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7章 你要争口气

    盛嘉公寓

    宫宇宸行尸走肉般回来了,他的状态很糟糕,剧组那边请了假,陆威和老陈的死给他的打击太大了。

    刚一进门,浓郁的饭菜香气便飘了过来。

    听见门声,墨夜雪从厨房里探出头来,“宸宸,你回来了?快洗手吃饭吧,妈给你做了一桌子的好吃的。”

    宫宇宸把目光转向餐桌上,热气腾腾的饭菜在日渐寒冷的天气,显得格外珍惜。

    虽然他一点儿胃口都没有,可还是洗了手,坐在了餐桌前。

    墨夜雪把最后一个汤端上了桌子,“你看你,穿这么少?外面很冷吧,喝点儿热汤先暖一暖。”

    说着,墨夜雪给宫宇宸舀了一碗汤放在了他的手边。

    紧接着,又开始给宫宇宸夹菜,宫宇宸还没有动筷子,他的碗里已经高高的一小层了。

    “妈,别夹了。”

    “怎么了?不爱吃吗?还是不合你的口味?”墨夜雪立即紧张起来。

    宫宇宸指了指自己的碗,墨夜雪低头一看,立即笑了。

    “妈真是老糊涂了,你快吃吧,吃完妈再给你夹。”

    “不用给我夹了,我都这么大了。”

    宫宇宸拿起筷子来开始吃饭,没吃几口,他又抬起头来,“妈,你真的决定让我掌管圣斯集团吗?”

    墨夜雪听到这个问题也停顿了一下,“你不愿意吗,宸宸?”

    “我从来没有在公司任职过,也不懂那些,我管不好的,还是让舅舅来吧。”宫宇宸小心翼翼地说。

    墨夜雪放下了筷子,“宸宸,你是不是觉得妈很残忍?很无情?”

    “不是的,妈,我不是那个意思。”

    “如果让你舅舅继承圣斯集团,到最后遭到迫害的还是你和我!你是他们唯一的忌惮,只要有你在,他们坐在那个位置上,就不会踏实!”

    墨夜雪的情绪有些激动,“这些年,妈是怎么过来的,你知道吗?”

    宫宇宸垂下头去。

    “妈曾经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大小姐,活了那么多年都没有踏进过厨房一步,我这双手……”

    墨夜雪举起自己的手,手心朝向自己,“我这双手已经只会弹钢琴,弹古筝,画画,我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我会用这双手去给别人洗衣服!”

    墨夜雪声泪俱下,“洗衣服,做饭,做保姆,去工厂里做工……”

    宫宇宸偷瞄了一眼墨夜雪的手,那双手布满了茧子,看上去苍老了许多。

    “这一切都是拜那个女人所赐!我以为只要我还撑着一口气,只要我保证不会出现,你就可以平安无事的,谁知道她竟然再一次下了狠手,背弃了自己的誓言!”

    “妈……”宫宇宸走过去站在了墨夜雪的身后,扶住她的肩膀,“别哭了,过去的事情不要再想了好不好?”

    “好,不想了……”墨夜雪用那双干枯的手擦了擦眼泪,“宸宸,你要争口气,妈会辅佐你的。”

    “妈,你觉得这些事,舅舅都有参与吗?”宫宇宸自己偶尔也会有所怀疑。

    “之前的事情,你舅舅也只不过是个十几岁的孩子,他估计没有参与,但遗嘱的事情,他绝对有参与!”

    “为什么?”

    “他从一开始就不想让你进入圣斯集团!他为什么没有让你进入集团工作?还不是怕你对他有威胁吗?”

    墨夜雪笃定地说,“江琳教育出来的人,我不相信。”

    “妈,不是这样的,我舅舅一开始是问我想不想进入集团的,是我说我想拍戏,他才让我去拍戏的。”宫宇宸解释说。

    “不用跟妈说这些,他当初就应该阻止你进入娱乐圈的,娱乐圈是吃青春饭的,根本不可能成为长久的职业……”

    “妈……”

    “行了,妈知道你心思单纯,你这样太容易被利用了,等你进入了圣斯集团,该好好磨练磨练。”

    宫宇宸叹了口气,没再说话。

    他知道墨夜雪这两年在国外真的不容易,他也不好再多说些什么。

    咖啡厅

    江琳戴着大大的遮阳帽,总算是和林希影碰面了。

    林希影仍旧是大方得体,而江琳似乎苍老了不少。

    “伯母,近来可好?”

    “行了,就别说这些没用的废话了!你说你有办法拯救现在的局面,到底什么办法?”江琳迫不及待地说。

    林希影微微一笑,“伯母,何必这么心急呢?”

    “我能不心急吗?”此刻,她已经顾不得自己的身份了,如果墨夜霆没有继承圣斯集团,那她还有什么身份可言呢?

    “好,那我就不卖关子了,伯母,我请问您,墨英臣先生在世的时候,享受圣斯集团多少股份?”

    “百分之四十。”江琳缓缓地开口。

    “那您和墨夜霆手里的股份呢?”林希影继续追问。

    “我有百分之十,夜霆也有百分之十。”江琳冷冷地开口。

    林希影微微一笑,“我听说全圣斯集团第二大股东吴天雄有百分之十五的股份,还有一些小股东手里的加起来也不过百分之十,剩下的就是股民了。”

    “你到底想要说什么?”江琳还是有些不太明白。

    “伯母,您还不明白吗?我最近有观察股价,圣斯集团因为墨英臣先生的去世,而新的董事长迟迟不上任,导致股价大跌……”

    江琳这几天忙着遗嘱的事情,倒是没有关注股价。

    “跌得非常厉害,许多股民都开始抛售圣斯集团的股票了。”

    “你的意思是……”

    “我的意思是,这些股民手里的股票加起来也有百分之十五,如果您肯花钱,趁着现在股价大跌的时候,收购股民抛售的股票,手里的持股便可以直接增至百分之三十五。”

    “百分之三十五?”这个份额已经和百分之四十非常接近了。

    “事在人为,如果您努把力,把那些小股东手里的股份买过来,便可以直接超过墨英臣老先生留下来的百分之四十了。”

    “……”

    “到时候,哪怕遗嘱里没有给墨夜霆任何股份,他也是最大股东,到时候谁是董事长呢?”林希影挑了挑眉。

    江琳叹了口气,这的确是个好主意,只可惜……

    “主意不错,只是我手里根本没有那么多钱购买股票,更何况,我如何说服小股东收购股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