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首发晋江文学城,除晋江外的其余网站皆为盗文】

    式神们难得被召唤到现世, 都还没见识够, 哪里肯这么快回去。.『.

    当下就抢着道。

    “我要留在这里。”

    “我也是!”

    “航大人不用替我们担心, 如果真遇上对付不了的危险,我们自然会解除召唤躲回去另一边的世界。”

    “对对!不用担心我们!”

    “如果航大人有需要也可以直接叫我们过去哦!”

    …………

    ……

    看着这些小妖们一个个卖乖,急迫表示自己靠得住的模样, 徐航内心不禁失笑,也不再吊他们胃口了。

    徐航嘱咐道:“这个宅院我昨晚已用了遮蔽妖气的法决, 就算有法师来到, 除非走近否则是看不出端倪。你们在宅院里可以随意玩, 但不要到外面去,到了外面你们的妖气就遮不住,容易招来捉妖师傅。”

    小妖怪们都连连点头。

    然后徐航又交代姑获鸟这几个sr级妖怪:“我不在期间就拜托你们几个看好他们了。”

    姑获鸟与雪女都很快应允了,唯有书翁摆出不大乐意的模样。

    书翁本来就是位喜欢到处云游, 收集各种故事的妖怪,如今难得来到过去只通过他人口述或记载中了解到的国家, 自是很想出去游历。

    徐航想了想, 书翁虽是妖怪,但因跟脚缘故, 气息倒是很贴近常人, 就松口道:“书翁你要是觉得一直待在宅院里腻味, 若掌握了这里的官话, 也可到村里茶馆坐坐。”

    书翁一听, 顿时没了不满。

    不过又到小妖怪们闹腾起来了。

    “那我们呢?我们学会了这里的语言也能出去吗?”

    “书翁可以去的话我们是不是也……”

    徐航无奈道:“不行, 你们的实力出到去太容易被看破了。”

    一众小妖:“哦……”

    看着妖怪们失望的模样,徐航叹口气:“要不我给你们说说这两日的见闻吧。”

    小妖怪们听见要有故事听,注意力很快被转移了,一个个兴奋道:“好啊好啊!”

    书翁也被引起兴趣。

    于是徐航向他们说起画皮的故事。

    徐航不是个擅长讲故事的人,他的叙述就如同他这人的性格般平直简练,少参杂进感*彩,与其说是讲故事,倒不如说更像是在陈述行动报告。

    尽管如此,妖怪们仍旧听得十分入神,只是大概徐航的语气太过正经严肃,听故事的妖怪们渐渐的也都变得正襟危坐,犹如是在认真听课。

    等徐航说完了,气氛才又慢慢轻松回来。

    座敖童子说:“画皮鬼听起来和骨女好像啊,都是披人皮的妖怪。”

    鲤鱼精遗憾地表示:“还都是生前遇上负心人……”

    莹草关心地问道:“航大人能再说下画皮鬼生前的事吗?”

    徐航:“不知道。”

    画皮鬼已经被燕赤霞给度了。

    一众小妖:“哦……”

    书翁:“……”

    旁边,姑获鸟满脸慈爱的看着他们,雪女也难得的眼中透出暖意。

    安抚好这群妖怪后,徐航就去到外面院子。

    燕赤霞一早就出去了,因为要想使得桃木剑水火不侵,需要先用特制的药水将其浸泡十五天,为此燕赤霞去了村里的药铺找所需使用的药材。

    徐航见燕赤霞还未回来,干脆也到村里走走,看有什么路上需要的东西要买,顺便等下到药铺与燕赤霞汇合。

    来到村里没多久,徐航就听见前面有人叫他。

    “哎!徐师傅,这么巧啊!”

    只见朱尔旦迎面走来。

    徐航点头示礼后看向朱尔旦,然后不禁多注意上几眼,总觉对方与以往相比,似乎整个人变得灵光通透了不少。

    思及故事内容,想必是因为陆判给朱尔旦换了心脏,所以才有这番变化。

    徐航说:“你看起来像脱胎换骨了一样,是否陆判对你使了什么神通手段?”

    朱尔旦大感惊奇,想到陆判对其也毕恭毕敬,看了看周围后,便走近低声道:“师傅好眼力,你是如何看出的?”

