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骏的这一爆料让台下不少的高官官员在心里暗暗的为自己捏了一把汗,特别是那些曾经公然找苏向晚麻烦的人,更是吓得双手直冒汗。 ̄︶︺sんцつ

    “而古苗苗则是我乔骏流落在外二十年的女儿,而我也知道大家心中肯定很疑惑,乔某都没有结婚哪来的女儿,这个问题我将会在三天后召开记者大会,郑重的像大家解释。”

    安静看着舞台上站着的男人,那个她爱了十年的男人,她做梦都没有想到他竟然早已经有了其他的女人,而且连孩子都这么大了。

    “不可能,古苗苗怎么会是乔大哥的女儿?”

    安心站在那里,泪水不停的落下,整个人瘫痪在地,古苗苗是乔大哥的女儿,那就等于是w国的公主,那她还有什么资格去跟她争秦淮?

    而此刻的安静已经无法淡定了,推开身边的人直接往乔骏那里走去。

    “小晚,这是你谢爷爷,也是你外公的战友。”

    “谢爷爷好,我叫苏向晚,您也可以叫我小晚。”

    谢明看着长得跟乔心七分相似的苏向晚,眼眶泛红,紧紧的攥着苏向晚的手,嚷道:“好,好,真好!!”

    “你*妈小的时候最喜欢去谢爷爷家蹭饭,有时候吃饱了就直接赖在那里,不管你外婆怎么说她,她就是喜欢赖着你谢爷爷。”

    “原来妈妈小的时候还有这么调皮的一面啊!”

    苏向晚没有想到自己的母亲竟然会跟眼前的这个老人那么的要好,看来谢爷爷是打从心底的喜欢自己的母亲。

    “那是,你*妈小的时候除了穿着像个女孩子之外,其他的一点都不像。”

    “那谢爷爷有时间可以多跟我讲讲我妈小的时候的事情吗?”

    “当然可以。”

    谢明很是喜欢苏向晚,俩个人聊得很是投机。

    “这就是你和兰儿的孩子呀?”

    “谢爷爷你好,我是苗苗。”

    “好,好,真没有想到当初你们这样对她,兰儿那个傻丫头最后都还愿意为你们乔家生下这孩子,这份情意小骏你这一辈子都还不清了。”

    苏向晚和苗苗自然不知道当年发生的事情,不过听谢爷爷的话似乎是乔家拆散了他们。

    “谢叔放心,错过了一次我不会在错过第二次的。”

    他等了二十多年,终于等到了这一天,他是绝不会在让她从自己的手中逃离。

    “当年谢叔可是最看好你们的,虽然迟了二十年,但是看到站在面前的苗苗,谢叔的心里还是很安慰。”

    看了苗苗一眼,很是满意的点了点头,转过头就看见往这边走来的安静,谢明对着苗苗喊道:“丫头,送爷爷回去可好?”

    “好的谢爷爷。”

    “谢爷爷,我也送你回去。”

    苏向晚正准备伸手去扶谢明,就听到谢明挥了挥手,笑道:“有苗丫头送我就可以了,你还是好好的陪着你的心上人吧!”

    说完,谢明就和苗苗往客房方向走去。

    目送着他们离去,苏向晚不由的轻叹了一口气。

    “好好的叹什么气?”

    一把将她搂在怀里,陆少初柔声问道。

    “你没有刚刚谢爷爷在知道妈妈离去的消息眼眸中闪过的那一抹失落吗?可见谢爷爷以前是多么的喜欢我妈。”

    “这世上最痛苦的无非就是白发人送黑发人,所以在他们有生之年,我们一定要好好的珍惜。”

    “嗯!”

    站在了那么久,苏向晚的腿早已经酸痛的不行,此刻整个人都软绵绵的靠在他身上。

    “很累吗?”

    “嗯,脚好酸。”

    “我抱你去那边休息。”

    说完,不等在场那么多人,直接来个帅气的公主抱,惹得在场的女孩子尖叫连连。

    夏侯嘉欣看着远处高调秀恩爱的俩人,紧紧的捏着手中的水晶杯,眸中全是浓浓的恨意。

    “你的眼光还真是不错,只不过似乎晚了一步。”

    不知什么时候出现的乔诗语,看着远处的俩人,笑着说道。

    原本就一肚子气的夏侯嘉欣正想要问问她为什么没有按照她说的去阻止这一切,没想到她反倒送上门来了。

    “你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答应我的事没有兑现?”

    “没什么,还记得之前我跟你说的吗?在我还没有动手之前,一切事情都皆有可能。”

    乔诗语摇晃着手中的红酒,缓缓的说道。

    “乔诗语,你竟然出尔反尔?”

    夏侯嘉欣没有想到她竟然会在这个时候选择退让,这无疑让她以后在对付苏向晚更加的难了。

    只要让乔家承认了苏向晚,那以后她想在动她,事情就没有那么的好办了。

    “夏侯嘉欣,看在我们一起长大的份上,我最后奉劝你一句,别人碗里的食物不是你这种人肖想的。”

    “不到最后一秒,你又怎么会知道就是我输呢?”

    她从第一次看见他的时候,一颗心就全部在他的身上,这些年她为了他去学习跟他有关的一切,就是为了有一天她能够更加有资格的站在他的身边。

    可是如今呢,凭什么是苏向晚,一个除了只会给他添麻烦的女人。

    “既然你要作死我乔诗语也管不着,但是我警告你,在你做任何事情的时候麻烦你不要牵扯上乔家。”

    说完,乔诗语头也不回,仰起头离开了。

    “你找我有什么事?”

    乔骏面无表情的站在花园外,语气冰冷,不带一丝暖意。

    “你刚刚在台上说的都是真的吗?”

    望着他,安静冷静的问道。

    “我以为在上面我已经说的很清楚了。”

    “乔骏,在你说出那些话的时候,你的心里可曾有一丝想过我?”

    这么些年来,他们一直以来都是外面公认的一对,而她也是举国上下内定的第一夫人,可是就在刚刚,他简单的一句话就将所有的事情全部抹掉。

    “没有!”

    乔骏转过头看着她,缓缓的说道:“安静,我不想伤害你,这么些年不管外面说什么我从未正面回应过,我以为你已经我的意思。”

    “所以你就可以在那么多人面前狠狠的打我的脸对吗?”

    看着安静那痛苦的表情,乔骏的心里有那么一丝愧疚,但那也仅仅是眨眼即逝,因为他清楚的知道,他从一开始就没有对她承若过任何事情,所以他自然也无需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