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月镇某楼阁内,有两名统一制服的修士单膝跪地,在他们面前有一位年轻貌美女子,一席金边紫裙,身材凹凸有致。

    “叶南?”

    女子听着下人的报告,缓缓的端坐在首,沉默着。

    下人看到此,屏着生息,不敢都说一句。

    整个楼阁内,空气宛如禁止,一针一线若是掉在地面,也能清晰听到。

    许久……

    女子忽然笑了起来,像是喃喃自语:“宇文启和黑熊王争抢他的红颜,反手被杀,之后两大势力前辈想要讨回公道,少年抬手之际,毫无顾忌的也杀了两位王者,那玄江气不过也把命搭了进去,哈哈哈哈,这少年有点意思,胆识过人!”

    “只可惜,这小子太过于狂妄,一下子得罪三大势力,哪怕他真是天之骄子,那也必死无疑。”

    下人汇报中,少年竟然同时掌控两种天道之术,女子听着,也是为之一惊,因为与之对比,女子也是黯然失色。

    但即便如此,女子知道此三大势力中,若不派来至强者,必然会出动王器,要不然他们的脸面可就挂不住了。

    “可惜了。”

    女子叹气一声,少年这等秒人,才是真正的天之骄子,然而,改变不了陨落的命运。

    “不过,他身边那少女生的美貌出众,国色天香,若是把她带回圣火古城,大哥他一定喜欢。”

    女子笑了笑,顿然一声:“白鹰!”

    “小姐!”一道身影迅速出现在门口,拱手道。

    “去把那叶南带来见本小姐,他不是要熔灵果么,本小姐和他谈谈。”女子眯着美目,随意道。

    “是,小姐。”

    说着,白鹰身形一动,消失在楼阁。

    ……

    在赤月镇另一处雅阁内,有三股势力的高层,分别聚集于此,他们分别是霸皇殿的三位兽王,望天门的三大长老,还有玄机古国的三大王者:玄天子、玄地子、玄人子。

    其中霸皇殿的一位熊王,望天门的一位长老,亲眼见过叶南的杀伐手段,可谓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但是,他竟然同时惹上他们三股势力,若是不惩治他,他们这股气咽不下去。

    “冷竹,那小子当真说了,拍卖会时,他会来去一碗熔灵果?”

    玄天子冷声道,他不敢相信,那小子杀了他徒儿玄江,还敢讨要熔灵果。

    “是,此事千真万确,望天门的于长老,霸皇殿的黑熊王都在场,他们都听得清清楚楚,属下不敢有半句假话。”

    “你们有什么想法,发表看看?”玄天子看向众人。

    “那小子必须死,我们九大灵王联手,难道还制服不了他?”霸皇殿内有一狼王嚣张道。

    狼王听着众人的叙述,不过是一介散修,顶多掌握势之力量,而他们三大势力,每一股势力中,都有王者道器,同样携带强大的势之力量,以三对一若是还杀不死他,那还有天理了。

    “狼王莫在现场,莫要小看那厮,那厮修为确实低下,但抬手之间就是强大的拳势,那一瞬间,旁人都觉得窒息,这哪怕是灵王境高手,也不一定做得到。”望天门的长老苦笑道。

    “貌似,那杂碎还是寒冰灵体,我大哥熊王,被残废了双腿,之后活生生的被冻死,确实如于长老说的,那杂碎的寒冰之势,也是了得,本王站在不远,却感到哪一个心神都发凉。”霸皇殿的老黑熊此刻很无奈。

    这话一出后,大殿内异常宁静,毕竟这事来的太突然。

    片刻,玄天子缓缓道来:“这小子还未到二十,却掌控了两种势之力量,是不可多得的娇子,但他是敌人,若任其成长,我等三大势力只怕会有灭顶之灾。”

    “联手吧,我们都动用王者道器。”

    黑熊王力喝道:“好,联手。”

    这时于长老又开口:“老夫觉得,不如让白云古观、圣火古城、血焰谷也参与到来,我望天门愿意拿出一部分的熔灵果,作为邀请他们的条件。”

    说完,他看向另外两大势力,等待他们的意见。

    于长老觉得,那小子随手之间就是势之力量,好似信手摘来,杀人也不眨眼,所以他有怀疑,那小子的势之力量不是最终底牌,可能还有其他。

    所以,为了保险起见,他觉得有必要让另外三大势力也参与在内,哪怕少了点熔灵果,也在所不惜。

    半响,玄天子直接回道:“可以,本王同意。”

    “既如此,霸皇殿也答应了。”

    众人都知道那少年是夜市冲着赤月峡谷而来,所以哪怕这两天隐藏起来,等到拍卖熔灵果时,他必现身,因为他要熔灵果,到时候联手将其铲除。

    当此雅阁内三方商量好之后,底下的王者各自去找另三方势力,得到一直消息,六大势力联合,只为灭杀名叫叶南的少年。

    ……

    赤月镇另一楼阁的客房里,一丑陋的男子此刻正吸食一女子的鲜血,那女子原本是一介散修,论修为,在散修中也是顶尖的存在,然而,她一不小心落到此男子手上,结局是灭顶之灾。

    丑陋男子是血焰谷第二血子,在吸食完女子鲜血之后,他总感觉充满了力量,不由得低吼一声。

    “嘿嘿,圣火古城那小娘们可是炎王体,好像吸食一口,好像掌握那娘们的火势之力。”

    “二哥!”

    这时,门外传来声音。

    “血伤,何事?”丑陋男子被打乱,有些不爽,隔着房门呵斥一声。

    “赤月镇出来一位散修,是寒冰灵体哦!”门外传来血伤的声音。

    当丑陋男子听到此,立刻开了门,“还不去给本王抓来?”

    “二哥,那小子不简单,我一人之力可不一定是他的对手。”血伤淡淡道。

    “是灵体,实力当然不容小视,说来听听,那人修为如何?”

    血伤笑了笑:“修为只有道基境,不过他可以轻松释放势之力量,望天门、玄机古国、霸皇殿来此的三大娇子,被他轻松杀死,至于这少年来自何处,无人知晓,只知道叫叶南。”

    “哈哈哈哈,好一个秒人,能掌控天道之术,轻松杀那三个蝼蚁,理所当然,他只有道基境修为吗,那么走,让本王去得到他的天道之术。”

    血伤是血焰谷的第三血子,而被他尊称的二哥,乃是第二血子血阳。

    其余五大势力来此的娇子,在宗门都是第三娇子,唯独血焰谷第二血子也来了,但他一直躲在楼阁内,不出门,他是等待机会,想弑杀圣火古城的第三城女,因为城女乃炎王体,她的血很美味。

    而此刻,血伤爆出一个道基境的寒冰灵体,血阳瞬间被诱惑到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