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涯师兄,还有这位小兄弟,我们快逃吧,无极上国的这三个,简直不是人,他们不是直接杀人,而是活活的虐杀。”

    看到三人出现,严风面色青白很慌张,已经被他们虐杀怕了。

    剑无涯则看了一眼叶南,叶南看着严风淡淡道:“小事而已,你没必要慌张。”

    然后再开口:“无涯,你去把无极上国的三人杀了。”

    “是!”剑无涯报剑一步上前。

    叶南又开口:“对了,这些剑下亡魂之人,无需知道名讳。”

    因为叶南知道剑无涯有个毛病,需知道对战之人,这不就浪费时间。

    内门弟子严风有些不淡定了,少年这是命令的口气,为何堂堂内门弟子第一人剑无涯,如此听话。

    在五行天宗内,如此年轻的弟子,没有听说过啊。

    严风还在想着少年是谁?

    不过剑无涯已经冲了上来,他没有犹豫的释放剑意,同时逐日剑法第一式,轰然的炸在无极古国之人身上。

    麻杰本不在意,因为他们无极上国打从脚底板看不起五行天宗,然而,猛然间感觉到对方气势越来越强烈,他瞳孔一缩,想立马撤回,可惜,直接被剑无涯斩杀。

    他怎么也想不到,被他瞧不起的人,竟然一剑把他斩杀!

    至于无极上国另外两人,本来还是一脸嬉笑,当看到麻杰被腰斩时,其脸色瞬间凝固。

    “你竟然杀了麻杰师弟!”一人吃惊道。

    另一人很不甘的开口:“这人貌似修炼的是五行天宗的王级剑术。”

    之前那人听到后反而笑了起来:“那也难怪了,能杀死麻杰的,看来这小子是剑灵体剑无涯。”

    “师兄,看来我们两人一起联手,要不然在他身上讨不到便宜。”

    “剑灵体确实不可小视,只怪麻杰太托大。”

    剑无涯只是蔑视一眼,不想多说话,因为在他看来,眼前二人也都是死人。

    对方二人同样是剑术高手,不过剑无涯第二式‘白虹贯日’,已经瞄准其中一个比较强劲之人,没有丝毫犹豫,一剑斩杀过去。

    剑式气势如虹,那剑士挡住了,不过他皱了眉头,因为他发现剑无涯的力道非常之大,同为道基境巅峰修士,他的力量竟然不敌剑无涯。

    他有些恼怒了,他知道以一人之力不敌剑无涯,撤后了几步,然而,剑无涯紧追不舍,根本就没给对方停息的机会。

    逐日剑法第三式‘无边落日’,那速度更是快到了极致,对方只是一眼,剑式携带的剑意,已经到了面前。

    逃,已经没有可能……一剑封喉!

    “小少主!”

    剩余这一人看到这一幕,也是撕心裂肺的嘶吼一声。

    连小少主都被剑无涯轻松斩杀,那他就甭想了。

    所以他转身就往城里跑,不过,既然已经来了,不管是剑无涯还是叶南都不会让对方逃走。

    剑无涯双手持双剑,双边单手第一式,那剑气释放,整个空间都被切割,处于正在逃亡的男子,哪怕处于远处,依然被截成两段。

    就这样,三名无极上国之人出现,如儿戏一样,轻松被剑无涯斩杀。

    那严风此刻的表情还处于惊呆之中,开玩笑,他知道剑无涯的强大,但没想过剑无涯已经强大到如此地步。

    能轻松杀死这三人,怕是宗门内的五大内子,也不一定办得到。

    “好了,三个连小喽喽都不是的敌人解决了,你现在可以说说里面的情况。”

    叶南平静的说道。

    连小喽喽都不是?

    严风彻底苦笑了……

    随后问道:“我们宗门的援兵什么时候到?”

    毕竟眼前只是两人,严风可只认为二人是打头阵。

    叶南依然平静道:“只有我们两人。”

    “什么?”严风被吃惊道了,“那是宗主的关门弟子啊,宗主这是要放弃她了吗?怎么如此残忍!”

    话语说完,严风一脸落寞,现在城内的宗门人士,都要完了。

    剑无涯也淡淡开口:“你要说援兵的话,那里还有一个。”剑无涯指了指远处,就是被叶南说了几句,不想靠近的大长老。

    看着大长老牵着黑天鹅缓缓走来,严风也只是微微一愣,因为他知道,大长老根本帮不上忙。

    只有三人,宗主竟然没有委派一名内子过来,严风彻底是失望了。

    不过他还是叙说了,他知道的所有事。

    大概叙说了半个时辰,三人听明白了整个过程。

    整个平原城原本属于五行天宗管辖范围,而现在基本上被无极上国的人控制,无极上国指派了灵王境的镇远王坐镇平原城。

    镇远王其实现在就是平原城的城主,之前被剑无涯斩杀的三人中,其实最为年轻的还是镇远王的小日子,然而叙述到这里,不管是剑无涯还是叶南都毫无在意。

    说来可笑,五行天宗派来战力,本来是平复平原城,然而对方出现了镇远王,之后以一人之力,反而把火内子一伙人全部困于城中。

    到了现在,五行天宗战斗过的人,多多少少受着伤,在此前还牺牲了不少弟子。

    镇远王知道五行天宗要派来援兵,他反而没有一时去围攻城内所剩无几的五行天宗之人,但若是他们想要离开平原城,镇远王带人直接堵了上来。

    于是双方来了个约定,等援兵一到,来一场比试对决。

    比试共三场,双方各派三名年轻弟子上场,必须要比完三场,镇远王的口气很大,五行天宗若是能胜利一场,残余部队都可以离开。

    五行天宗内子抓住机会说了,若是五行天宗三场完胜,无极上国所有人退出平原城。

    镇远王当时是冷笑,不过一口答应了,众人都知道,现在的五行天宗是没有那个能力,别说三场,一场都没可能赢。

    事态的严峻不用多说,然而严风叙说后,看到少年还有剑无涯的脸色都很平静,这到底是几个意思。

    因为在严风看来,大长老是帮不上忙,只来了他们两个年轻弟子,这可是送死的节凑。

    对方肯定派出三名灵虚境强者,而我方呢,目前来说,也只有火内子是灵虚境强者,至于原本里面的,没有同级别高手。

    而眼前二人,剑无涯还好说,但也只是道基境巅峰,至于那少年,口气倒是听到,但气息可是若的很,派上去也是送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