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太阳一出来就展现出了自己威风凛凛的力量,原本一晚上积攒下来的水汽瞬间就蒸发了,感受不到一丝凉意,没有风,只有滚滚热浪。一秒记住【 】,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百姓们还在上工,只不过工作的重点已经放在了挖水井这件事情上。

    最终,高轩这个被植物深深吸引的家伙还是被苏毅这个地主老财给拿下了,乖乖的去绘制水系图。

    至少这样挖水井不必漫无目的到处尝试般地挖,挖出十口有八口没有水,还有两口是咸水井。

    为了防止蝗灾地到来,苏毅还到处搜集鸡鸭鹅等家禽,甚至在本源世界技术地支持之下,下河村还建了一个小型的孵化基地,以满足苏毅对于家禽的庞大需求量。

    在发工钱的时候,如果工人想要家禽的话,苏毅会低价卖给他们,价格真的低的可怜,基本只是成本价。

    对于百姓来说,这不仅是一笔不小的财产,养上几个月以后,产的蛋还可以让家里的小孩将养一下身子。

    除了家里实在揭不开锅的人家,大多都会兑上十来只鸡鸭。

    清晨可以看到一些辉煌的身影,原本被放在家里的小家伙们也会结伴出来放鸡鸭,就跟放牛一般,为了防止走丢,还有小孩将手里的鸡鸭抱在怀里,都是经历过饥饿的小孩,知道生活的艰辛。

    大人也不害怕小孩走丢,周围几个相互认识的小伙伴一起就能结伴到处撒欢。

    这片区域都是在下河村上工的人,在孙子铭的安排之下,这些人都建立了名册。

    原本抓起来的那些打手,除了罪大恶极的凶犯被送到qh县关押,剩下的人也被孙子铭打散收编,以兵法训练成军,每天都在下河村上工的地方巡逻。

    靠下河村吃饭的人在增多,孙子铭的护卫队也在增多,这让原本很勉强的孙子铭也渐渐沉浸了进去,在训练中加入了一些自己的想法,理论结合实践总是进步最快的方法。

    苏毅好像也把自己给套上去了,先不要说答应要交换的地瓜,只看司徒明传奇的名声就知道这数量少不了,再加上答应高轩的植物习性及种植技巧的书籍,这让苏毅每天都沉浸在忙碌中。

    苏毅原本想把印刷好的书籍直接带给高轩,但是在踏出门的瞬间,书就被毁了,苏毅猜想这不仅跟世界科技的等级有关,与世界的容纳度也有关系,毕竟除了包装之外,印刷所蕴含的科技含量并不高。

    苏毅猜测本源世界的容纳度就比这方世界高,就像苏毅在本源世界修习《劈风掌》没有任何不适。

    当然这也仅仅是猜测,还有待实验,苏毅已经将《劈风掌》的秘籍上传到了网上,目前还没有任何反馈。

    苏毅相信任何修炼《劈风掌》有了成果的人,一定会忍不住询问自己这个作者的,现在苏毅只需要静静等待。

    “操,老子不写了,拯救世界跟我有什么关系,我就是一个刚摆脱单身的单身狗。”苏毅看着已经抄了一大半的《地瓜种植技巧》喊道。

    书籍不能直接带到另一个世界中去,只能苏毅自己慢慢抄写,连抄写的纸张都是苏毅从另一个世界带来的,可以说为了不让世界排斥,苏毅付出了巨大的辛劳。

    “亲爱的阮,明天周末,要不要一块出去玩啊。”苏毅拿起手机给李阮发了一条微信说道。

    两人的恋情还没让李母知道,按照李阮的说法就是还处于地下阶段,所以两人联系都是用微信,连煲个电话粥都得趁李阮上班的时候。

    每次见到李母热情打招呼的样子,苏毅都有点不敢看她的眼睛,总有一种偷了别人白菜的罪恶感。

    “明天我去天河孤儿院做义工,你要不要一起。”后面还跟着一个萌萌的期待表情。

    看着屏幕上的文字,苏毅满脸微笑着回复道:“必须去,和亲爱的阮一起干什么都开心。”

    然后就是一个烈焰大红唇回复了过来。

    不知不觉两个小时过去,两人才依依不舍地放下手机。

    第二天早晨,苏毅早早地就洗刷完毕在楼下等着了,等到看到李阮下楼,这才偷偷摸摸的迎了上去。

    “等着急了吧,我妈做得馅饼,非要我带去孤儿院给孩子们尝尝。”李阮提了提自己手上的白色的手提袋说道。

    “没事,我也是刚下来。”苏毅边说,便上前把手提袋接了过来,然后打开车门,让李阮上车。

    苏毅打开手提袋一看,一张张薄薄的馅饼,外表被烤的金黄酥脆,隐约还可以看见里面的馅料。苏毅深吸了一口气,肚子忍不住咕咕叫了起来。

    “哈哈哈。”听见这声音,李阮捂着胸口大笑。

    “真得很好笑吗?”苏毅凶神恶煞般地凑了上去,不知不觉与李阮的脸只剩下短短的一段距离,甚至连脸上的绒毛都清晰可见,一股茉莉花香扑鼻而来,苏毅感觉到自己的肚子更饿了。

    “不好笑。”李阮笑声停止,眼神有些躲闪,原本豪爽大气的小李阮声音都变得有些颤抖。

    苏毅不仅肚子,呼吸都有些变粗,如果非要说感觉,苏毅只能说“车上空调不太好,还是有点热。”

    “不管了,忍不住了。”苏毅内心波涛汹涌,现实中却只在李阮的左脸上轻轻一点,然后帮李阮系上了安全带。

    空气有些寂静,苏毅感到自己的心脏正在疯狂的打鼓,不过红着脸的李阮好像还是那么好看。

    “在手提袋里,我单独给你包了一份,快吃了吧,你最喜欢的牛肉馅的。”李阮脸面向车窗外,好像窗外有什么好看的光景。

    苏毅从手提袋的底部拿出一个单独包好的小袋,里面装着两张小饼,比起其余金灿灿,看起来酥脆可口的馅饼,这两张看起来卖相就差了,甚至有些部分还有些焦黑。

    “这区别待遇也太明显了吧。”苏毅心想,正当这句话要说出口的时候,第六感疯狂示警,于是话到嘴边就变成了:“这馅饼做的真好,我先尝尝。”

    李阮立刻充满期待地瞅了过来,等待苏毅的评价。

    苏毅大大地咬了一口,一股香气就散发了出来,可能是馅料的原因,虽然看起来不是那么美观,但是味道确实相当不错,不比名厨做的差。

    苏毅嘴不停,大拇指却伸了过去,大大的赞。

    苏毅吃得香甜,李阮看得也开心。

    “你慢点吃,喝点水。”李阮打开一瓶水递了过去。

    苏毅一口气将两个馅饼吃完,然后灌了半瓶水才停了下来,苏毅没有忘记今天的正事,去晚了,这馅饼就凉了,美味当然要跟更多人分享才好。

    苏毅将水瓶放到储物箱里,然后发动汽车往“幸福”孤儿院跑去,路是长的,却通往“幸福”,很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