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叶南是吧,那你倒是说说,我们三个如何力敌对方三人,我的目的可不只是赢一场,而是三场完胜,我要收回平原城。”

    既然严风把他们带来了,想必关于对决之事已经说明。

    “只要你把第一场对决取胜,那就没有问题了。”叶南笑了笑淡淡道。

    火楠听到后皱了眉头,这小子是不是耳朵有问题,她的意思是要三场完胜,而不是一场,火楠是打算放在第三场,这小子说让她第一个上场。

    她能赢第一场,有什么用,平原城还不是落到无极上国手中。

    “那你们两个打算是送死了?”

    无极上国出手可不会手下留情,要不然他们也不会落得如此惨状。

    “送死?”叶南反问,是不是这丫头理解有问题?

    然而,火楠再没看叶南,她看向身后众人,“剑无涯算一人,还有没有愿意一战杀敌,严风,你意下如何?”

    严风点了点头,为宗门做贡献,死而无憾。

    不过这时候又传来少年声音:“喂喂,小丫头,你当老子的话是耳边风吗?我说了,你第一人出战,是全力出战,第二人剑无涯,只要你们能斩杀那些小喽喽,那就没有问题了。”

    这小子是什么口气……

    好猖狂,竟然说无极古国挑出来的三人是小喽喽!

    若让火楠第一次上场,确实能斩杀一名对手,因为三场对决,按照常理由弱到强,那之后呢?

    剑无涯能打得过第二人?

    还有,第三人难道真的是这少年上场?

    “生死关头,我没和你开玩笑。”火楠看向令狐天,“大长老你怎么把这么一个目中无人的小子带来了?”

    在火楠乃至所有人看来,这就是大长老主张的。

    “你的意思是我在和你开玩笑?”

    顿了一下,叶南再道,“你若连第一人都没法战胜,我倒是觉得你也不用回五行天宗。”

    火楠被气的,现场气氛一度尴尬,二人谁也不服谁,而就在这时候,外面来了三人,是无极上国的人。

    为首一人一席华贵道袍,站在大门口时,已经扫过里面所有人,目光落在两张新面孔上,冷色道:“没来内子,却来了两个送死的,火楠妹子,你看你们五行天宗已经没落,不打算救你,不如你就从了本少爷吧,像你这等极品女子,死了可是浪费!”

    青年知道五行天宗来了援兵,所以来了,主要是告诉他们对决之事。

    “哈哈哈哈,就是,火妞,你看我们家少城主是多么的怜惜你,别不思进取!”

    另有一名青年也是上来不屑的数落几句。

    “老子敢肯定,你们三个小喽喽死了,这丫头照样活得好好。”

    见无极上国之人出现,又是咄咄逼人,叶南毫不犹豫的怼了上去。

    无极上国之人听到后,脸色微微变动,看了看少年,那少城主直接开口问火楠:“这小子在你们宗门内什么档次,新进的内子吗?还是天子?”

    “哈哈哈哈!”

    无极上国三人都忍不住笑了起来,然后那少城主又讥笑道:“小子,既然你进我平原城,那你就永远别想回去。”

    青年的父亲就是镇远王,现在就是平原城城主,他就是少城主。

    “这话老子爱听,既然你敢冒犯五行天宗平原城,不只是你,还有什么镇远王,就永远别想回去,因为你们都会死在此地。”

    少城主一脸阴沉!

    好嚣张的小子,不说少城主就可以轻松弄死他,竟然还提镇远王的名讳,不过少城主蔑视一笑,却不在意,“本少来带话,三日后,平原城中央广场对决,你小子别不来。”

    叶南脸色平静,完全不在意,自始至终,他的心境完全没什么波动。

    三人离去,火楠走了上来,“臭小子,我问你,你心里到底怎么想的?这三人就是对决的三人,因为无极上国派来的年轻人里,属这三人是灵虚境高手,那个最嚣张的少城主欧阳明已经灵虚境七重,若是我对上他,也不敢百分百肯定胜的了他,你说你最后一个,我看你怎么死也不知道!”

    “还有另外两人,一人是灵虚境三重,另一人叫嚣的则是灵虚境五重,然而你还如此挑衅他,你真当他们是小喽喽?”

    叶南笑了笑:“在老子眼里,他们就是小喽喽,既然你也知道他们的境界,那你就把第一个灵虚境三重的杀了。”

    火楠深吸一口气,没想到这小子还如此固执,“还有三天时间,我继续等援兵过来。”

    火楠不相信她师尊只派出一名自大狂来。

    当然了,若真没有援兵,那就只能退一步说,她第一个上场,取得一场胜利,然后带着众弟子离开。

    回去之后,一定要弄弄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夜,月如银盘,漫天繁星,平原城内,另一个楼阁中。

    有一名巍峨的中年男,还有三名青年,中年男就是无极上国镇远王,欧阳镇远,此刻却皱着眉头,另外三人则是今日在平原山庄出现过。

    “少主,那小子好似嚣张,我们当场将他斩杀,量他们五行天宗也不敢说一句不。”一名青年开口。

    “本少主这是给火楠面子,反正那小子还在城内,三日对决后,不管火楠同不同意从了本少,我都会将那小子的嘴先撕烂,然后给他五马分尸,全部挂于城门,这就是敢得罪本少的下场。”

    欧阳明冷冷道。

    “让那些人多活几天,本以为他们叫来的援兵有内子,但没想到来了个嚣张的矛头小子,少城主,若是那小子上场,由我来杀他如何?”另一名青年开口道。

    “父亲,怎么了?你的意思呢?”

    欧阳明看着父亲一直在皱眉。

    “明明是好事,为何本王心里不踏实?”

    三人听着,镇远王徐徐道来:“你二弟这么晚还未归来……”

    “父亲,你多虑了,我们来此,一直忙于斩杀五行天宗之人,二弟现在空闲,肯定是看中哪家妹子了。”

    “或许吧!”镇远王淡淡道,希望是如此。

    “对了,父亲说的好事是什么?”欧阳明很好奇。

    “三殿下要来了。”镇远王缓缓开口。

    “什,什么,三哥要来。”欧阳明一下子激动了。

    “是的,快讯已经传来,说在对决前一日到,若是他要参与对决,就让他玩玩,反正三殿下是灵王境,那火内子也根本不是他对手。”

    “他来所为何事,不会和我争夺火楠吧?”这是欧阳明最担心的是,因为以往,他有好东西,或多或少的要被三殿下抢走。

    “这你就多虑了,主要是祝贺本王旗开得胜,国主托他送来一件王者道器。”说到王者道器,镇远王也是一脸激动,这是他目前迫切需要的道器。

    当然,另外三人也激动的不得了,国主这是要铁了心的灭除五行天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