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命属于三太子,滚开。”

    镇远王看到白衣小子挡在剑无涯面前,这是螳臂当车,但这小子的命已经归三太子,要不然镇远王就不会废话。

    “对啊,对决还有第三场,你特么下来搞毛,滚回去。”

    对于无极上国的企图,叶南用脚底板想想就清楚,无疑是斩光这里所有五行天宗弟子,至于镇远王提出的三场对决,不过是他的即兴节目,是为了娱乐。

    只可惜,连续两次对决,五级上国连连损失二人,一人天才,一人是他儿。

    “既然是你自己提出来的,那么含泪也要玩完,你若中途改变注意放弃,我看你以后在无极上国也无立信可言。”

    镇远王在沉默,若真是如此斩杀五行天宗之人,确实能消心头之恨,但也如此小子所言,或许他在无极古国内失信。

    可是,心里不甘,他的两儿都死在眼前青年手上,若不亲手斩杀,他如何见列祖列宗!

    这时候,无极上国那三太子缓缓的走向擂台,脸色淡然,“镇远王,你先下去吧,等本王对决完这一场,之后全权交给你。”

    三太子欧阳骏都如此发话,镇远王只得作罢,不过脸色上的杀意依然未消去。

    “剑无涯,你的项上人头你暂且留着。”

    说着,镇远王跃上高台,但剑无涯表情依然是如此。

    “剑无涯由老子罩着呢!”叶南冷哼道。

    高台上的镇远王别了一眼叶南,为何五行天宗有如此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

    擂台上的剑无涯缓缓下去,不过叶南没有,那欧阳骏看着少年依然在立,不由得冷笑起来:“五行天宗没人了吗,竟然让你这种人参与两派对决?来,告诉本王,你现在是什么修为?”

    看着少年久久不想下去,那就代表是他参与第三场对决。

    因为此小子一直是伶牙利嘴,完全鄙视了无极上国,包括他欧阳骏也被说的一分不值,现在,欧阳骏想要彻底羞辱此小子。

    “五行天宗自老子出现,注定是无极上国的噩梦,你一定要知道老子的修为,就让你死个瞑目。”

    说着,叶南气势一涨,初入道基境的修为展露无遗。

    所有五行天宗之人都捂着头,不敢直视,因为这小子丢人现眼丢到家了。

    之前还不知道你修为如何,好吧,一直叫嚣如何如何的,还以为你多牛逼,现在,修为展现出来了,初入道基境啊,少年,你在五行天宗内也只是内门弟子而已,若是放在无极上国,那都是垫底的存在。

    当叶南修为展现,三太子欧阳骏直接大笑起来,他看到了有史以来最大的笑话,他堂堂灵王境的存在,竟然被一个初入道基境修士,连连鄙视,他不仅嘲笑了眼前少年,甚至还嘲笑自己……

    他竟然在和一名初入道基境修士较真!

    那些无极上国之人,本来因为损失了两名天才,眼色中都是愤怒,但此刻看到少年展现修为,依然如此嚣张,他们也都忍不住嘲笑起来。

    初入道基境修士,随便一人上擂台,都可以将其虐杀,没想到三太子挑选的是最弱的。

    镇远王脸色上杀意依然,不过嘴角微微上浮,嘲讽的笑意无法掩盖。

    此小子到底是坑了多少人?

    “在对决前,你小子不妨回头先看看你五行天宗之人的脸色!”三太子看到五行天宗众人脸面,有叹气,有沉默,有不甘,这都是被他们宗门的无知小子气出来的。

    叶南回头看了一眼,表情依旧,因为他知道是如此,他淡淡一笑道:“因为他们还不知道老子有多么强大,等老子当场斩杀你,你就会看到他们会是如何的激动人心!”

    “不对,你死了后就看不到他们激动人心的表情,不如让镇远王死后,把这消息带来。”

    “对了,你也不防回头看看无极上国各人的脸色,都对你露出不满的笑意,因为你总是抢了镇远王的威风,因为你总是破坏镇远王的行事。”

    无极上国之人听着,不由得呆了呆,确定这小子脑子没有问题?

    不满的笑意,那是针对你那嘴脸好不好,怎么就转接到三太子头上?

    虽说这小子脑子有问题,但没想到的是,他还会离间无极上国内部,但这计策太拙劣了。

    “在杀你之前,本王很想知道,你以初入道基境修为,如此嚣张,为何能在五行天宗内存活下来?”

    敢如此叫嚣,怕是他的亲人,或者尊师在五行天宗内的地位很高,要不然别说出现在此,在五行天宗内,此小子早就灰灰湮灭。

    叶南笑了笑,直接开口:“说出来你可能不信,因为老子是你们的祖师爷。”

    这话完全没毛病,叶南是五行天宗开宗祖师,无极古宗带着无极上国叛变独立,但叶南绝对不允许宗内有人叛变,既然出现,那就清理。

    言罢,叶南不想多废话,直接储物戒指内取出了锈迹斑斑的磐石残剑。

    那欧阳骏本是不想再和此小子多说什么,毕竟说多了,就是自己找不自在,什么祖师爷都出来,只想折磨死他。

    然而,让欧阳骏意想不到的是,此小子竟然当众拿出一柄废剑,剑身上不知道布满裂缝,还到处是缺口,此小子是打算拿这柄破剑与自己对抗?

    “你是来搞笑的吧?”欧阳骏大笑。

    欧阳骏真想不透,此小子脑子里到底装的到底是什么,说五行天宗没落,也不至于把此小子捣鼓出来。

    五行天宗是想把这小子推出来,羞辱无极上国?

    若是这样想,倒是能理解。

    不过,当小子把此废剑拿出来一刻,欧阳骏笑了,所有无极上国之人也笑了,连续失去两子的镇远王也动容嗤笑起来……

    火楠胸口起伏,这小子是想临死前彻底羞辱无极上国吗?

    有何意义!

    她看向剑无涯,还有大长老,他们是一起来了,二人都在沉默,没有想笑的意思,从剑无涯身上,火楠总觉得他很相信那小子,很期待,而大长老眼眸子里,更多的是质疑?

    大长老在质疑叶南什么?

    在她离开五行天宗的这些天,到底发生了什么,火楠很想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