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南依然在擂台上,他没打算下来,对于镇远王的话语只是笑了笑,他看向火楠……

    “火内子,你在说什么胡话,自老子要来平原城这一刻起,就没想过让无极上国之人活着离开。”

    火楠一愣,原来,他是这么想的!

    不得不说,此小子嚣张到了极点,之前是不相信,但是他一剑秒杀无极上国三太子,火楠脑子转的快,或许他还真有此能力。

    她看向剑无涯,剑无涯很肯定的点头,也没多说什么,意思是他有这个能力。

    她看向大长老令狐天,想从大长老那里知道点,关于少年在宗门的事迹,因为火楠在宗门里,可从来没听过叶南之人,就好像此少年是一夜之间冒出来的。

    大长老淡淡的开口:“叶南,现在是我们五行天宗的天子,宗主已经公布,你们在外,当然不清楚。”

    天子!

    大长老语气淡淡,所有五行天宗之人听着,不由得再次激动,他们五行天宗自上一代火凰天子外,到现在有多少年没有天子了。

    眼前少年未有二十年纪,却是五行天宗天子,若是没有实力展现,他们只会认为此少年只会满口胡话,他们绝对不信服。

    但是呢,少年一剑,足以证明,他可以胜任天子。

    哪怕是此刻的火楠,本来也是竞争天子的一员,若是在此之前,她肯定要发飙,但此刻她不得不承认自己的能力、自己的魄力,不及少年……她臣服。

    “好,很好,你竟然是五行天宗的天子。”

    听到有了说此小子是天子,镇远王怒极反笑,难怪这小子至始至终那么猖狂,至始至终目中无人,天子新进,难怪之前从眼前这些五行天宗弟子脸色也看出不满。

    “新进天子又如何,你在本王面前根本就翻不起什么大浪。”

    镇远王愤怒一道,现在的五行天宗天子又不值钱,哪怕他能斩杀三太子,但在自己面前,不算什么。

    本来镇远王可能没什么底气,毕竟他现在的修为是灵王境二重,只比三太子高一个境界,那小子能瞬间斩杀三太子,那么实力不会比自己低,或许他能和少年打平,或许少年在他之上。

    但是呢,镇远王手中多了一宝,那就是王者铜铃……

    说着,他把王者铜铃祭了出去,只要控制五行天宗的天子,只要斩杀他,另外的人,不足为奇。

    “叶南,快离开擂台。”

    火楠吼叫一声,毕竟刚刚得知少年是五行天宗天子,还没过多的兴奋,就被镇远王的王者铜铃控制。

    被控制了,那么,绝对是五行天宗的损失,像之前,王者铜铃有控制过剑无涯,若是镇远王不亲自解除,剑无涯必死无疑。

    只是,即便火楠吼了一声,那擂台上的少年依然无动于衷,而是看着王者铜铃将他笼罩。

    火楠气的直接跺脚,“老娘好心提示,这混蛋竟然……”

    而一旁的剑无涯直接道来:“火师姐,你也别担心他了,在我们眼里,可能这王者铜铃是无敌的存在,但可能在他眼里,算不得什么!要不然他怎么可能眼睁睁的看着铜铃将他困住。”

    火楠想是这么想,但是她还是不甘心,因为他将她无视。

    说来,即便知道叶南成了五行天宗天子,她倒是没有嫉妒之意,感觉少年是天子,是理所应当。

    叶南在铜铃中,依然纹丝不动,他感受铜铃带给他的压力,原来这铜铃灵纹的是大地之势。

    所谓势之力量,是天地之力,是天道的一种,强者可以自行释放势之力量,就比起之前叶南斩杀欧阳骏那一瞬间,释放的就是剑势。

    弱者没有感悟天道,那必须得借助灵纹道器,得意释放天地能力。

    呵呵,这就是镇远王的底气么,也难怪在自己斩杀欧阳骏后,他没逃跑。

    当镇远王看到天子没有逃跑,很顺利的被王者铜铃控制,他脸面讥笑起来:“王者铜铃灵纹的可是大地之势,任何人被其控制,除非道器主人主动撤离,否则无法逃脱。”

    “虽然你小子有那么一些手段,不过在大地之势前面,你……”

    突然之间,镇远王的话语戛然而止,愣在那里,颠覆了自己的认识……

    “这,这怎么可能?”

    因为此刻,镇远王看到天子缓缓的走到铜铃边缘,一步轻松的夸了出来。

    这特么玩笑开大了,大地之势那是天地之势,他怎么可能逃脱?

    叶南笑了笑:“怎么就不可能!你说的无法逃脱,那是针对弱者,而老子根本就不在那一行列。”

    知道是大地之势,而且也只是一重的大地之势,完全不够叶南看。

    哪怕铜铃的大地之势是圆满的九重,此刻在叶南眼里也是不够看的。

    火楠已经在苦笑了,他们的天子简直是妖孽啊,镇远王刚刚还在说铜铃如何强大,但话语还未完,他们的天子若无其事,信步走了出去。

    大地之势啊,少年!

    你到底是谁人派来拯救五行天宗的?

    相反,无极上国内尤其是镇远王彻底是不淡定。

    “杀,杀,你们全部给本王冲下去,杀了他。”

    疯狂,此子今日不是,必然是无极上国的噩梦,这话之前就从少年口中说来,之前不信,现在他镇远王很确定。

    他的手下冲了下去,而镇远王收回了铜铃,同时猛的把铜铃掷出……

    铜铃不只是用来控制他人,同时它还是有杀伤性的利器。

    叶南不紧不慢的挥舞手中残剑,逐日剑法在手,一步杀一人,十步杀百人。

    那些冲下来的修士,在叶南面前,根本抵挡不了一剑之威。

    这一刻少年没有展示剑势,只用剑意依然秒杀一切,所有五行天宗之人都屏住了生息,少年杀敌,根本就不眨眼,好似他现在是审判者,理应处死他的敌人。

    或许他们在庆幸,庆幸此少年是五行天宗之人,庆幸之前没有得罪这少年!

    一道轰鸣袭来,那王者铜铃这是要砸向少年,少年只是微微眨眼,眼色凌厉,但依然没打算逃跑。

    他手握残剑,难道他是用手中残剑去对方那王者铜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