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的这个书画室,厉铭轩来过几次,对里面的藏品,也略知一二。 ̄︶︺sんцつ

    辛雪琪虽然也进来过,但她对这些东西,完全是个外行,看过哪幅没看过哪幅,她一点印象都没有。

    “铭轩、雪琪,你们听我说,这几幅字画,都是我平生最珍贵的收藏。如果....如果我不在了,你们俩要替我保管好它们.....另外,还有四幅,是我留给你哥哥的.....”厉余同交待道。

    看着父亲满是沧桑的脸,厉铭轩的心里很不是滋味。

    辛雪琪悄悄伸出手,在桌子下面,握住了厉铭轩的手....

    这个时候,她不知道用什么语言才能安慰这对父子,唯一能做的,就是握着他的手,给他一点温暖的慰藉.....

    感受到她的小手传来的温度,厉铭轩向她投来感激的一瞥。

    厉余同接着道:“以后,你们俩就是一家人了,要彼此恩爱、互相扶持、白头到老.....”

    这话听在辛雪琪的耳中,自然是免不了一阵纠结.....

    她差一点儿就忍不住,想要告诉厉余同实情了。不过,厉铭轩大概是感觉到了她的内心波动,用力地握了握她的手,示意她冷静下来。

    好在,她的脸上还是很平静,没有让厉余同看出什么异常。

    “爸,您放心,我一定会好好爱雪琪的,绝不会欺负她!”厉铭轩保证道。

    听着他的话,辛雪琪在心中大声地抗议:“骗子!大骗子!睁着眼说瞎话,你哪天没有欺负我啊?”

    报复似的,她伸手在他的大腿上掐了一下!

    厉铭轩的眉心皱了皱,努力装作什么事都没发生的样子。

    厉余同见自己的儿子做了保证,便转向辛雪琪。

    “雪琪....你呢?你能真心地对待铭轩吗?”

    “呃....”辛雪琪差点儿就说“不能”,但她还是忍住了。

    “当然了....铭轩他对我这么好,我怎么会不好好对他呢?您放心吧....”她露着甜美乖巧的微笑说道。

    话音刚落,她就觉得大腿上被针扎了一下般,一阵刺痛!

    她努力地咽下了喉咙里的尖叫,扭头一看,厉铭轩正一脸严肃地正襟危坐。

    她真恨不得现在就跳起来,狠狠地给他一拳!

    这个家伙...竟然学她刚才的样子,也掐了她一下!

    一个大男人家,怎么总是这么小肚鸡肠的?挨她一下又怎么了?还反过来报复她?

    厉余同只看得到一对恩爱的小夫妻,哪里知道,他们暗地里是这么剑拔弩张!

    从书画室里出来,两人一起回到了卧室。

    一进门,辛雪琪就像个炸毛小猫一般,开始质问厉铭轩。

    “你刚才....为什么掐我?”

    厉铭轩一脸地惊愕:“你还好意思问我?那你呢?是你先掐我,然后我才会掐你的!”

    辛雪琪气愤道:“我掐你,是因为你撒谎!你明明就是每天都欺负我,却说什么一定不会欺负我的,真是太气人了!”

    “那你不也一样吗?你说一定会好好对我的,难道这就是你所谓的,好好对我?”厉铭轩也得理不饶人。

    “我....我那不是....为了哄老爷子开心嘛!”辛雪琪心虚道。

    厉铭轩一听,马上道:“那我也是为了哄我爸开心啊,难道要我说,我跟你结婚全是假的,我们之间根本没感情?”

    说完,他又觉得有些后悔似的,偷偷看了一眼辛雪琪。

    他的话,确实让她的心里,有那么一点不好受。

    虽然,她一直都在极力地否认,自己对厉铭轩是有点感情的;但现在,真的听见这话从他嘴里说出来,她还是觉得有些失落....

    “也.....也不是啦,但你的力气比我大,我的腿到现在还疼呢!”辛雪琪苦着小脸抱怨道。

    见她如此,厉铭轩的心,忽而软了下来.....

    “坐下....让我看看....”他柔声道。

    辛雪琪摇头:“不要!我才不要你管呢!”

    谁知,厉铭轩竟然直接把她往肩上一扛,然后,就扔进了卧室的大床上。

    “喂!你就不能温柔一点啊?”

    “能啊,刚才你乖乖地让我查看一下,不就没这回事了?”

    “你!喂,你、你干嘛啊?”

    辛雪琪顾不得跟厉铭轩怄气了,因为,她感觉到,厉铭轩的手指,正摩挲过自己的大腿.....

    “别误会,我只是想看一下,刚才掐你的地方....”厉铭轩道。

    辛雪琪这才红着脸,慢慢地坐直了身子。

    厉铭轩发现,她白嫩的腿上,确实有一块硬币大小的淤青。他顿时有些自责....刚才力度没拿捏好,他本不想伤她的。

    辛雪琪气道:“你看你,都把我的腿掐成什么样了!怜香惜玉这个词你没听过啊?”

    厉铭轩本就有些愧疚,现在听她这么一说,心中就更觉得后悔,刚才真不应该跟她置气。

    “对不起,我没想到....会这么严重....”他低声道。

    辛雪琪本来还在气头上,没想到,他会跟自己道歉,一时间也不知道该不该继续冲他发火了。

    厉铭轩小心地用手指抚了抚那块淤青,然后,就起身出去了。

    不一会儿,便拿了冰块和毛巾来。

    “来....给你敷一下,就没有那么疼了....”

    辛雪琪很少见到,厉铭轩这么细心地照顾一个人。尽管,是他把自己弄伤的.....

    厉铭轩拿起毛巾,敷在了辛雪琪的腿上。

    他尽量忽略,她雪白的大腿带给自己的视觉冲击。可是....她受伤的位置,有点靠上....

    所以,不可避免地,他就看到了一些不该看到的地方....

    喉结紧了紧,厉铭轩感觉有些燥热....

    其实,辛雪琪也觉得很羞人,一发现厉铭轩的脸色有些异常,她就马上抓过了毛巾,自己敷了上去。

    “算、算了....还是我自己来吧!”

    厉铭轩趁机道:“好、好啊,你自己敷、自己敷....”

    他站起身来,走到了屋外。直到确定离开了辛雪琪的视线范围,才长长地舒了一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