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恒之井的基础设施铺设进度如何了?”满身贵气的凯尔萨斯王子阴沉着脸,走进了银月城的高等魔法学院。『→お℃..co

    这里是银月城的核心,是所有银月城施法者的摇篮,是迷锁法阵的心脏,是整个银月城最精华的部分。

    “比计划中的慢了百分之十七点五,最近森林中不是很太平,经常有铺设好的设施被破坏。”学院内地位最高的大魔法师摇了摇头:“我们加派了巡逻人手,但是效果不显著。”

    凯尔萨斯点了点头,最近没什么好消息,先是和艾恩艾尔一族的交易点被毁,双向传送门被抢走了一扇,足足一百名精灵失踪,而后是莱戈拉斯越狱,这导致了‘永恒之井’项目大概率被泄露给人类。

    而这一切的罪魁祸首,那个查士丁尼家族的精灵之耻,居然免于处罚!

    凯尔萨斯的眼睛里闪过一丝火焰般的光泽,又奋力压了下去,他不能在这里表现出对查士丁尼家族的不满,因为当年高等魔法学院的建立就有查士丁尼家族的推动,一直到现在,这里也有很多精灵施法者保持着对查士丁尼家族的好感,即使当年那位传奇法师已经消逝在了战争中也一样。

    然而这个世界对凯尔萨斯是恶意的,当他努力平静下来时,尼亚努斯·查士丁尼走进了高等魔法学院的大厅中。

    “没想到能在这里遇见您,凯尔萨斯阁下,不知道那些失踪精灵的处理议案您看了没有?就摆在您的桌子上。”尼亚努斯伸出了自己的食指和拇指示意了一下那份议案的厚度:“非常显眼,您如果视力没受损的话,肯定不会错过。”

    “尼亚努斯,你要干什么!”凯尔萨斯走进了查士丁尼家族的族长小声说道:“你儿子的软弱和无能才是导致这件悲剧的主要原因,这么做都对你有什么好处?”

    “当然是为了公理和正义,我亲爱的执政官阁下。”尼亚努斯保持着优雅姿态大声回答,而后才用同样细微的声音说道:“我们都知道莱戈拉斯的逃脱,才是传送门被破坏,阻止援军抵达的直接原因,尤里乌斯还年轻,他可以犯错,可以背负骂名,但是您不行,执政官阁下。”

    “永恒之井就要进入正式运行阶段了,难道你要为了一己之私,破坏整个银月城的千年大计么!”凯尔萨斯的脸色更加阴沉了,俊美的五官都凌厉了起来,大厅里的法师们早就四散而去,将场地留给这两位实权人物‘交流’。

    “永恒之井计划已成定性,没人能阻止我们完成它。”尼亚努斯露出了一个胜利者的笑容:“但是它更应该是查士丁尼家族荣誉室里最耀眼的收藏,不是么?”

    “你这是在玩火,远南上的人类已经表现出了威胁性,这个时候我们不能......”凯尔萨斯能感觉到自己语言中的无力,因为他自己都不相信自己说的话。

    精灵们的寿命太漫长了,以至于很多时候精灵的敌人在精灵做好准备之前,就寿终就寝了,所以精灵们最大的敌人就是自己人。

    精灵王廷的灭亡,有很大程度上和精灵们的内部斗争有关,城市和城市之间的内斗,超凡者和超凡者之间的歧视,而其中最严重的就是世家和世家间的斗争。

    “永恒之井的启动,是精灵重回荣耀的起点,凯尔萨斯,我们都知道无尽能源对银月城的意义,别把我们当成傻子,精灵王廷的时代过去了。”尼亚努斯和凯尔萨斯擦肩而过:“查士丁尼家族不能再容忍王庭高高在上了,荣耀属于全精灵!”

    “蠢货!”凯尔萨斯没有继续浪费时间,匆匆离去,银月城内的精灵世家显然已经提前做好了联合的准备,打算把他弄下台去,查士丁尼只不过是来正式宣战的使者罢了。

    传送门的丢失是小事,但是一百名精灵战士的失踪,绝对是一件足以震动全城的大新闻,每一个精灵都是银月城最宝贵的财富。

    银月城已经很久没有和势均力敌的敌人战斗过了,精灵接受不了这种损失,尤其是敌人还是一伙人数处于劣势的人类。

    凯尔萨斯虽然一直在暗中准备,并且派出了自己的人手去调查那伙赛里斯人,但是失去了方便快捷的传送门,精灵游侠不得不依靠飞马充当交通工具。

    “时间,我没有那么多时间了。”凯尔萨斯攥了攥拳头,对手下人吩咐:“告诉破法者卫队,戒备起来。”

    银月城内部突然开始暗流涌动了,除了永恒之井项目组之外,所有精灵们都敏锐的感知到这股暗流,变得小心翼翼起来,没人想把自己卷入这场争斗中。

    同样,被关在禁闭室中的尤里乌斯·查士丁尼也通过自己的渠道,发现了城内的异变。

    “奸奇吾主,您最卑微的仆人发现自己傲慢而无知的同类,又一次按照您的意愿走向了内乱的边缘。”尤里乌斯在黑暗中祈祷着:“他们就像您手中的提线木偶,胜利属于您,智慧属于您。”

    黑暗中的禁闭室诡异的闪烁了九次,九是奸奇的圣数,这个数字受到奸奇的喜爱,尤里乌斯沉默了片刻顿时狂喜了起来。

    他猖狂的用拳头砸门,不顾自己的指骨在金属大门上变得支离破碎,噹!噹!......连续九次,整扇铁门被砸的满是血印。

    守在门外的精灵护卫打开了大门,平视着尤里乌斯,似乎在等待着对方说话。

    “吾主的使者即将降临,按照吾主之前制定的计划开始吧,永恒之井的巨大能量一定能照亮吾主进入这个世界的道路!”尤里乌斯沉稳而狂热的吩咐着:“别让我那无用的父亲发现,避开他的眼线,如果出了差错,你将会在虚无中永生无法回归,无生无死。”

    “思久欲知,知繁渴思,唯圣奸奇,毋为所困。”精灵守卫低声回应了一句,关闭了大门,转身离开了岗位,消失在银月城繁华的街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