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无涯知道这几天下来强大了不少,这都是天子的教导,天子教给他的修行方法,让他瞬间把逐日剑法修炼到圆满,让他的力量徒步猛增,只是第一式,竟然能和灵虚境七重的欧阳明对碰,毫无伤害。

    剑无涯微微一喜,天子果然是天子。

    五行天宗的弟子也都看到了,虽然不想看到剑无涯出事,但这什么情况?

    是欧阳明太弱了?

    还是剑无涯已经变强大了?

    火楠捂着小嘴,她很激动,只是一剑,就看出剑无涯的强大,她忍不住的看向那白衣小子,不喜不忧,一脸淡定,是他之前说了自己还不一定是剑无涯对手,没有对碰前,火楠一万个不信,现在能相信几分。

    “来,第二式白虹贯日试试?”剑无涯直接挑衅了。

    而欧阳明一脸不爽,高台上的镇远王低沉一声,“明儿,你这算在放水吗?”

    欧阳明听到后有苦说不出,不是他在放水,而是剑无涯剑灵体的强大。

    或许他想通了,大概是剑灵体的特殊,能让剑无涯的力量瞬间变强大,但这只是一时之间,只要时间一过,剑无涯剑灵体无用,成了他的板上鱼肉,任他宰割。

    “白虹贯日!”

    第二式,欧阳明先发制人,剑意爆发,杀气肆意,相当狂暴,无极上国之人看来,剑无涯这一次怕是血肉横飞。

    哪怕他也是第二式对碰,此结果也不会改变。

    但是,剑无涯依然是不紧不慢,同样的第二式轰炸上去。

    一记猛烈的对碰,被王者铜铃笼罩的擂台,乱石横飞,掀起滔天灰尘,挡住了所有人的视线。

    所有人的心神凛了起来,尤其是五行天宗的弟子,毕竟他们都觉得剑无涯还是处于劣势。

    待得尘埃落定时,两道身影慢慢的浮现出来,那欧阳明纹丝不动,甚至脸色露出了讥笑,他还笑道:“剑灵体很不错,不过在绝对强者面前,你也只能支撑一两下。”

    在第二记对碰时,由于力道更强于之前,虽不至于当场斩杀剑无涯,不过看到了剑无涯不断的爆退,出现在百丈之外,一剑刺入地面,才勉强不掉出擂台。

    五行天宗弟子看到眼前一幕,心中有些不甘,剑无涯虽然强大,但由于境界的差距,还是敌不过欧阳明。

    难道就眼睁睁的看着剑无涯被欧阳明斩杀?

    这时,叶南淡淡开口:“无涯,别玩了!”

    这句话什么意思?

    火楠又是忍不住看向叶南,叶南的意思,剑无涯在玩?

    现在剑无涯脸色苍白,明显处于下风好不好。

    若剑无涯真的是在玩,她还乐意呢。

    “呸!”

    剑无涯吐了一口痰,缓缓的站了起来,拔出地面内的古剑,若是正常对决,看来这是他此刻的极限。

    他看向一直讥笑而来的欧阳明,也没有多说什么,他从储物戒指内,又取出了一柄古剑,含于口中,那欧阳明看到这一幕,微微一愣之后,却嗤笑起来,“逐日剑法还可以这样玩?你这是锤死的挣扎吗?”

    剑无涯依然没开口,有从储物戒内拿出一把古剑,双手剑,口中剑,三剑!

    “你想玩新花样,但本少主没兴趣,本少主就用第三式将你彻底斩杀,无边落日!”

    论单式,无边落日是逐日剑法中,最强的一式,之前的两个比拼,剑无涯虽弱了点,没有致命,欧阳明认为这是剑无涯剑灵体的力量,但是现在的剑无涯就是在垂死的挣扎。

    这第三式下去,必然要了他的命。

    剑无涯没有话语,只有实干,脚步一蹬,金鹰横空,白虹贯日,无边落日,三式齐发,倾巢而出……

    这一刹那,剑无涯犹如剑神下凡,剑神一出,必然是血流成海,尸骨堆山。

    有些弟子之手看一眼,不由得打了个冷颤,毛骨悚然。

    “明儿小心。”

    镇远王看着觉得不对劲,立马力喝提醒。

    只是,那镇远王传来的声音,未必有剑无涯快……

    怦然一声,剑无涯以摧古拉朽的战势,彻底的碾压欧阳明。

    擂台内的半空中飘荡着两条手臂,欧阳明惨叫一声,鲜血直流,再仔细一看,其身上还有一个血洞……

    剑无涯赢了!

    五行天宗弟子看到这一幕,彻底的激动了。

    再看无极上国,每个人脸上都写满愤怒,写满惊讶,那三太子倒是不在意欧阳明的失败,他微微皱眉,是在想剑无涯的三剑齐发。

    似金雁横空,似白虹贯日,似无边落日,敢三式齐发,他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剑灵体,剑修之人,此人是剑道天才,本是他看重之人,但不为己用,留不得,要不然将来会是无极上国的隐患。

    而擂台内的剑无涯还没有结束,他空出一手,直接扣住已是人棍的欧阳明,之后任其挣扎,剑无涯不多看一眼,他看向高台上的欧阳镇远,久久不发声。

    “你还想杀我儿,感觉放了他。”

    看到欧阳明在剑无涯手中,垂死挣扎,镇远王只能忍住怒火,之前欧阳河已经被他杀了,现在不管如何也要保住欧阳明。

    手臂废了没事,可以接上去。

    “你若不把这鬼东西撤了,那么鱼死网破。”

    剑无涯淡淡道,意思是,他先杀了欧阳明。

    听到这话,叶南笑了笑,这小子还不错,头脑很灵。

    镇远王很无奈,忍住一口火气,但他不得不撤去王者铜铃。

    转瞬间,铜铃已经被他收回,王者气势压迫而上,然后他低沉的开口:“现在可以放了我儿。”

    剑无涯无所畏惧,沉默中,却听到少年声音,“鱼死网破。”

    这是叶南的声音,果然,下一刻,剑无涯手一拧,将欧阳明的脖子拧断。

    这一刻,整个空间静寂,这一刻只有叶南想到,其他人都没有想到。

    五行天宗弟子没能想到剑无涯真的听从白衣少年……

    鱼死网破,一直以来都是如此,能在他们被覆灭前,斩杀了镇远王之子,很解气。

    那镇远王眸子中的怒火释放了,那铜铃本是为困剑无涯而释放,就刚才那一刻,却反而成了自己解救明儿的阻碍。总感觉他被耍了……

    镇远王没有言语,他直接飞射擂台……

    而与此同时,叶南上去了,哪怕对方是灵王境高手,他表情依旧坦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