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叶南离开客栈不久,就在各大势力商量之际,叶南的杀伐果断,犹如风暴一样,席卷了整个赤月镇,一时之间震撼了所有人,现在到处都在议论此事!

    茶楼之内,很多散修聚集在此,不少人围在一起,脸色激动不已的述说起来。

    “你们听说了吗?就在方才,霸皇殿的黑熊王父子,望天门的宇文启师徒,还有玄机古国的第三玄机子,在客栈出被一个少年活活弄死了!”

    “什么?骗人的吧,谁人有此能耐。”有人直接反驳。

    “你小子肯定没在客栈,我可是在那周围,看到了少年的杀伐果断,狠人一个,难以用语言描述!”

    “狠人?”

    “你没看到,你当然不相信,你若是在场,就知道怎么个狠法,一定要形容那少年的话,那就是震撼。”

    “那三大势力几位领头的说少年不是,少年抬手间,完全没有犹豫,直接灭口,那可是超级强大的三大势力啊!”

    “你妹的,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为何此三大势力惹上这么一个煞星?”

    “嘿嘿,那我还真知道,从最初的一开始,我就在客栈内,主要是少年身边有一位国色天香的少女,那黑熊王和宇文启先出现,争抢着要这女子,大概是惹怒了少年,毫不犹豫的灭杀了两位天骄,真他么是狠人啊,完全不顾对方背景!”

    “确实如兄台所说,那少年就是万里挑一的狠人,我隔壁镇老王活了大半辈子,还第一次看到如此张狂的少年,之后那玄机古国的第三玄机子,仗着是拍卖执法员,说少年几句,少年一把子就甩了上去,还要挟玄机子,若是再多说一句,就把玄江弄死。玄江本是城府之人,那受得了这等鸟气,必然是怒喝过去,好了,结局不难想象,少年直接扭断了玄江的脖子……”

    知道此事经过的散修,说的都是头头是道,津津有味。

    “真的假的?”有人第一次听说,脸上写的都是不敢相信。

    “那么多散修围观,此刻恐怕整个赤月镇都要知晓了,还能有假?”

    “还有一事,那少年对着拍卖会人,扬言讨要一万熔灵果,否则后果自负!大家听听,现在众所周知拍卖会就是玄机古国,甚至本就是六大势力联合组织起来的,少年感情是同时怼上了六大势力,这等魄力,呵呵……”

    有人说着,情不自禁的摇头,表示自叹不如!

    “那三股大势力各自死了一两位王者,脸面丢尽,他们除非杀了少年,否则整个宗门都将成为笑话。”

    “这少年这么生猛,叫什么名字,修为很强大吧,是什么来路?”当时不在场的散修开口问。

    “他叫叶南,至于什么来路还没人晓得,不过他的修为,说出来你们可能不信!”

    “什么意思,难道叫叶南的少年,他的修为已经超越灵王境的存在?”有人说话中,也表示吃惊。

    “错错错,错的离谱,嘿嘿,他的修为貌似连我等都不如!”那散修摇头道,但一脸的激动。

    “怎么可能?”

    “对啊,连我等都不如,难道是道基境修士,只是道基境修士怎么可能反手之间杀了五位灵王境的存在?”

    “嘿嘿,我隔壁镇老王当时就看到了,若是不在场,确实不能相信,你会想到,一少年,不到二十,只是道基境修为,掌控了势之力量,而且是两种势,分别是拳势和寒冰之势,你们会想得到?”

    听到这话,原本不知情的散修,你看我,我看你,满脸写着惊愕,他们脑子完全转不过来了。

    少年,不到二十,掌控两种天道之术,这特么还是人么,简直就是妖孽,要说此六大势力的娇子,在少年面前,不及一丝一毫啊!

    “哎!反正名为叶南的少年狠劲一上来,杀人不眨眼,猛的一塌糊涂,杀了人后,他用平静的目光,扫过三大势力的其余高手,然而,他们全部是屏住生息,不敢开口。”

    “说来也是,此时此刻人家实力表现,都已经怂的狗样。”

    “那个叫叶南的少年当真是了不得,敢同时杀三大势力的王者,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哼,那些势力的人本该死,整天趾高气扬,时不时那我等散修出气,想要霸占赤月镇附近的熔灵果,好了,这脸打的,爽!”

    “同爽!”

    ……

    “叶南,我们现在就去赤月峡谷?”

    二人一前一后,一直朝着一个方向,那就是赤月峡谷入口。

    “没有熔灵果,弄不成那丹药,是不可能在赤月峡谷内待多久。”

    当然了,眼下没有熔灵果,根本不能跨进去。

    “那我们来此做什么?红雾好看?”皇宁儿不解的问道,一直以来就想一个懵懂的小女孩,在叶南边上蹦来蹦去。

    “镇上太过于吵闹,这两天先在此休息。”

    靠近了赤月峡谷入口,眼前赤茫茫的一片红雾,聚而不散,少年忍不住开口:“你觉得,赤色雾毒,在三万年前如何形成?”

    在上一世,叶南有进去过,想要找到赤色雾毒的根源,但是在里面转悠了许久,哪怕问了里面的怪物,依然没有任何收获。

    “难道不是地下瘴气凝聚出来的?”小女孩随意的开口。

    瘴气?

    呵呵!

    怎么可能聚而不散!

    小女孩看到少年在摇头,问道:“众人都这么认为,但你不这么认为?那你认为是怎么形成的?”

    “我总感觉这雾毒是人为形成!”叶南淡淡道。

    “这怎么可能,能布置如此一方土地的雾毒,那这人到底是怎么样的存在,要知道哪怕是皇者、尊者,若没有熔灵果,也不敢摄入雾气半步。”

    “这只是我猜测而已,你有必要那么夸张?”

    话虽如此,但叶南还是更相信是人为形成,至尊高手布置不了,那么大帝呢,叶南知道大帝之上还有更高的存在,大帝做不到,那等存在肯定是可以。

    三万年,围着那几个怪物聚而不散,若是认为,那么那个存在到底在隐藏什么?

    “桀桀桀桀,真是让我兄弟两找的好苦啊,没想到你竟然无事一身轻的来到峡谷面前!”

    叶南听到声音,回头一看,来者二人,都是血色长袍,两个人的脸面都是奇丑无比。

    “呕!好丑,我受不了了,呕!”

    当皇宁儿看到两个青年已经扭曲的不是人脸,直接吐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