!

    “你,找,死!”

    白鹰王顿时咆哮起来,他在圣火古城的地位崇高,在赤月镇也是一样,但是此不知天高地厚的少年,竟然如此不把他放在眼里。

    一柄古剑在手,闪过一抹寒意,带着强大的剑势,猛的刺向少年要害。

    “哼,当真认为老子好欺负?”

    叶南冷冷一笑,反手探出,借用空间之势,直接将白鹰王扣住,冷冽的寒冰之势直接袭上对方身体。

    下一刻,白鹰王已经被冰冻,而白鹰王本是仇恨眼神,在临死之际,却是瞪大了眸子,带着不可思议而又恐慌的眼色,看着少年。

    “哼,有些人总是以为自己很了不起!”

    说着,叶南把白鹰王当垃圾样,丢尽赤色雾气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