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哥,战功是个好东西,咱们何时外出杀魔?”提起这个,小麟就蠢蠢欲动。. .

    “不用着急,先等你将那件灵宝炼化再说!”天宇摇头轻笑。

    小麟达到妖主时,他便专门为其挑选了一件灵宝,且等级不低,接近中品层次。

    对于自家兄弟,天宇可绝对不会亏待。

    只是,越是强大的灵宝,越难以炼化,再加上对方初入妖主,需耗费不少时日方可掌控,若强行催动,会受到极大反噬。

    否则,当日对上叶狂,也不至于会被压着打?

    所以在小麟伤势恢复后,天宇让对方全力炼化灵宝,一旦成功,必定实力大涨。

    而他自己的焚天炉,也是被叶狂的灵刀劈碎,同样需要炼化一件灵宝防身,待得此事完成,遇上强敌也有足够底气。

    两人都在干着各自之事,其他人也没闲着,不时便有士兵结伴,外出杀魔。

    有些运气好,收获不少,有些则殒命城外。

    每天,都有人死亡,其中有包括第五军团的一些百夫长,战功未立身先死。

    由此,也是让他们意识到这里的残酷,近日脸上少了几分笑意,多出一种肃杀之气。

    时间匆匆,又过半月。

    城墙某片区域,天宇和小麟齐齐现身。

    今日,一月期限刚过,第五军团所有士兵,都被征上长城,轮流防卫一方区域。

    不过,为了平衡各边实力,第五军团的士兵并没有集中一处,而是被分配到整片长城。

    天宇所处区域,就有一个百夫长负责,包括他在内的十人,都被调配至此。

    他们的任务,就是守卫周遭千里安定,一旦发现魔族骚扰,必要强势抹杀。

    “大哥,杵在这真没劲,啥时候能痛痛快快地杀一场啊?”

    小麟对此毫无兴致,从一路晋升妖主以来,他就没给人站岗,见别人都是杀敌立功,自个却要巡逻,觉得有些憋屈。

    “忍忍吧!咱们初来长城,根基尚不稳固,待得过段日子后,就不用这般了。”

    由于暂无魔物侵犯,天宇也觉得此事无趣,可规矩摆在那,每个士兵都要经历。

    要想打破规则,也很简单,晋升百夫长便可。

    按照规定,百夫长可以领兵单独防御某片区域,而且还可以随时出城屠魔,不用巡逻。

    就比如,叶狂在不久前,成为了第五军团新军中,第一个晋升百夫长的人。

    不出所料,果然有很多人加入其麾下,不到三天,就凑齐了一支强悍的百人队伍。

    也是因此,他被特意划分出一片城墙镇守,其下士兵,行事相对自由些。

    毕竟,平常情况,上千里的区域三支十夫长队伍交替巡逻足以,其他人该干嘛干嘛?

    比如天宇这里,除了第五军团的十人,还有另外两支队伍,皆是原本守卫此处的百夫长手下,一个个面庞铁血,训练有素。

    天宇站在城墙之上,淡淡的目光朝天仰望,一片黑暗,就连以往肆虐的恐怖飓风都暂时平息,如同死寂般的安静。

    随即投向其他几个百夫长镇守的区域,发现那边同样较为安定,偶尔会有一些魔物偷偷钻出,刚有所靠近时,就被众多攻势轰成渣渣。

    一月前发动那场中型大战,魔族损伤不小,大概是意识到对方的强援来此,近些日子里,都不敢轻易发动大战。

    因而来的魔物,只是小规模,对长城造成不了丝毫威胁,最多起到些骚扰作用。

    “看样子,今天还算平静,没有出现什么异动。”

    一日时间,过去大半,可连一个魔物的影子都没发现,天宇也是感觉有些无趣。

    可就在此时,一道沉喝之声突然从远处传来。

    “敌袭,敌袭,注意警戒……”

    这道声音,不由将周遭全部视线吸引过去,随即便见得左侧那片天际狂风暴动,黑压压的大片魔影,脱显而出。

    粗略一看,数量过千,径直朝着长城奔来。

    “哼!这种规模的魔物,也敢来侵犯我长城要塞,不自量力!”天宇附近队伍中传出一声冷笑,显然对此颇为不屑。

    需知,魔族入侵,聚集数万魔兵才能勉强发动一场中型大战,对长城构成些许威胁。

    区区数千魔兵,最多只能在城外叫嚣骚扰,如今居然主动攻城,脑子坏了么?

    “只是可惜了,那边乃是卫统领防卫之地,如若不然,功勋定有咱们一份!”

    提到这,又有人遗憾叹息。

    长城要塞,拥有严格规定,魔物侵犯哪边,就归哪管,除非对方来势汹汹,足以掀起一场中型战争,否则不可乱入他人防区。

    然而,就在下一刻,又一声惊呼从附近传来。

    “咦!不对,大家看,他们不止一支魔兵。”

    “什么?又来一支,两支,还在继续增多!”

    “天啊!源源不断,这是要攻打长城,快通知千夫长大人……”

    随着第一批魔兵降下,一片片的黑压压接踵而来,直接将那片区域的千里长城覆盖,有种黑云压城城欲摧的感觉。

    城墙上的那些守卫,望着眼前的一片黑暗,有些傻了眼,随即就见得数以万计的魔物毗邻。

    一时间,魔气滔天,不用他们再警示什么,顿即将留守城内的百夫长及千夫长惊动。

    嗖嗖嗖……

    数十个灵主第一时间出现在城墙之上,皆是面色凝重,个个充满肃杀之气。

    轰隆!

    苍穹破开一个黑洞,一条狰狞的巨大裂缝显出。

    随即,在众多震撼目光下,一只长达千里的漆黑巨手,猛然朝着长城探下。

    见状,城头上的那些灵主,个个面色大变,随即一声沉喝从司徒南的口中响彻。

    “诸位,随我御敌!”

    他看起来这些在统领之中,地位极高,一声令下,所有灵主齐齐暴掠而上。

    三个中位灵主,再加数十个下位灵主全力,各种强大的攻势尽数倾泻在那巨手之上,这才让它在降至城墙前化为湮灭。

    饶是如此,那些灵主的面色并不好看,众多凌厉目光投向虚空,有着浓烈的忌惮。

    “嘿!居然挡下本尊一击,你们人类蝼蚁还是有些本事的。”

    阴冷之声,破空而来,随即便有一道修长身影踏出,面色苍白,看似毫无血色,可那双眼瞳却呈现出诡异的血红,被其看一眼,就有种发自灵魂的森寒。

    “上位魔主!”

    虽说早有预想,可司徒南等灵主还是忍不住色变,尤其见得四周增至十万的魔物,一张张面色,更是阴沉到极点。上位魔主率十万魔兵而来,一年也不见得有几次,这是要发动大战的前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