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坤早就断气,但叶南还是一棍一棍的甩下去,之后的每一棍下去,所有人都不由得跟着节奏在摆动,就这样,乾坤被锤的人肉模糊。

    “乾坤还有一个老爹,是宗门的太上长老,也是乾武的爷爷,你把他们都杀了,你就不怕他来报仇?”

    对于叶南的残忍,火楠早就见识到,但哪怕是第二次看到,依然是心有余悸,只是,那个太上长老在宗门内的威望很大,叶南现在如此,少不要一场恶斗。

    “那么,那家伙现在在哪里?”既然杀了两人,再杀一人又如何!

    “你已经杀了两人,既然他还未出来,此刻肯定处于闭关之中,在哪里闭关,这就不知晓了,毕竟你也知道,五行天宗四处都是山脉,随便挖个洞府,都难以发觉。”

    叶南沉默了片刻,得想个办法,把那老家伙揪出来。

    这里的事情处理完,叶南就回磐石峰,火楠、火松等人都跟去了,包括火凰也去了。

    在磐石峰,叶南没什么招待给众人,倒是火松做起东家来,像模像样,给每个人都泡了一壶好茶。

    “对了,在我离开平原城之后,到底又发生什么事?”

    之前看到火楠表情,给他的感觉,心神未定。

    火楠愣愣道:“无极上国的左战王杀来了。”

    火凰听到后,立马弹跳起来,很不可思议的看向火楠,“他杀来做什么?”

    火楠指了指叶南,“师尊,大概是天子把镇远王还有三太子杀了,所以来报复了。”

    “呵呵,报复。”

    火凰苦笑,“要说报复,是我们五行天宗对他报复才对,无极上国左战王,是无极国主两大战将之一,灵王境三重修为,杀人不眨眼,尤其是针对我五行天宗,我五行天宗出去历练的弟子,死在他手上的,已经不计其数。”

    “对了徒儿,那你们怎么逃脱的?”这一点,火凰还是很好奇,在平原城的这些弟子,所有人加起来根本不及左战王一丝一毫,火凰之前看到活着的那些人,只是惊恐,但没人受伤。

    “是王器,天子杀了镇远王后,把王器给了徒儿,之后归途中,遇到了左战王,徒儿直接祭出王者铜铃,把他困住了,不过我们都看到,左战王也带了王器,我们一刻没停留,跑回来了。”

    火楠想想心有余悸,莫不是手头上有王器,他们一伙人根本回不了宗门。

    “是我失误了,没想到无极上国之人来的这么迅速,不过,若是那什么左战王敢来五行天宗,我必让他有来无回。”

    “对了,宗主,去了无极古宗有何收获?”

    火松很好奇,到了现在宗主关于那事,还只字未提。

    “哼,那几个老顽固根本就不把我五行天宗放在眼里。”

    说到这里,火凰还来气了,要不是五行天宗有那么一点底蕴,怕是她已经回不了宗门。

    听到此,火松一脸叹气,“又是一百年,五行天宗又没有飞羽关秘境的名额。”

    “火松,你落寞什么,飞羽关秘境原本就是五行天宗弟子历练的秘境,一年后,老子自然要去。”

    叶南淡淡道,他才不管无极古宗同不同意,直接杀过去就是,挡他步伐者,杀无赦。

    众人听到后,虽然心里一甜,不过这可是无极古宗,而不是无极上国,一个‘古’,一个‘上’,那可是天壤之别。

    “对了,明日我要召集所有五行天宗的弟子,从最底层的杂役,到最高层的院长、长老,都必须出面。”

    有些事情必须要做,否则很多宗门弟子,还不买他账。

    “你要做什么?一下子集齐所有人是不可能的,很多弟子都处于闭关的紧要关头,哪能随意出来。”火凰解说道,她又不是没做过这事,大部分弟子还是会出现,但也有小部分人是之后再来。

    总之,一下子集齐不可能。

    “事在人为,不出来,那老子就要轰他出来。”

    叶南顿了顿,“我的目的很简单,把乾沧海这个老家伙揪出来,还有为了让所有人都知道,我是五行天宗的天子,明日午时,若是有人不出现在至尊广场,就让他后悔一辈子。”

    这就是霸气,一股无风自动的气势,让人眼前一伙人都为之一振。

    不得不说,少年的信服力很大,在场的修士回去后,都诚心的去通报,当然了,这也是叶南展现了自己实力后得来的威望,要不然谁也不会买涨。

    叶南知道,怨言肯定有,但他不会在意,会给机会。

    在叶南看来,现在的五行天宗就像是一盘散沙,就如乾坤,竟然敢大逆造反,若不是叶南重生回归,怕是不久的将来,五行天宗真的是不复存在。

    这是他的心血,以前一走了之,确实亏待了他们,这一世,他不会如此。

    “喂,你小小年纪,怎么会学的如此霸气?”

    所有人都离开了,唯独皇元宗的传子依然在此,因为她来此,本就是冲着天子而来。

    从叶南今日接触此少女开始,不难发现少女的心思全部写在脸上,当然,也包括她的性格,单纯、活泼开朗,但这是一个武道修士世界,有多少人会在意如此,强者见此,只会想到占为己有。

    到最后,若真没有人保护好此类女子,其命运都是凄惨。

    在前世,叶南又不是没见过此类女子,哪怕那时候有人保护好了,但山外有山,会有更强大的人,而那些人眼里更是容不得沙子,到了最后,此女子边上的男人,都无辜的消失。

    前世的青雪,也如此,但后来的一场巨变,彻底让她的性情大变……

    不过即便是性情大变,他们二人之间的感情,却是从未有过隔阂。

    “小丫头,你回皇元宗吧!”

    “不可能!”小丫头斩钉截铁的回道,然而看到叶南鸟都不鸟她,她又气的跺脚,不过连忙跑到叶南面前左摇右晃,“我好不容易知道传子和天子的事情,然后好不容易的偷跑出来,若是我回去了,我可是没办法再出来,你难道眼睁睁的看着我被关起来吗?”

    小丫头身穿淡绿衫子,一张瓜子脸儿,秀丽美艳,一双清澈的眼睛凝视着他,嘴角边微含笑容。

    叶南:“……”

    这丫头还是偷偷的跑出来,“那你就更应该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