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胆敢如此针对本座,有史以来你还真是第一人!”

    “本座不会杀你,但让你躺床十天半个月,无法避免!”

    “别以为拿着特质的烧火棍……”

    砰砰!

    “来,你来杀我啊!”

    还没等火凰说完,叶南挥着烧火棍敲了上去,哪怕是当代宗主,他同样没有顾忌,照打不误。

    “你竟然……”

    砰砰!

    当火凰想还手,然而那棍子又挥了上来,她竟然没有还手余地,之前知道烧火棍的特殊,它能敲打道基境修士,但现在轮到她,她可是灵王境强者……

    怎么也想不通,被烧火棍敲打之后,使不上灵气。

    五行大殿内还有火松和关林,他二人一瞬间张大嘴巴、瞪大了眸子,满脸不敢相信。

    这可是宗主啊……

    叶南未免太大胆了吧,宗主正要准备治他,他却先出手,本来还想担心叶南,但那烧火棍好像有门道,竟然打的宗主也毫无还手。

    “躺床十天半个月?”

    砰砰!

    “无法避免?”

    砰砰!

    火凰已经被叶南抽的趴在地上,痛的哇哇叫,然而叶南没有怜香惜玉,毫不留情的朝着她屁上敲去!

    当第一棍敲打下去,火凰有了触电般的意境

    “这烧火棍……”

    砰砰!

    “这叫宗孝棍,就是治你这等自以为是的小宗主,服不服?”

    “你竟然打我那里……”

    砰砰!

    “不服是吧?”

    “住手……”再如此被敲打下去,火凰那个方面要事态了。

    砰砰!

    “住手?被人欺压的感觉很爽,为何住手?我就是要让你知道,被同门欺负时的无奈!”

    “火松……”火凰冷冷的看向火松,这是求救。

    棍敲打在火凰身上,火松和关林,感觉到自己也在痛,身子忍不住同频率颤抖。

    火松大致明白师姐叫他做什么,于是他小跑步的到门口,把五行大殿的大门关上,如此,外人就进不来,更不知道里面发生什么。

    还在被敲打的火凰看到这一幕,心里要崩溃了!火松啊,我是让你把这小子拖走啊!

    “叶南!”

    关林反应过来,上去直接抱住叶南,拉开,若是再这样下去,怕叶南敲死宗主也有可能。

    之后,火凰缓缓的坐了起来,火松看到师姐疼的无法如坐,那怨恨的眼神着叶南,火松怕是这辈子都难忘。

    然而,转眼间,火凰那怨恨的眼神,忽然盯着火松,火松心头一凛,怎么师姐的怨恨就烧到他头上了,是你要见他的好不好!

    “若是你把这档事传出去,我就扒了你的皮。”

    火松听到后,背脊发凉,师姐虽被叶南制服,但她的威慑早就在他心里扎根,“宗主,您看我是那样的人吗,火松可是一心向着宗主。”

    得到了肯定,火凰的目光又落到了关林身上,关林也觉得好无辜啊,连忙说道:“我,我什么也没看见!”

    然后火凰看向叶南,怒气倒是减了,不过怨恨一点不减,她道:“你千里迢迢从辰龙天国来我五行天宗,到底所为何事?”

    火凰没有去找老乌龟核实少年情况,因为她知晓少年来自何处!

    “宗主知道小兄弟来自何处?”火松反而好奇了。

    “五行天宗每位宗主上任时,上一任宗主都会交给下一任一卷手札,辰龙天国与我五行天宗的渊源,就记载在内。”

    当然了,有些东西也不能公开,就比如五行天宗开宗祖师叶南,就是辰龙天国叶家之人。

    现在五行天宗没落,可以说已经没有和辰龙天国来往,也不知怎么的,辰龙天国送来一个叶家人?

    要说火凰怎么判断出来的,那还是从叶南使用逐日剑法看出,因为一个少年,刚刚开脉,不可能在五行天宗习得王级剑术。

    而逐日剑法,除了五行天宗有,另外一个地方就是辰龙天国。

    “我为壮大五行天宗而来!”

    叶南不在意火凰知道他的底细,他很自然的脱口。

    “五行天宗内,谁人都想壮大宗门昔日辉煌,这不足为奇,你是想要一个核心弟子名额吧?”

    知道五行天宗过去辉煌过的弟子,他们哪个不感到自豪,然而这是过去,辉煌已经不复存在。

    那种壮志雄心的少年,想要过往的辉煌,但凭借着个人能力,根本就无法办到。

    “不,不,小宗主你错了,我可听说那天子之位一直是空着,反正空着也是空着,不如让于我!”

    从叶南重生一刻,他知道天子一位空着,能重整五行天宗,此位置最合适不过。

    “你?别开玩笑。”火凰打从心底里不愿意。

    当叶南说出要天子之位,那火松和关林也是愣住了,知道他过分,没想到如此过分。

    “对,就是我,如若我是天子,那句话‘五行天宗越来越没落’,只限今日之前,从今日开始,五行天宗必然壮大。”

    火凰一直盯着少年脸蛋,那清澈见底的眸子,没有闪过一丝杂念,少年的意志竟然如此坚定,这是前所未有的,难道他真有这个能力?

    “天子之位,确实由本座册封,但也要让那五位内子信服,若是我现在就册封于你,难道你不怕五位内子杀你?”

    那五位内子都是虚境高手,任何一人都是傲娇的主,若是知道宗门内突降天子,他们不都各个跳起来。

    就如火凰的嫡传弟子,就是五大内子中一人,她已经真传了霸道。

    “那就让他们一起上来,尝尝这宗孝棍的滋味,当然,小宗主你可以直接告知他们宗孝棍滋味如何!”

    宗孝棍在手,就连宗主火凰都不能反抗,那些内子算不得什么。

    “这么说,你非要天子之位?”

    这时,叶南盯着火凰,反而露出似笑非笑的神情:“不要天子之位也行,那就把宗主之位传于我,如此甚好!”

    相比于天子之位,只是少宗主,若是宗主之位直接到手,那么叶南处理很多事物,更是得心应手。

    那火松和关林听到后,脸色一黑,过分,得寸进尺的过分。

    “能告诉我,你手中的烧火棍,为何能禁灵?”

    被敲打之后,火凰一口灵力也是不上来,那不就是一介凡人了么,哪怕对方刚开脉,还不是任人欺负。

    “这叫宗孝棍,难道上一任宗主手札没提过这事?”

    “若是提过,本座还要问你?”

    叶南笑了笑,回道:“宗孝棍只属于五行天宗,他可棍打宗门内任何人,是我在水灵院时,恰巧得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