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内子外,谁人都可以挑战!

    此天子倒是好大的口气!

    广场上先是一片寂静,不过随后嘈杂起来,毕竟,在他们看来此天子好嚣张。ω δwww..

    然而,即便是嘈杂,有很多人都看不惯天子,但等待片刻,依然没有人敢站出来挑战。

    “喂,无脑儿,要不你上去试试这小子的长短?”

    沐瑶瑶调戏一声,天子的气息很弱,但他的事迹就在昨日,她觉得由火楠去衡量一下,最合适。

    “要衡量他的长短,我到觉得老女人最拿手,怎么样老女人?”

    毕竟火楠知道候蝶的风流史,此刻忍不住嘲讽起来。

    然而,候蝶只是莞尔一笑,“试长短可以,不过,老娘对天子之位没兴趣,要说对天子之位最感兴趣的莫过于自卑女,若是让她得到天子之位,嘿嘿,她的自信心马上就膨胀了!”

    “说来也是,喂,自卑女,若是你去挑战那小子,姐姐我教你如何长大。”

    所有内子说话,毫不掩饰,当然,火楠知道叶南的厉害,她不参与,只想让其他内子出丑。

    “这可是你说的。”忽然之间,希蓉儿站了起来,美目之神色迥然起来。

    “哟哟哟!姐姐我还会骗你不长,当然,前提是你要赢得那少年。”

    叶南看的一愣一愣,这些内子忽悠起来,还真是一套一套的,果然最小的最好忽悠。

    也罢,既然有人挑战,他当然乐意奉陪。

    叶南下了石像,希蓉儿拱了拱手,“天子,你要使出全力,不然不小心被蓉儿杀了,蓉儿可不管。”

    “行!”叶南平静道。

    毕竟是对战,广场上瞬间让出一大块空地,当希蓉儿立于中间时,一股大地意境膨胀到顶端。

    “好强大的意境,希蓉儿内子,一上来就打算全力战斗吗?”

    有弟子感受到大地意境,生怕波及,连连后退道。

    “确实很了不起,不过那少年可是天子,能斩杀金内子和金院长,其实力肯定不容小视,所以,希蓉儿肯定要使出全力。”

    当希蓉儿释放大地意境后,周围的弟子连连叫喝,不过他们更想看到,所谓的天子如何应付?!

    “不错的大地意境。”然而叶南感受到后,只是淡淡的笑了笑,结果纹丝不动。

    希蓉儿看到这少年如此不把她的大地意境当回事,心中微微不爽,正常的低级修身,早就匍匐在地,为何少年低修为,却没有受到影响,看来这少年果真有两把刷子。

    下一刻,希蓉儿一步跃上虚空,众人抬眼,只看到一个黑点,因为希蓉儿飞的太高了。

    希蓉儿要做什么?

    不只是任何弟子想知道,连叶南也想知道,不过叶南依然淡淡的笑着,在他看来,一个小丫头,在他眼前翻不起大浪。

    依然,一股圆满的大地意境降落,不过紧随着,漫天的巨岩飞落下来。

    众人看到此,后脊背全貌冷汗,他们没有一刻犹豫,全部想着更远的地方散去。

    开什么玩笑,漫天的巨石砸落下来,怕是整个广场都要遭殃。

    这里可是有着两层的速度加持,一是巨石本身,还有更多的可是大地意境加持。

    他们都在远处观望,很想看到少年该如何应付。

    转眼间,巨岩已经接近少年,不过少年依然无动于衷。

    他在想……

    只是意境而已,若是接着地面,可以有如此大量的巨岩出现,那为何在虚空中这丫头能一下子释放如此数量?

    叶南忽然一惊,他想到了,尴尬一笑,这丫头看起来脆弱,但行事够疯狂。

    远处有很多老头都看着,其中一人,却是尴尬至极,不忍直视。

    “土院长你躲什么,你的好徒儿又要乱扔石头,之后可有的你清理了。”火松不免嘲笑起来。

    另外一些老者也笑意连连。

    土院长听到嘲笑,倒是不爽了,他一个一个的指过来:“还不是你们内子怂恿出来的,看我家内子最小,就觉得好欺负了,哼!你们若是不帮本院长清理,本院长把你们的院门都埋了。”

    巨岩落下,叶南在想,该如何处理巨岩?

    当巨岩快要接触少年时,所有人都睁大了眸子,表现的不可思议,因为如此巨岩,其撞击力,绝对把广场砸出一个大窟窿。

    少年打算是用手接吗?

    众人看到少年只是微微的伸手出去,这未免太夸张了!

    果然,最快落下的巨岩撞击到少年之手,只是下一刻……

    “咦?那巨岩呢?怎么消失了?”

    这可是所有五行天宗之人都看着,但是当巨岩接触到少年之手时,忽然不见了,这未免太可笑了。

    “天子好手段!”

    那些宗门院长、长老看到后忍不住激动起来。

    “老火,你和天子接触的最多,你觉得天子这一手用的是什么术法?”有灵院长提问道。

    火松苦笑道:“我只是一个炼丹的老头,道行还没有你们深,我怎么知道!”

    虽然不清楚,虽然苦笑,但依然掩饰不住兴奋,此天子不只是炼丹造诣上强大,各种对战手段,也是层出不穷。

    边缘的另外三位内子也时刻没有停眼,她们看到少年接二连三的接触巨岩,每接触一块巨岩就消失,这种手段根本就闻所未闻。

    火楠在苦笑,她完整的看过少年几次战斗,杀伐果断,但此刻看来,貌似也只是少年展示的冰山一角。

    因为他那寒冰灵体还未动用。

    每落下一块巨岩,少年都轻松的让其消失,另外两内子的心中无比的震撼,当然了,所有在场的修士都是如此。

    在虚空中的希蓉儿却纳闷了,她那么多巨岩扔下去,竟然一个响声都没有,直接消失,这天子的手段还真是邪乎。

    不行,不能就这么算了。

    一波巨岩下去,没有震慑这小子,希蓉儿很不爽,她掏出了一枚金闪闪的戒指,忽然间,一块超级庞大的巨岩出现在她面前,出现在虚空中。

    此巨岩出现,犹如一轮黑月,高挂于虚空。

    底下的人看到此,目光一滞,但下一刻彻底慌了,若是此山峰大小的巨岩落下来,这是毁灭啊。

    “你这土鳖,瞧你做的好事,你竟然把宗门唯一的至尊戒指交给了内子,若是毁了此地,看你怎么收场。”

    有老者直接对着土院长开骂,能藏着如此庞大的巨山,也只有那枚至尊储物戒指。

    但土院长却神气的笑道:“谁让那天子嚣张了,谁人没有一点底牌,只是我家小女微微疯狂了一点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