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主要的是,冷静过后,他还是希望父母能够互相扶持度过余生。.『.

    如果父亲知错了,那么,比之分离,复合才是他们这些做子女的最想看到的。

    白衫听罢,情绪一下激动了起来,“我都说净身出户了,他还有什么不满的?”

    楚慕微微敛眉,这个问题,他答不上来,索性不开口了。

    白衫深吸了一口气,摆了摆手道:“罢了罢了,看来该来的还是会来,你打个电话给他,让他过来一趟吧,我有事找他。”

    楚慕挑了挑眉,大概猜到母亲想要做什么,但,脸上却表露出一丝为难,“妈咪,这种时候,您还是不见他为好。”

    白衫失笑,轻瞪了他一眼,嗔道:“得了得了,你也别在我面前演戏了,就你心里那点小九九,我还能不知道?如果你父亲是真心悔过,为了你们兄妹三人,我倒是可以给他一个机会不过,前提是......”

    说到这儿,她话锋一顿,前提是那男人能够放弃仇恨,将瑜丫头从苦海中拉回来。

    楚慕也没问她后面未说完的话,只点点头道:“行吧,您都这么说了,我要是再推迟的话,就显得矫情了。”

    电话打出去半个小时后,楚何便赶了过来,匆匆忙忙的,可以猜想他心中其实并不平静。

    这个在商场叱咤风云了三十余年的男人,处事向来沉稳,今日,还是第一次露出这般焦急的一面。

    正厅外,楚慕双手环胸懒懒倚靠在廊檐旁,待楚何走到跟前之后,他闪身一挡,“虽然是我妈要求见你,但,请你别忘了,这是我的私人住处,你最好心平气和的跟我母亲聊,否则,我可不管你是谁,照样将你轰出去。”

    楚何冷冷撇了他一眼。看着面前这个青年才俊,天之骄子,说不自豪是假的,自己一手培养出来的继承人,在商场上传承了他那雷厉风行的铁血手腕,他相信楚氏一门在这个儿子手中定会越走越远。

    只不过,唯一遗憾的是,他得不到自己心爱的女人。

    想到这儿,楚何眼底不禁划过一抹厉色,他已经毁在云夕手里了,不能再让儿子毁在她女儿手中。

    既然这小子想要做君子,那么,背后那些肮脏的交易,就由他这个父亲替他完成吧。

    “行了,你是我儿子,就你心中那点心思我还能不知道么?虽然我刚从高位退下来,势力遍布政商两界,但,如果你真的铁了心想要你妈跟我离婚,也是有办法的,如今你故作束手无策,不就是想要我低头认错么,。”

    楚慕苦笑摇头,无论他在外面多成功,在这夫妻两面前,终归只是个孩子,他心里的想法,完完全全被他们两看了个透彻。

    “爹地,人世间最珍贵的东西不是得不到的和已失去的,而是现在所拥有的,我母亲能见你一面,证明余情未了,还请您珍惜!”

    楚何深深看了他一眼,意有所指道:“如果对待爱情像对待事业那么雷厉风行,珞丫头大概早就是你的了,不过没关系,日后,她或许也会是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