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松和洪毅都是瞪大眸子,一时之间没有反应过来。

    他们两人相视一眼,现在的女子都如此大胆了吗?

    第一次见面就挽人手。

    还是此女子太缺男人了吗?

    貌似也不会啊,以她的美貌,以她在皇元宗的地位,不可能却男人。

    二人无法想象,但更让二人想不到的是,此女子话还未完,叶南直接拨开女子,然后朝着磐石阁外走去。

    “无涯,带路,我去杀人。”

    搞出一个未婚妻,叶南很不适应,他上辈子钟情青雪,这辈子依然不变。

    再者,他此刻必须要做的事情,那就是要去弄死金内子和乾坤。

    剑无涯跟了上去,灵动女子又是跺了跺脚,不过轻盈的声音传出:“我知道那棍子的来历,要不要我帮忙?”

    五行天宗的宗孝棍,在皇元宗内有记载,虽不知什么原因,但任何五行天宗弟子,在宗孝棍前,都无法反抗。

    他心中有怒火,在她看来,去了也无济于事。

    火松和洪毅直接上去劝阻,“天子啊,切勿冲动,等宗主回来后,由她出面,先把棍子拿回来也不迟。”

    “不用!”

    二人站上黑天鹅,而这时,虚空中一个影子慢慢放大,一人出现,火凰回来了。

    “叶南,你没去平原城?”

    从这里到平原城,一来一回很长时间,若是叶南真的去了平原城,那么在那里他没逗留几天。

    “解决了。”

    说着,黑天鹅带着飞上虚空。

    “这里发生什么事?”火凰疑问道。

    众人跟着叶南脚步,火松边走边说,再一次叙述了这里发生的事情,包括皇元宗主的亲传弟子到来。

    “这个混小子真是倔。”

    那可是宗孝棍,他这是自讨苦吃吗?

    不过话说回来,这混小子只说了‘解决了’,火凰还有些不可信。

    ……

    剑阳山,这里是五行天宗金灵院弟子所在地,在一处高档的楼阁内,金内子站于楼阁边缘,俯瞰群山。

    如今的他已经是灵虚境八重高手,绝对是年轻弟子内第一人,与宗内的各大长老完全是平起平坐,只是稍稍弱于五大灵院院长而已。

    天子,是他一直以来最想得到的,然而,这一次他闭关后出来,让他想不到的是,已经有人登顶天子,不是其余四大内子,而是一个默默无闻的小子。

    更让他气不过的是,他之后打听了,那只是水灵院的一个杂役弟子。

    那天子大概是不敢居住在天子峰,所以选择了磐石峰,但金内子心中怒火依然燃烧起来。

    他是年轻天骄中的第一人,其余四大内子也不能染手天子之位,敢抢他天子之位的,必须死。

    他也知道那所谓的天子去了平阳城,他觉得很可惜,没能亲自将其斩杀,因为那天子肯定回不来,死于无极上国之手。

    忽然,金内子听到剑阳山修炼广场上传来一阵嘈杂轰动,他皱了没有,貌似在他记事开始,很少在剑阳山上有这种轰动……

    有一年轻弟子匆匆赶来回报:“乾师兄,有人来找你茬。”

    “哦?”

    乾武太觉得意外了,在五行天宗竟然还有人来找他麻烦,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是哪个家伙,他不知道死字怎么写?”乾武冷冷的讥笑,本来为天子之事,心中还有恨意,现在正好可以泄愤。

    “是……”乾武的手下吞吞吐吐。

    “陈俊,在我面前你也想卖关子?还是说,来者让你丧胆了?”

    “是那,天子来了,貌似没有去平原城。”陈俊吓得冷汗连连,这个金内子可不是一般的狠辣,不只是本身实力强大,更主要的是他的靠山更加突出,金灵院院长乾坤,是他族叔,据说,五行天宗唯一的太上长老更是他的爷爷。

    可以这么说,整个金灵院就是他们的天下,即便是宗主在他们面前,也要礼让三分。

    当乾武听到天子出现,他先表示小小的意外,之后彻底的笑了起来,笑得张狂,毫无掩饰。

    “原来是没有去平原城,所以活着出现了,也罢,就让本少去结束他的生命!”

    很快,乾武和陈俊来到剑阳山的修炼广场,在此已经有不少金灵院弟子在场,同时他也看到他的几名得意手下,躺在地上动弹不得。

    人群中最显眼的莫过于那白衣少年,陌生,眼眸子中掩饰不住杀意,乾武不知道他是谁,但其身边还有剑无涯,本是金灵院弟子,是跟着所谓的天子去了平原城。

    所以,毋庸置疑,那白衣少年就是乾武要杀的天子。

    因为乾武的出现,他看到剑无涯在那少年耳边呐呐几句,他直接冷笑道:“剑无涯,你什么时候开始跪舔他人的脚底板?”

    剑无涯没开口,叶南冷漠的眼神直视乾武,“金内子?”

    “本少正是,你就是宗主钦点的天子?”

    双方都透露出强烈的杀意,一个是因为天子之位被抢夺,另一个则是为身边女子报仇。

    乾武看着少年一直是冷漠,有史以来这是第一次被人如此直视,他更不爽的是,不过是杂役而已,此小子还一身白衣胜雪,“换了皮囊,依然改变不了是低贱的杂役,陈俊,你过去把他的双手砍下来,本少要亲自挖出他的眸子喂狗。”

    乾武毫无掩饰的大胆,因为在他看来,执法阁也不能拿他怎么办。

    陈俊冷冷一笑,拔剑而上,在乾武的帮助下,他已经突破道基境桎梏,剑无涯虽是剑灵体,他已经不放在眼里。

    而眼前少年,原本不过杂役,竟然抢了天子之位,不要说乾武不爽,陈俊心里也是一万个不爽。

    “乾师兄只是让本少砍你双手,那就让本少一剑一剑的从你身上切下来。”

    忽然,剑无涯站到了叶南面前,“天子,让我来如何?”

    “剑无涯,你真以为我还是过去的我,既然你胳膊肘往外拐,别怪我剑下无情。”

    陈俊冷冷道,以前同境界时,败在剑无涯手上,现在可就不同了,他完全有自信将剑无涯斩杀。

    “不用,你还是太仁慈了!”

    叶南说着,直接朝前。

    剑无涯苦笑,仁慈吗?

    “哈哈,这杂役天子还是有几分胆魄,但那又如何,你依然改变不了成为我的剑下亡魂。”

    说着,陈俊一剑飘来,同样是剑意使然,转眼间古剑已经在叶南面前,“果然只是杂役,是靠着贿赂宗主得来的天子,废物。”

    因为古剑已经斩向天子,而天子看都未看一眼,在陈俊看来,这是此小子反应不过来。

    陈俊的古剑并没有仁慈,闪过一道冷光,劈了下去。

    而就在这时,叶南动了,只是一手微微举起,下一刻整个空间寒意滔天,众人一下子反应不过来,根本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而与此同时,一柄寒冰之剑凝聚在手,没有任何停留,飞射了出去。

    还停留在半空中的陈俊,瞳孔猛的一缩,但来不及了……

    寒冰之剑直接洞穿陈俊的头领,陈俊从半空中落下。

    一瞬间少年杀死陈俊,所有弟子根本就没反应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