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天时间,叶南和剑无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在这段时间里,剑无涯还是在力量修炼,只求突破极限。

    而也在这三天时间里,在叶南的指导下,剑无涯修炼的逐日剑法圆满完成。

    另外,大长老令狐天从火院长那里带来了不少疗伤丹药,正好给这里的伤员服用,这对他们来说,就是及时雨。

    还有一点火内子火楠很郁闷,三天时间过去,五行天宗内真的没有再来援兵,如此,她只好做最坏的打算,那就是她第一个上台对决,赢了之后,直接离开,至于收服平原城,回宗后再商议。

    对决这一天到来,五行天宗所有人早早的来到中央广场,无极上国的人缓缓的到来。

    正因为是两派对决,无极上国逗留在平原城的修士,也是倾巢而出,五行天宗不过四五十人,而无极上国是五行天宗三倍之多,将近两百。

    “明儿,你说的那个嚣张少年是哪一个?”

    五行天宗不过四五十人,扫视一眼,尽收眼底,欧阳镇远看过后问大儿子。

    欧阳明指了指:“就是那个白衣嚣张,此刻翘着二郎腿。”

    欧阳明此刻看到少年如此悠闲,心中发笑,这小子未免嚣张过头了,今日可是两派决斗,更主要的目的,是把五行天宗在此的修士,全部歼灭。

    然而,感情这少年在此是游历玩耍!

    不过想想,此少年也就现在得意,因为他没有明日。

    镇远王再次扫过一眼少年,只是冷冷一笑,反正五行天宗的人,之后都变成死人,既然这少年够狂,无疑,他绝对会死的最惨。

    “火内子,在对决之前,本王问一声,我儿欧阳河现在何处?”

    三天时间过去,依然没有欧阳河的踪影,镇远王不觉得他儿还在玩女人,要知道今日是两派绝对,他还不出现,这里肯定遇到了问题。

    火楠微微皱眉,她知道欧阳河这个人,而且从严风那里得知,已经被剑无涯杀死。

    于是开口:“大概,死了吧!”

    似疑问,也似肯定。

    “你说什么?”一下子,镇远王直接怒视而来,这可是他的儿子,竟然从火内子口中得知死了。

    是可忍孰不可忍。

    包括欧阳明也震怒了,“是谁杀了我弟弟,有本事给本少站出来?”

    这时候,叶南微微一笑:“太弱了,所以就死了。”

    话语平静,他只是盯着自己的手指头,完全不看敌方一眼。

    这就是底气,因为叶南完全不把无极上国放在眼里。

    “你小子……”

    知道这少年嚣张,但第二次见面,依然是如此,甚至,他完全不正眼看来,不过是一介少年,特么以为谁啊!

    欧阳明怒视而来,再问“是你小子杀的我弟?”

    “我说了,太弱了,轮不到我杀。”

    少年话语依然是如此,什么时候五行天宗出现这么一个自大狂,开口闭口完全不把别人放在眼里,还有他那行为举止,根本就是无视所有人的存在。

    此刻五行天宗的其他人,尤其是火楠也有些不淡定,接触了这么几天,她知道少年我行我素,没想到面对敌人时,依然从言行举止中透露着张狂、嚣张的气焰。

    火楠真想知道,在她离开五行天宗这几天,宗门内到底发生了什么,而宗主又为何怂恿他而来?

    这时候,剑无涯站了出来,“确实很弱,是我杀的!”

    于是所有无极上国之人的目光全部落在此年轻青年身上,有不少人透露的愤怒眸子,真想活撕了他。

    “你小子叫什么名字,在五行天宗什么身份?”镇远王沉声道,若不是要对决,他现在就上去弄死这小青年。

    “剑无涯,核心弟子。”

    核心弟子?只是一个核心弟子?

    按照五行天宗体制的区分,核心弟子也就道基境圆满,他竟然能杀得了欧阳河?

    镇远王带有杀意的脸色上皱起了眉头,越想越觉得不可思议。

    “你就是剑无涯!”

    欧阳明心情很不爽,然后看向他爹说道,“父亲,此人一心向剑,为何能战败二弟,因为他是剑灵体,同时,在五行天宗内,唯一一个修炼王级剑术逐日剑法的修士。”

    说到这里,无极上国之人都微微惊讶,毕竟此人修炼的是王级剑术,绝对不容小视。

    而五行天宗的人,也有些纳闷,尤其是叶南,他微微皱眉,从那青年脱口利索,总感觉他们对五行天宗了如指掌。

    看来五行天宗内,还有人向着无极上国……

    “逐日剑法吗……”

    镇远王呐呐道,随后冷漠的眼神看向剑无涯:“小子,对决三席可有你?”

    “杀无极上国,必少不了我剑无涯。”

    “好,很好,明儿,此人的人头就由你去取。”镇远王咬牙冷声道,没想到这两名救援,都是那么嚣张。

    “为二弟报仇,本少作为大哥,义不容辞。”欧阳明冷冷一笑,盯着剑无涯如盯着死物。

    “慢着!”

    这时候,在无极上国内,出现了一名华贵道袍青年,此人二十上下,然而给人的气势犹如王者压迫而来。

    灵王境,不少五行天宗的人感觉到了,因为那人的气息虽弱于镇远王,但绝对是灵王境高手,什么时候平原城又来了如此强大的敌手,此人是谁?

    “镇远王且慢,此人既然是剑灵体,那么本王要了。”

    青年负手而立,然而从镇远王还有别的无极上国人眼里看出惊愕。

    “三殿下这是……”

    镇远王开口,然而对着青年开口,也是放低了姿态。

    被镇远王称呼三殿下的青年,罢了罢手,“你儿的陨落,我可以再求父王一间道器来。”

    听到这话,镇远王沉默了……

    而此三殿下却微微咧嘴,你虽是镇远王,但本王要人,你不想接受还不行,再给你一件王者道器,那是看得起你!

    随后,三殿下看向五行天宗,“本王是无极古国三太子欧阳骏,剑无涯,你拜我无极上国,本王送你无上荣耀,否则死!”

    听到这话,还未等剑无涯开口,那一直翘着二郎腿的少年直接开口了:“老子看中的人,你也敢抢,你特么算什么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