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南在这些人的脸上扫视一圈,可以看出他们心中还有很大的怒气,不用多想,便是因为他杀了乾武还有乾坤院长。

    “本天子知道你们心中的怒气,只怪他们二人对我身边之人出手,这是咎由自取,当然,还有一个更大的原因,或许你们不知道,或许你们只有部分人知道,只是不敢说出来。”

    说着,叶南拿出了宗孝棍,扛在肩上。

    “乾族长,可认识此棍?”

    那乾族长直接摇了摇头。

    不过身后的老者却开口了:“敢问天子,此棍与杀我儿我孙有何关系?”

    叶南听到此话,立马知道此人就是太上长老乾沧海。

    叶南微微的笑了,“本天子先问你,你可知乾族的族规?”

    乾沧海微微一愣,随即表情不变,“虽你是天子,但乾族的族规,貌似还轮不到你提问,族长大哥,你说是不是?”

    “确实。”为首的族长回道,“不知天子又提我族之规,是何用意,乾坤和乾武若是犯了族规,也不至于被你弄死。”

    叶南笑了笑:“乾族之规矩,从不外传,但乾族之人却是人人知晓,本天子说的是,你乾族长失职了。”

    “你如何知道这些?”乾族长很不解,因为关于乾族的族规,在外人面前从不提过,包括组内,也唯有族人记事的那一天背诵。

    叶南淡淡道:“本天子不仅知道你乾族有族规,其余的四大家族都有。”

    说到这话,广场上属于另外四大家族的人,也是不可思议的看着少年,族规从不在外人面前说过,这少年从何得知?

    只见叶南继续缓缓道来,“所以,我说你失职,我敢肯定你族人中,肯定有人不知道。”

    “这不可能,我族人自儿时起,都涌颂一次,默写一次,牢记在心,所以不可能忘记。”

    乾族长说到这里,其底下有人却握了握拳头。

    “确实不可能,但也有例外的时候,不如让在场的所有人乾族人再默写一次你们的族规如何?”

    “凭什么?”这时候,乾族长和太上长老异口同声的叫了起来。

    底气很多乾族人都表示不服气,竟然让他们在外人面前默写乾族族规,这是*裸的玷污他们乾族。

    叶南:“不凭什么,本天子只想知道乾族是清白的。”

    “小宗主,马上给每个乾族之人笔砚,令所有执法阁之人,还有宗门长老,全部出列,都给我盯紧了,若是有人默写不出,当场斩杀。”

    羞辱,这是*裸的羞辱,乾族长心中怒火烧起,自乾族至尊在五行天宗立根一来,从未有过如此屈辱。

    然而,话音刚落,乾族内一人爆射而飞,紧接着又有人跟着脚步,飞射出去。

    “沧海,你这是……”乾族长还处于愤怒中,太上长老还有几名族老,毫不含糊的掉头飞走,他根本不理解。

    “乾族长,还看不出来吗?因为这些人根本默写不出你们的族规,或者他们根本就不知道乾族有不可告人的族规。”

    “这不可能,这里面其中三人小时候可是本族长亲自监督,怎么可能不会默写。”

    他觉得太荒谬了。

    “没什么不可能的,世界千奇百怪,易容一术虽少见,但不是没有,换句话说,这些逃跑之人,根本就不是你乾族之人,如此,难道你还不理解?”

    叶南说到此,乾族长愣住了,易容术。

    难怪天子说到让所有人默写,如若默不出来,当场斩杀,这些人二话不说,直接逃跑。

    乾族长一下子咬牙切齿,“本族长倒要看看,这些人到底是哪里混进来的奸细,还有我那些族人现在又在何处?给我追。”

    “乾族长不用追了,那个化身乾沧海的人,已经是灵王境高手,不是你们能拦截的。”

    虽然乾沧海之前隐藏的很好,但叶南能一眼看穿。

    “天子,那难道就让他们这样跑了?”既然发现,不可能放任离开。

    “有本天子在,他们都跑不了。你让你的族人们,继续默写,若还有人默不出来,斩。”

    这时候,乾族人心神凛起来了,坚定不移的让所有人都开始默写。

    回想着逃跑的几人,平日里貌似经常在一起,现在想想问题好大,多少年前,其中几人的修为上升的飞快,怕是那个时候,已经换了人。

    那么他原本的族人,怕是早就凶多吉少。

    那几人逃跑的方向就是北方,毫无疑问,要么是无极上国,要么是无极古宗,当然更多的倾向于无极上国,因为他们从来不安分过。

    火凰有想追上去,不过叶南说不需要,也不知他如何将他们斩杀?

    说来也是心有余悸,莫不是这小子及时出现,怕是未来几年内,天子很有可能是乾武,那么要不了多久,整个宗门都讲落到奸细手里,呵呵!

    让人没有想到的是,虚空中那些影子都回来了,包括叶南也微微皱眉,因为除了这些奸细外,那里又多了一人。

    火楠瞳孔一缩:“是无极上国左战王。”

    一袭战甲的左战王立于虚空最前方,王者的气势没有任何掩饰,很多宗门弟子望而胆怯。

    左战王精锐的眸子扫视一圈,讥笑一声:“火内子,我们又见面了。”

    好在左战王随身带了王器,但为了破除铜铃的控制,也花费了不少时间。

    见左战王出现,火凰露出萧冷的脸色,同样立于虚空:“左战王,你来我宗门送死吗?”

    “哈哈哈哈,火凰,你也不过如此,你五行天宗已经没落,那些至尊威慑几千年没有动静了,怕是早就成了摆设,就凭你,想要杀本王,没那个可能。”

    左战王知道,五行天宗早在五千年前,那是不可一世的存在,但之后彻底没落,不过没有湮灭在历史长河,那是因为眼前广场上的五尊至尊石像守护。

    但几千年过去了,从未听说过至尊石像有过一动,左战王此来,就是想证明五行天宗已经不行了,从此该从版图上消失了。

    “你不过灵王境三重而已,要杀你,何须动用至尊神威。”

    火凰说着,手中冒出一把火焰,整个空间的温度急剧上升。

    “小宗主,他想要看神威,那就让他看看又何妨!”

    少年依然立于至尊石像上,话语平静,不过透露的疯狂,无与伦比。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