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过多久,叶南二人走出了客栈,而就在这时,有二十多黑衣人挡住了二人的去路,为首一人是较为年轻的女子,一脸冷漠,不过还算漂亮,但比起皇宁儿,那还差远了。

    “冷竹大人,就是这小子出手杀的人。”

    有一人把一群黑衣人带到门前后,当看到叶南出现,立马指证道。

    “你就是杀了宇文启和黑熊王的叶南?”

    冷竹平视对方,冷漠一声,她接着道,“胆敢敢在赤月镇扰乱次序,破坏拍卖会定的规矩,必然受到严惩。”

    其实,冷竹心里很爽,因为死的是望天门和霸皇殿的俊杰,少年是帮他们间接削弱了这两个势力。

    所以她又道来:“各校做出这等事情,本王作为拍卖会一方,将阁下带走,在带走之前,按照规定,本王也可以给阁下一个机会,阁下,为何要杀人?”

    叶南淡淡道:“有人要杀你,难道你躺着被他砍?”

    “这么说,是他们二人挑衅你?”冷竹微微停顿,“不过阁下的手段未免太过于嚣张了吧?”

    叶南笑了笑:“既然你们是拍卖会一方,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在拍卖会举行前,任何人都不得残害他人,是也不是?”

    “对,但你却这么做了,所以,我方必须将你带走。”冷竹坚硬道。

    “呵呵,看来拍卖会一方也只是乌合之众。”叶南冷笑一声,想想也不过如此。

    “你什么意思?”冷竹皱了皱眉头,不理解这话中之意。

    “我若不出手,是我死,而我死了什么都没有,以你方拍卖会会出手带走望天门和霸皇殿之人?说白了,拍卖会就是看不起我一介少年之辈。”

    冷竹一愣,少年一席话语,确实说到骨子里,他们定下的规矩,只是限制几大势力之间的争斗,可从未包括散修。

    此少年叫叶南,从未听说是哪个势力的公子哥,若是他死了,他们拍卖会当然不会处理那两个势力,拍卖会所在的势力,也不会傻到一下子得罪两大势力。

    所以……

    “阁下,但不管这么样,既然在赤月镇杀人,还是请你跟我走一趟。”

    这是拍卖会必须要做的,若是不做,接下来拍卖会的威信何在。

    叶南淡漠一声,“别惹上老子,看在你们非与我为敌份上,老子不杀你们,滚开,该干嘛就干嘛去。”

    “你……”

    此少年竟然藐视她的存在,冷竹一下子涨得通红,力喝道:“拍卖执法修士,拿下他!”

    一瞬间,二十多名拍卖执法修士,向叶南压近,而叶南没有任何反应,瞬间被他们团团包围。

    能在赤月镇维持次序的,其战斗力肯定不容小视,而且为首的冷竹,更是灵王境的存在。

    因为有拍卖会一方先出现,很多散修倒是又聚拢过来。

    “敢杀宇文启和黑熊王也就算了,这小子居然还不服拍卖会的执法修士。”

    “他肯定不知道拍卖会后面的背景,要不然就是脑子坏了。”

    “肯定是如此了,可能仗着自己有那么点实力,当有人欺上他女人,哪怕怼上天大的势力,也要刚一波。”

    “但对上拍卖会的执法阁,那就是自掘坟墓。”

    就在众人议论纷纷时,二十多人和冷竹,杀意涌现,有人古剑已经刺向少年要害。

    皇宁儿好像事不关己,很恰巧的躲避他人攻击,但少年……

    “砰!”

    抬脚踹了出去,将最先一人直接踹飞,然而第二个黑衣人上去,古剑还未出招,只见少年已经欺身上前,又是猛的一脚,有一个人口吐鲜血倒飞出去。

    那冷竹本来也到了少年面前,看到这一幕后,连连暴退。

    不过叶南可不会就如此算了,在连番踢飞数十人后,他直接朝着黑衣女子欺身而去,毫不犹豫的将其扣住。

    “什么?”

    说时迟那时快,只是眨眼间的战斗,然后却是一边倒的趋势,包括领队的冷竹此刻也被少年死死的扣住。

    所有人惊愕住了,不仅震惊少年的胆识,因为他连拍卖会执法修士也不放在眼里,还有少年的实力……

    怕是此少年也是灵王境存在,只是他故意表现出微弱的气息。

    如此年轻,就是灵王境存在,真是人不可貌相!

    “嗯!”

    在叶南的手中,黑衣人还在挣扎,不过叶南却看向另一个方向,此方向来者是一位青年,同样是一席黑衣,之前那些黑衣人马上到其身后,不用猜想,此人应该是拍卖会高层,或者高层子弟。

    “敢问,少年来自何方势力?也好让拍卖会心领。”青年不看正在挣扎的冷竹,直直的看着少年,淡漠一声。

    青年听说了,少年已经杀了宇文启和黑熊王,现在又能一招制服他最得意的手下冷竹,此少年绝对不普通,若只是一介散修,不可能成长出如此魄力,必然也是一股大势力的天骄。

    “叶南。”

    叶南同样淡淡一声,然而青年听着却皱眉头,名字早就听说了好不好,本王是想知道你什么势力,然而再考虑如何处理。

    “那么,你又是谁,拍卖会隶属何势力?”只见少年缓缓道来。

    “玄机古国,本王第三玄机子玄江。”

    听到这话一瞬间,旁人炸锅了……

    “没想到拍卖会幕后之人是玄机古国,太让人意外了,怕是大部分人都被蒙在鼓里。”

    有人苦笑道,因为在赤月镇六大势力,玄机古国就占了一席。

    这么说来,一直神神秘秘的拍卖会幕后,浮出水面?

    “这也太过分了,堂堂玄机古国竟然控制所有熔灵果,他们到底是玩哪一出?”

    “这你还看不出来吗?玄机古国控制熔灵果,就是不想散修参入赤月峡谷,因为那里有天材地宝,怎么可能让散修得到。”

    听到旁人淡淡讨论玄机古国,玄江脸色依然冷漠,完全不在意。

    “叶南小友,既然来赤月镇,想必你是为赤月峡谷而来,本王给你一颗熔灵果,把我下属放了。”

    一颗熔灵果,对青年来说,这是微不足道的事情,但对任何想要得到熔灵果的修士来说,绝对是恩赐。

    然而,青年看到少年在冷笑,只见少年扭头看向冷竹,淡笑一声:“你听到了吗?你是他的手下,而你的价值只有一颗熔灵果。”

    “不是!”

    听到这话,玄江立马反悔,只是少年已经淡淡的道来:“一万熔灵果,可换她性命。”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