    除却他妻子知道此事外,平日来往的朋友都不曾看出他的变化。

    徐航没有回答,朱尔旦知他不凡,觉得这是高人的手段,便没追问。

    尽管知道换心一事是朱尔旦事前也不知,是陆判自发主张所为。但徐航看来此事未免有徇私之嫌,若与判官交好就能换上颗玲珑心,那对于其他踏实的人而言未免有所不公。

    徐航知道朱尔旦最后是善终,但提醒道:“你今所得并非正法,若有朝一日天庭遣人清查,你恐有祸难。”

    朱尔旦虽然听了他的话有所顾忌,但此时已感受到换心的好处,自是不舍得放弃:“徐师傅无需担心,陆判替我换的心脏取自已死之人,原本也是地府不要的下水,又没夺人性命,即便天庭清算也轮不到我头上。”

    说着,朱尔旦就自觉放心,对徐航的告诫也不以为然。

    徐航观朱尔旦换心后人是变聪慧了,然如今却是没了初见时的那番赤诚刚正。

    徐航皱眉道:“人与鬼神本非同道,你且自行掂量吧。”

    朱尔旦敷衍地应了一声。

    既然话不投机,徐航也不再多言,结束与朱尔旦的交谈后就去药店寻燕赤霞。

    燕赤霞恰好从药店出来,看见徐航就道:“这里的药材太少,还差着几味药,或许要去县里的药铺。”

    然后他们找村里的行脚商人打听去往崂山方向的最近县城,准备明日一早过去。

    正要回去荒宅,徐航忽然想起兰若寺的传闻。

    如今燕赤霞带他去崂山,万一期间宁采臣到兰若寺住宿,此番没燕赤霞在,若是因此害宁采臣丢了性命……徐航想到牙行伙计的话,兰若寺在这片地方也为祸有一段时间了,也不知害了多少过路的旅者。

    想至此,徐航对燕赤霞道:“我来时曾途经一个叫兰若寺的庙,里头如今已被妖物占据,有赶夜路的旅者不知情在那里落脚,往往会被妖怪害了性命,所以我想在离去前清楚了这个祸患。”

    燕赤霞听到有妖魔作恶,当即大义凛然道:“那应当该诛了!”

    燕赤霞此番下山是为入世游历之余,顺带也是想着降妖伏魔,扶拨正气,惩恶扬善。

    然后燕赤霞告诉徐航:“不过此时是正午,阳气正盛,妖怪通常不会出来,若要动手还是等今晚子时。”

    徐航闻言道:“或许还需遮掩下的我身上气息,否则那些妖怪恐怕不敢出来。”

    徐航一片冰心,天生就有半只脚踏入道门,即便没遇上燕赤霞,他会在冥冥之中顺应天意入道修行。

    无情无欲固然会叫人觉得冷血,但于修道而言却是意味着不被俗世情绪所左右,心思保持透彻,故而清正之气环绕。

    燕赤霞笑道:“不必担心,我有收敛气息的符箓。”

    …………

    ……

    深夜,兰若寺内。

    李会斗是名从益都县而来的书生,因为天色已晚,野外四下又不见有农家,所以只好暂时在兰若寺落脚。

    到了半夜,在内殿睡觉的李会斗听到外面的人声,他怕是山匪,就起来偷看。

    只见是几个人正坐在大殿的地上饮酒,看起来应当是几个一起赶路的货商。

    没多久,外面又跑进一个人来,手里还捧着个食盒。

    “这是山神厨房里的佳肴,大家快来尝尝。”

    接着他从食盒中拿出一碟碟色香味俱全的美味佳肴,很快摆满了他们坐的那块地方。

    闻到食物传来的阵阵香气,自黄昏后就不曾进食的李会斗,肚子忍不住发出咕噜声。

    “是谁在里面!”

    李会斗羞赧地从内殿走出来。

    那几个人看到李会斗后,纷纷送口气。

    “还以为是山神的仆人在里头,原来只是个过路的书生。”

    李会斗好奇他们口中的山神,但没敢多问。

    那个带菜来的人倒是热情:“有缘遇见,这位兄台也一块来吃吧!”

    然后其余人也相继热情招呼李会斗过去。

    李会斗已被食物香气勾的垂涎欲滴,终忍不住过去坐下和那几个一起吃喝起来。

    过了一阵后,大家都吃得很高兴,李会斗几杯酒下肚后也逐渐敞开胸怀,胆子大了起来。

    他听这几个人之前提到的山神,忍不住问道:“你们口中一直提及的山神究竟是何人?”

    原本正觥筹交错的几个人突然神色紧张起来,李会斗见了心里更加好奇。

    周围的人纷纷鼓掌叫好,但对于徐航而言类似的表演他上辈子在电视上看所谓的气功大师采访里就看过不少,所以只是稍微停留,很快又往前走了一段,这回看见的是背着个箱子的人,里头是十来只小老鼠。

    这个艺人的前面摆着张桌子,上面搭着个小戏台。没多久,艺人就在旁边弹唱起戏词。那些老鼠随奏乐就从箱子里出来,它们居然还披挂着戏袍,挺有模有样的,再看它们的动作,都与戏文内容对应。

    老鼠们惟妙惟俏的表演让周围的人都纷纷称奇,徐航也被吸引住,过了会儿,在一折子戏落幕后,围观的人还意犹未尽迟迟不散,纷纷抛铜板到那桌上。

    卖艺人笑逐颜开,老鼠们又从后面出来,朝观众作揖。

    徐航也有点被逗乐了,顺势抛了几个铜板过去,然后继续往前走,这回看到的是个耍蛇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