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我帮忙吗?”

    望着虚空中的巨岳夹带着磅礴的压力,犹如流星撞击星辰,皇元宗传子走到叶南身边问道。

    “不用。”然而依然只是淡淡一道。

    “天子,这可没开玩笑,稍有闪失,别说这里的广场,这里的所有弟子都会遭殃。”传子还是担忧道。

    “呵呵,若是这么一点小事都解决不了,再活一世有何意义!”

    “什么?”

    “好了,你靠边站!”

    在广场上的弟子早就散开的无影无踪,不过每个人的目光还一直聚集于此,他们都想看看那天子到底有没有能耐,有没有本事抵抗如此巨岳!

    叶南一人立于广场中央,他平静如水,然而下一刻,他一声道喝,转瞬间,一个铺天盖地的气势,从他身体内爆发出来。

    即便躲得很远的宗门弟子,看到此,那些修为低下的已经不敢直视,而那些修为偏高的,更是惊愕的看着少年,他们发现此刻的少年,犹如一头万古巨兽苏醒,在这一刻,任何修士,任何王者,在此面前,唯有诚服。

    “好强大的气势!”有宗门老者看到此,咂舌道。

    下一刻,他们只见少年腾空而起,犹如离弦的箭,带着沉重的压力,反射虚空。

    “这怎么可能?”有老者惊呼一声。

    “是啊,太不可思议了,我们所熟知的天子,貌似只有初入道基境修为,他怎么可能凭空飞上天?”

    因为在所有修士的认知里,若是御空飞行,其修为至少是灵虚境一重,而眼前少年道基境啊,就可以飞天了,他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有什么不可以。”一道女子声音响起。

    “宗主!”

    “宗主!”

    来者真是火凰宗主,有长老开口:“宗主,可否让我等长老开开眼界,此少年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大地之势!”

    火凰望着虚空苦笑道,这小子真是妖孽,貌似他半个月前还是刚刚开了灵脉,现在已经初入道基境,好吧即便是初入道基境,竟然可以掌控势之能力,要知道势之力量即便是灵王境的存在,也不一定百分百掌控,他们更多的是借助王者道器来释放势之力量。

    即便是她,目前来说,也只是掌控微不足道的火炎之势。

    大地之势?

    所有长老、院长再一次惊愕了,这样一名少年掌控势之力量,完全颠覆了他们的认知。

    不过有长老又问了:“大地之势都是向下压势,但为何……”

    “呵呵,诸位长老、院长,你们觉得本座是全知人才吗?”

    火凰依然苦笑,虽然大致了解一点,应该是叶南反向了大地之势,如何做到的,她还真的无法理解。

    听到此,这些宗门高层各个面面相觑,哪怕天子此刻没有抗住巨岳,他在这些人的心目中已经立了根。

    他们五行天宗来了一位妖孽天子,或许……

    所有人都忍不住在想了,或许,他们五行天宗从他出现那一刻,要壮大了!

    众人一直是目不转睛的盯着,那巨岳在落下,不断的放大,而那少年扶摇直上,一眨眼功夫,两者碰撞了。

    众人看到那巨岳有停顿没放大的趋势,也就是说少年凭借着自身实力,抗住了。

    不少人已经在倒吸凉气,敢如此疯狂的对抗,怕是他们这些老怪物也没有一个能做得到。

    “看,那巨岳变小了。”有长老激动一声。

    所有人眯着眸子,彻底愣住了,巨岳变小了是什么意思,意思是巨岳在空中更是往上空而去。

    这可是一座山峰啊,你若在平地上把山峰举起也就算了,这可是在虚空啊,少年就凭借着大地之势,反向往上推。

    所有的一切,所有人的认知,宗门之人没有想过,因为他们想都不敢想,但少年做到了。

    虚空中,少年顶着庞大压力,不断的把巨岳推上去。

    “这小丫头倒是狠劲十足。”

    叶南反而笑了起来,因为他觉得,土内子是不可多得的人才,可以重用。

    “这也行?”在更上方的希蓉儿,看着巨岳缓缓的靠近,她有种说不出的苦涩,这是她的底牌,所以她输了。

    当叶南靠近希蓉儿时,喊了一声:“把这东西收回去。”

    希蓉儿虽然不甘,但还是照做了。

    一场对决结束!

    二人到地面时,又是聚满了人,同时迎来了不晓得掌声。

    接下来,希蓉儿也怂恿了小妖精沐瑶瑶上场,她的意思是不能一个人出丑,必须要拉一人。

    而沐瑶瑶苦笑了,看到天子如此强大的势,她已经没有战的*。

    但还是硬着头皮去讨教了。

    沐瑶瑶是千年一遇的万藤体,虽然知道不是叶南的对手,不过出手起来也是毫不含糊,站在地面上,拔地而起的荆棘之藤,不断的射向叶南。

    而叶南没有释放势,他一开始还在躲避,每一次都是游刃有余,但后来,越来越多的荆棘向他袭来,他索性不动了。

    转眼间,数百条荆棘把叶南层层包围,众人看到广场上一个巨大的荆棘之球。

    所有看客倒是没有担心天子,因为他们知道他会有办法。

    然而下一刻,又不得不让他们惭愧……

    众人只感觉一瞬间的寒意袭来,紧接着所有荆棘表面覆着一层冰霜,下一刻一声巨响,被冰冻的荆棘全部碎裂。

    少年赫然在立,丝毫没有伤痕。

    沐瑶瑶最得意的荆棘在少年面前,没有作用,她败了。

    接下来,剩下的火楠和候蝶都没去挑战,因为毫无意义。

    叶南倒是无所谓,之前有看过叶南杀敌,刚才对战希蓉儿和沐瑶瑶,除了境界低了点,她们的战意却是毫不含糊。

    叶南在想,还有一名水内子候蝶,应该也不会差。

    相信所有宗门弟子看到这一切,他们就不用质疑天子的能力,接下来,叶南还有一件事情要做。

    “乾族长何在?”

    叶南依然立于至尊石像上,向着四周扫视一圈。

    很快,有一群统一家族制服的修士,向着至尊石像靠拢。

    为首的是一名老者,身后带着一帮年龄不一的族人。

    当这一帮乾族人出现后,火凰微微皱眉,因为她看到那族长身后的老者,就是宗门的太上长老乾沧海。

    他表情淡然,没有火气,这是彻底臣服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