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天后,各大灵院来了不少人,五名内子全部聚集,四大灵院院长都到来,还有乾族族长,他们此刻都在磐石阁外等候着。

    “无脑儿,你都已经拿了王者铜铃,怎么还厚着脸皮在此等候。”

    内子希蓉儿侃侃道。

    毕竟,在三人前,天子离开后,保阔她在内,很多人都看到火楠从那左战王尸体里找出了王者铜铃,火楠还说这是天子送给她的。

    那时,从左战王尸体上还搜出一件王者道器,只可惜现在在宗主手里。

    听到这话,火楠没有急着开口,直接挺着身子走到希蓉儿面前,双目直直的看着对方,什么话也没说。

    然而,希蓉儿看一眼后,直接蹲在地上,开始画圈圈。

    “好歹是内子,能不能有点出息。”之后火楠还是鄙夷一声。

    “你不教我那生长之术,我画圈圈诅咒你。”

    ……

    另外一边,几位院长也在交流,火松问老乌龟,“我目前只知道的是叶南来自辰龙天国,现在他表现出来的成就,貌似他的身份应该不只是普通的辰龙天国修士吧?”

    听到这话,面前的人都注意过来,因为他们都知道叶南来自水灵院,至于真正的来历,还不太清楚。

    每个院长都知道底下修士的来历,而老乌龟是水灵院的院长,他本是候族前辈侍养的灵龟,早在五百年前化形成人,据候族传闻,他有传说中的玄武血脉,虽然很不弱,但这是不可争辩的事实。

    “辰龙天国三太子。”老乌龟没有力气,似有是无淡淡一声。

    然而,听着几人却被震惊到了。

    辰龙天国三太子,这可是大条啊。

    辰龙天国屹立在孔雀大陆是几千年,有着不可撼动的地位,或者,也只有鼎盛时期的五行天宗才可以压他一筹。

    貌似有传闻,那个时候,辰龙天国和五行天宗有着渊源关系,现在几千年过去,早就没什么来往。

    怎么就送来一位三太子?

    不过这也难怪了,难怪火凰宗主直接空降叶南成为宗门天子,若是他们这些人当时就知道,怕是没有人不敢不服。

    当然,这些高层更想知道,叶南为何出现在世人眼中没落的五行天宗呢?

    应该不只是表面所认知的吧?

    关于此问题,有人又问了老乌龟。

    然而老乌龟只是苦笑,默不作答。

    在少年被送来之际,老乌龟还是历历在目,毕竟一同前来的老者很强大,强大到此地没有人能撼动。

    然而,貌似那个老人对三太子没怎么客气,现在想想,少年如此杰出,老人是怕他争夺辰龙天国的国主之位吧,要不然就不会把少年从辰龙天国送到千万里之外的五行天宗。

    这时候皇宁儿出来了,她倒是很像此地女主人一样,招呼诸位进入磐石阁,也给他们泡好了上等的茶水。

    在场的人很惊讶,这可是皇元宗的传子,竟然在五行天宗反而招待他们,给他们倒茶水。

    在场的人等待中,皇宁儿说了,天子为了给几位内子机缘,耗费了不少心神,还在内院修养。

    不过她刚说完,叶南就走了出来,众人看到,少年精神的很,那里像耗费心神的人。

    叶南也不含糊,拿出五卷画:“无涯,这是你的。”

    “火楠,你的。”

    “希蓉儿,你的。”

    “候蝶你的,沐瑶瑶你的。”

    五内子都好奇的当场打开,各大院长也纷纷凑上去,而这时皇宁儿轻巧的到叶南面前,兴奋的她指了指自己,“我的呢,我的呢?”

    “你又不是我五行天宗的弟子。”叶南淡淡道。

    然而皇宁儿又嘟了嘟嘴,表示不服气。

    “天子小哥,这画有何作用?”水内子候蝶,落落大方的问道,她拿到的这幅画内,少年,应该就是叶南自己,背负双手,凝视着滔天大海,那滔天海势有席卷而来的异动,但少年临危不惧。

    但候蝶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

    她刚才也看到其余的四副,或在练剑,或在玩沙子,或是大树下闭目修炼,还有一副少年手持残剑挂着一头灵兽,放置于黑色火焰上烧烤。

    皇宁儿是羡慕得不得了,这可是你们天子的一番苦心,但从她们的眼神中却看到了凝惑不解。

    她直接开口:“任何一副画都是无价之宝,这可是……”

    话未说完,叶南直接罢手。

    无价之宝?

    内子们都愣了,院长们包括乾族长也愣了,都很不解。

    “每一副画中都蕴藏着天地之势,在场的诸位内子,都是宗门内的佼佼者,我的目的希望你们能在一年内把蕴藏在里面的势之力量领悟,否则,一年后没资格去飞羽关秘境。”

    飞羽关秘境,五千年前本属于五行天宗的地盘,是叶南成就大帝后,在原有的基础上开辟出来的,主要是给宗门弟子试炼。

    现在此秘境归属于无极古宗,叶南知道火凰去了古宗后没要到名额,这对他不重要,因为他会用实力证明,若是真有当他道者,杀了便是。

    飞羽关本来就是一个神秘的地方,在其深处,叶南也没有深入,因为那里太恐怖。

    这一次秘境开启,他要到最深处去看看,里面到底有什么样的存在!

    眼前这些人听到天地之势,不由得激动起来,而且这是用来给他们领悟的势之力量,也难怪传子说了,任何一副画,都是无价之宝。

    当之无愧。

    “你们当务之急,先领悟画中之势,至于境界的提升,先放在一边。火楠,那铜铃其实没什么用处,像借助道器的修士,是没有前途可言,唯有自身掌握天道之势,才能立于不败之地。所以我觉得你把那铜铃交给火凰,让她去给真正适合的人。”

    大部分人都离去,叶南留下了火松,叶南没有犹豫,直接把平原城得来的灵药全部给了他。

    火松探测到戒指的灵药,一下子激动不已,如此,等他晋级到灵王境,他完全可以炼制不少王元宝丹。

    之后叶南又拿出了一张丹方,他要得到这类丹药,要不然去那个地方,可谓有去无回。

    火松看了丹方,连忙去找材料,花了不少时间,火松赶回来了,只可惜的是,还缺少一味药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