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处传来绑匪们的呼叫声,对方的声音逐渐加大这才唤回安琪的心神,而脚步声也清晰起来,安琪随手将那部小手机装进一兜,心神不宁的站起来没有理睬任何人便走回绑着自己的那棵大树下。

    “快点给我绑上,以免我在逃走了!”

    闪电扭头看了看毒球查理,意思是这妞还用不用捆绑,而毒球查理没有说话只是轻轻的摇摇头,随后两个人一耸肩便回到小组那边将安琪没有捆绑的一个人丢在大树下。

    一个人的电话打不通,那两个人的还打不通吗?他们都在干什么呢,安琪心里痛骂沈奇和他的那些女人们,会很刚刚的电话是打给他们,如果电话打给家人或许此刻他们已经安排人手组织查找自己的位置了。

    不过那部被他们拿去的手机此刻是个什么状态也不知道,里面的定位系统是不是还好用,家人看到那个坐标点会不会找过来呢?

    洗浴中心沈奇虽然下达了将所有手机全部关机的命令,可是为什么要这样做,为了谁他却没有说,多一个人担忧反而不会提供什么帮助只会让大家更担心。

    所有当几个女人都站沈奇身边向他询问情况的时候,沈奇只是说这样做就是单纯是为了不让外面的杀手锁定这里的网络信号,怕他们使用高科技窃听电话的内容。

    这样的说辞不是完全没有说服力,反而十分贴切,所以钟婉柔只是看了看沈奇而沈奇对她眨了一下眼,这女人马上明白了这是什么意思。

    看来这家伙是有事情才出此计策,这件事不会太简单的,只是你的伤还没有好,能胜任去打击那些坏蛋的重任吗?

    不过沈奇坚定的眼神打消了钟婉柔的顾虑,对于面前这个男人她十分信任,从前为了自己,为了整个钟家他付出了那么多从来没有让自己失望过,今天他一定会同样不让任何人失望,我相信你。

    大家聚集在沈奇的床边,小飞扶起沈奇为他检查背后的伤口,随后说道:“这里虽然比不上医院,可是老大的伤口已经开始愈合了,在有几天皮肉都长结实了老大也就痊愈了,所以嫂子们也不用太多担心,这伤需要时间。”

    “哦,既然这样,那我和白雪就先回去了,公司那边虽然有人在帮助咱们,可是虽有工作都不能指望一个人呀,那样岂不是得给人家张明城累坏了。”

    钟婉柔离开白雪也自然要走,这无疑是给自己增添诸多麻烦,如果这二人在被敌人捉去了,将他们救出来可就不简单了,不过沈奇转念一想,或许放他们走会是一个好办法,虽然让她们以身犯险,可只要敌人探出手脚就一定能漏出破绽,这样对就安琪也是一条重要线索。

    沈奇故意拖延了一点时间,想了一下后对着钟婉柔和白雪说:“你们都是大忙人呀,我都伤成这样了你们还想去忙工作,真是没良心呀。”

    这句话能从老大的嘴里说出来关键还被几个手下人听见,这可不像大丈夫说的话呀,不过沈奇好事瞪了小飞几人一眼,意思不要声张不然有你们好看。

    而小飞只是撇撇嘴保持高冷的姿态不去听那些一直往耳朵里面钻的腻味话。

    而刀疤和金刚则是饶有兴致的听着,可是迎来的却是老大的怒视,这俩人仿佛才明白好像哪里不对,随后冷漠下来。

    “你身边有这么多弟兄陪着,还有一个小妹妹留在身边,那会想起我们呀,所以我和婉柔姐姐还是走吧!”

    这句话明显的醋意浓郁,而一旁的玲娜那是独占沈奇的人,被这句话一说脸红的赶紧过去拉起白雪的手说道:“白雪姐姐,你想多了,我不是,不是……”

    白雪拉了拉左右为难的玲娜趴在她耳边悄悄的和她说了句什么,而这句话后玲娜的笑脸更加红润。

    “白雪姐姐,别说了。”

    沈奇这是好奇白雪能和玲娜说些什么,为什么玲娜的笑脸会如此之红润,不过目前这个问题也是一闪而过,关键在于她们的安全。

    “那好吧,你们回去也行,可是两天后才能走,这两天我需要你们的照顾呀,你们不在玲娜已经照顾我一段时间了,那么从今天开始婉柔照顾我,明天就是白雪,这样好吧!”

    这个“照顾”二字让在场的几个人浮想联翩,女人们更是因为这个词而娇羞,嘴上连连说谁会照顾你,可是心里却乐的开花。

    树林中四个人终于商量出针对沈奇的战术胡策略,虽然那个华夏人沈奇实在医院中被发现的,可是他的伤到底处在什么状态下这一点谁都不知晓,所以还是按照对方是一个将康的人做出应对。

    而作战计划就是找一处偏僻的地方,而地点就选在了这大山中,这里适合毒蝎的狙击射击,更适合老范的武力施展,所以在这里做出一个圈,大家分别照看自己的一片区域,而彼此之间又能相互协作,进而形成一张网,这要比单独作战的输出要高出多倍。

    而身后的女人则就是诱饵,让她留在圈中央吸引对方进入,这样火力点就会交织到一个点上,这样任凭对方有在搞的武力,有在高的能力也难于幸免,最后注定死在圈中。

    “查理,那我们什么时候开始实施这个作战计划呢,什么时候通知对方过来解救人质呢?”

    毒球查理看了看时间,此刻是下午2点钟,“我们今天先对着大山的地形出一下了解,毒蝎去找你的聚集阵地,我想对方一定不再白天过来的,所以明天夜晚应该就是他发动进攻的最佳时间。”

    几个人纷纷点头,几个人的想法如出一辙,夜晚视线不好就算有先进的仪器做辅助也会存在一定的偏差,而夜晚更是躲藏和暗杀的最佳时刻,这一点几个人都十分了然。

    “那好,查理我们这就动身,我们对讲随时联系,不过这女人该怎么办呢?”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