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内子,你若没有几斤两,那我就不客气了直接把你变成冰雕了。”

    宫建冷冷笑道,巨大的冰剑带着森森寒意,冷然的斩向火楠。

    冰剑所过之处,整个空间都似降到了零点。

    火楠脸色淡漠,纹丝不动,众五行天宗弟子看到此,紧张了起来,平日里的火楠可不是如此,若是有人敢挑衅她,她早就爆发出霸道的脾气。

    她现在只是冷冷的看着敌人,看着敌人带着刺骨的寒意,挥剑而上,这到底是几个意思?

    “哈哈哈哈!看来本爷的寒意,让你动弹不得了,那么,你就给我去死吧!”

    宫建那寒冰之剑,转瞬间已经悬于火楠上空,到了此刻她没有动静,要么她真是无敌不怕死,要么已经被他的寒意,吓得动弹不得。

    而便在这时……

    火楠玉手一动,她轻松的接住宫建的寒冰之剑……

    “咦?”

    宫建微微皱眉,他的力道很大,但这女人竟然敢徒手接剑,接住了,他抽不出冰剑。

    不过下一刻,他看到火楠接剑的手已经冰住了……

    那些无极上国之人看到此,转瞬间笑出了声!

    “我本人为火内子是最后一个上台的,怕是被那嚣张小子气昏了头,所以第一个上台,这下好了,直接断送火内子,哈哈哈哈!”

    “是啊,想想也是,那嚣张小子怕是已经把火内子气出内伤了!”

    “谁说不是呢……”

    看到火内子一手快要废了,无极上国之人连连大笑!

    宫建猛然间又笑了,“火内子,要怪就怪你生在五行天宗,可惜了!”

    “是挺可惜的,能在灵虚五重境修得寒意圆满,死了确实可惜……”

    猛然间,火楠美目闪动,那怒意倾泻而出。

    “嗯?”宫建迟疑一声,依然抽不出冰剑。

    只见火楠依然抓住冰剑,缓缓道来:“老娘本留着火气到第三场,奈何援兵只来了两个不知天高地厚的现在,奈何那混小子还咄咄逼人,嚣张的要命,非要让老年第一个上台……”

    “而你呢,寒意圆满?三言两语不把老娘当回事,叫嚣的杀我?”

    “就凭借这点寒意,也敢在老娘面前献丑,你算什么东西?”

    一瞬间,一火楠为中心的气场铺张开来,热浪瞬间湮灭了寒意,再一瞬间,整个空间的温度急剧上升,原本给人的寒意早就不复存在……

    宫建低沉的脸色,他抽不出寒冰之剑,再看火楠之气场,他没有犹豫的要放弃冰剑。

    而正当他放弃冰剑之时,另外一只很细小的手,从他眼前闪过,他无法动弹,因为已经被火楠扣住。

    看到此,五行天宗弟子心头猛然振奋,他们的火内子这是要彻底爆发。

    原本还以为火楠被对方冰住了一手,这是失败的前奏,原来她根本不惧怕对方的寒意。

    “放开宫建,我留你不死!”

    看到宫建被扣住,无法动弹,已成事实,欧阳明第一个力喝,因为宫建不只是天才,更是他得力的手下。

    “放了他,本王保证无极上国不在杀你!”镇远王沉声道,他心里很纳闷,为何灵虚境七重的火内子,竟然不惧怕宫建的寒冰之意。

    “嘿嘿嘿嘿!”

    虽然宫建被火楠扣住,他无法脱身,但他依然冷笑起来,“火内子,你听到了吧,只要你放了本爷,城主父子都保证了,保证你安全!若是你识趣,就乖乖的松开这美丽的纤手!”

    然而,火楠根本不看宫建一眼,她纹丝不动的目光落在高台上,缓缓道来。

    “自欧阳天辰叛离五行天宗那一刻起,自无极古宗建立那一刻起,尔等与我五行天宗,早就是不死不休的地步……”

    还未等对方思绪什么,忽然间,火楠扣住宫建之后,热量猛然升起,那金色火焰,一瞬间冲天而起。

    与此同时,宫建整个人被燃烧起来,至于惨叫声,那是撕心裂肺。

    没过多久,惨叫声戛然而止,因为宫建整个人已经变成灰烬。

    自无极上国三太子出现,自叶南又在对方火气上加油,火楠已经认定,哪怕是战胜第一场,不杀死宫建,无极上国不会放他们离开,因为那臭小子彻底得罪了两位灵王境。

    想到此,在此五行天宗所有人无法逃生,火楠已经决定,鱼死网破……

    那么,不如先杀对方一人。

    金色火炎……

    五行天宗的修士,激动的不得了,这可是他们第一次看到火内子释放金色火炎。

    虽然不知道这是什么类型的火炎,但凭借感觉,此火炎只是释放一瞬间,能让空间急剧升温,绝对是火内子的利器。

    空气中虽然还有余热,不过此刻双方都沉默着……

    而片刻,镇远王冷漠道:“金鸡之火,没想到五行天宗内,还有这火焰的传承,看来火凰为了让你炼化金鸡之火,哪怕大代价也是在所不惜。”

    金鸡之火,这是极为霸道的兽火,更重要的是,这是灵皇兽火,任何人低修士去触碰,只会灰灰湮灭,火凰还真肯下血本。

    不过镇远王接下来又冷笑了:“既然你选择死,本王会成全你,当然了,你体内的金鸡之火也会成为本王的囊中之物。”

    相比于金鸡之火,一个灵虚境五重的宫建,根本算不得什么。

    有了金鸡之火,这等霸道兽火,镇远王自信,三五年内必然到灵王境巅峰,十年内完全可以突破灵王境。

    如此,一个无极上国,他还真不放在眼里,还特么受三个太子的气?

    火楠没在理睬对方,直接下了擂台。

    而这时,那白衣少年直接是鼓掌,嘴里还笑着:“好,这才是我想看到的火内子,话说,你终于有我的几分风范。”

    众五行天宗弟子听到此,一头黑线,明明的赢得胜利,但为何这臭小子一开口,总让人想扁他的冲动。

    而火楠听到此话,直接是白了一眼叶南:还不是你小子惹的祸,既然搭上这里所有五行天宗之人的性命,当然是能多杀一个是一个,何况还是一个无极上国之人的天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