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个身材婀娜,曲线曼妙的年轻女子,身上的衣衫很暴露。

    修长雪白的美腿在近乎透明的裙纱下若隐若现,两条玉臂与平坦的小腹都暴露在外,高耸的双峰被一抹轻纱缠裹着,

    任何一部位,都极具诱惑。

    黑亮的发丝如瀑布洒落,直挂香肩,滑嫩的肌肤如凝脂一般光润,其容貌非常的妖艳妩媚,一双桃花美目随意一挑,万千少男都为之倾倒。

    看到此女子出现,不少年轻男子都不由得咽了一下口水,开玩笑,这等女子都是他们的梦中情人,他们早就听说过水内子是如何的妖艳,但当见到真人时,还是为之一惊。

    “小妖精,你刚才说谁呢?”

    女子莲步到沐瑶瑶面前,再一次的鄙夷一声。

    “哼,说的就是你,你咬不到男人,是不是要来咬我了,老女人,老女人……”

    “小妖精,当真本小姐不会抽你,若是你再说一次,本小姐必然抽的你屁股开花。”候蝶卷了卷袖子,有准备干架的趋势。

    “老女人,来啊,我还怕你不成。”沐瑶瑶叉腰,狠狠道。

    “啊……”

    一瞬间,两个内子扭打在一起,完全不顾任何宗门弟子的眼光。

    “今天趁着所有宗门弟子都在,老娘要扒了你,看看你到底还是不是处?”

    “本小姐还真想看看你那里,到底是粉的还是黑的?”

    所有人听着都快无地自容了,包括叶南,饶是他前世大帝不可一世,此刻也觉得他的五行天宗怎么会如此不堪。

    若是传到外面,五行天宗的脸面都丢光了。

    “你不能传出去。”

    叶南连忙跟皇元宗的传子说道。

    “其实,有那么多姐妹在一起,挺好玩的。”

    让叶南想不到的是,这小丫头还羡慕这几个不堪入目的内子。

    “喂,火楠丫头,你们平日里见面都这样吗?”

    “必须的!只有那个自卑女不喜欢干架,只喜欢在地上画两个大圈圈。”火楠咧了咧嘴,也想干架的意思,她口中的自卑女就是土内子希蓉儿。

    “嗯?无脑儿,你认识那俊俏少年?”

    希蓉儿听到他们谈话,开口道,她不由得再看了看少年,貌似她们四大内子出现,此少年依然是不动声色,不惧影响,此少年的立根性很强。

    而另外两位掐架的内子,此刻也停了下来,毕竟来时,她们早就注意到此少年,还有他身边的女子,因为美貌完全不弱于她们四位。

    掐架停止后,最后到来的候蝶扭着水蛇腰,直接到了叶南面前,美目直直的盯着,很不巧的是传子看到此,直接站到中间,挡住候蝶的视线。

    “小丫头,这是你的小情郎啊,那你可要看好了,若是落到老娘手里,他肯定不会多看你一眼。”候蝶笑了笑。

    “什么意思?”传子不懂,问道。

    “嘿嘿,果然你这丫头没尝过人间美味,说来你也不懂。”说着候蝶走开,不过视线寸步不离的看着少年。

    “那老女人说的是什么,我怎么听不懂?”传子问叶南。

    叶南:“……”

    候蝶眉头微微皱起,连这小丫头也叫她老女人,“喂,小丫头,入我水灵院如何,老娘教你伏倒万千男人的术法。”

    “我才不要,有他一个足矣!”传子鄙视了一眼。

    “无脑儿,话说都到午时了,你有没有看到天子出现。”沐瑶瑶再次提醒道。

    “对吗,今日本小姐过来就是想看宗主空降的天子,到现在还未出现,未免架子太大了。”希蓉儿即便还在画圈圈,不过嘴里依然不饶人。

    不过最后到来的候蝶笑了起来,“姐妹们,天子其实早就来了!”

    要说宗门内出现天子,而且是男人,最感兴趣的莫过于候蝶,所以她早就摸清楚状况。

    听到此言,包括几名不知晓的内子,还是一众弟子,都不由得左看看右瞧瞧,想看看哪个人有不一样的举动。

    沐瑶瑶又问火楠:“那老女人都知道你,无脑儿你真不够意思,难道还想私藏不成?”

    叶南边上的传子一直在抿嘴微笑,叶南不说,她就看戏。

    这时,叶南缓缓走动,让人意想不到的是,他几步一跨,直接跃上其中一尊至尊石像上。

    火楠是知道的,但看到叶南如此夸张,也是忍不住苦笑,论嚣张,怕是乾武在此天子面前,不及一分。

    候蝶看到后,只是微微一笑,心道:“这小子做事风格果然与众不同,完全无视他人的怒火。”

    因为少年跃上至尊石像,这可是亵渎至尊老祖,早就引来不少人的闲言蜚语。

    同样的希蓉儿和沐瑶瑶也是皱了眉头,心中有怒火,这少年爬上石像,必然引来执法阁的惩罚。

    当叶南在石像上扫视一圈后,看到广场边缘不少老者,和火松对视一眼,明白所有弟子到齐,叶南开口了……

    “我叫叶南,也是你们想找的天子,今日不是宗主召集所有弟子,而是本天子我。”

    叶南语气淡淡,若只是一般人,所有人听着,鸡蛋石头满天飞。

    但他是天子,原本因为他爬上去而产生的怒火,此刻泯灭在心中,因为他们都知道天子出道半月,那雷厉风行的事迹。

    当听到此少年说自己是天子,还有一部分人表现的不可思议,尤其是沐瑶瑶和希蓉儿,因为听说过事迹,所以在二人想象中,天子是杀伐果断之人,那么她们根本不会把此少年和天子联系到一起。

    因为刚才,二女还时不时的挑选了他。

    但她们看火楠和候蝶平静的模样……不会错,他是天子。

    一下子沐瑶瑶和希蓉儿感觉到后背发凉,因为知道天子的行事,会不会招来报复?

    想了想,之后道个歉,不知道能不能就此揭过?

    同样的,希蓉儿身后那青年,别说是背脊发凉,早就额头冒汗。

    在他刚才还未知道少年什么来历时,因为少年无视他,却一股脑儿的想要揍少年,此刻,青年想想都感觉到自己的腿在发软。

    他,他竟然想揍五行天宗的天子!

    “诸位五行天宗弟子,我知道你们可能不满我这位天子,因为在你们心目中,你们的内子是独一无二。”

    “我也不怕丑话说在前,若是你们觉得自己很了不起,哪怕不是内子,若是有胆量,今日尽管来挑战,若是能取胜于我,我可以把天子之位让于此人。”

    “现在,给你们挑战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