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在神龙拍卖行的底盘,自然有神龙拍卖行的人出来阻拦。ω δwww..

    他们一闹腾,马上有三个老头子跳出来,挡在了中间的位置。

    他们都是元婴境的修为,气势浑厚,一个个灰袍白须,一看就是传说中的那种德高望重的老前辈。

    神龙拍卖行底蕴在此,随便三个看场子的都有如此修为,不由得让场上的少年都是一惊。

    有老头子抱拳冲着两边的少年客套道,“诸位,这里不是你们发泄私怨的地方。如果有矛盾,可以上斗战场,也可以去外面解决。”

    姬婉瑜不忿道,“你们看不见吗?是他们戏弄我们在先,还不把这些混蛋都赶出去?”

    老头子正色道,“公主陛下,来这里的都是客人,不管怎样,我们都不会把客人赶出去,还请公主息怒。”

    “你……”

    姬婉瑜气的跺脚,没想到老头子这么不给面子。

    要是换成别人,还不得拼命的巴结。

    王小雅拉住姬婉瑜,指着鹤鸣道,“你戏弄我们在先,此事不可轻了。你要有胆,可敢与我斗战场较量?”

    鹤鸣紧着眉心,知道林姗姗和姬婉瑜和龙飞关系匪浅,但是对于王小雅,他还是有点陌生。

    姬婉瑜担心王小雅,偷偷问了林姗姗一句,“这能行吗?这些域外修士可是很厉害的。”

    林姗姗笑嘻嘻道,“放心吧,小雅姐有混沌青莲在,可保万无一失。”

    她对王小雅还是了解的,见过几次王小雅出手。

    鹤鸣脸一红,心中憋闷,没想到自己堂堂的羽王星天才,竟然被一个女人挑衅。

    周边的少年起哄大叫,“不敢了吧?”

    “域外修士就这点本事吗?”

    “刚才还牛气哄哄,搞了半天就是个银样镴枪头啊!”

    “哈哈,小白脸而已,连女人都怕。”

    “……”

    鹤鸣听得暴怒,一声呵斥,“都给老子闭嘴。”

    他的眼睛扫过众人,最后盯在谪仙族的嫦熙身上,希望她出面。

    他毕竟是个男人,与一个女人比斗。

    打赢了丢人,人家会说他欺负女人。

    万一输掉了,那就更没脸见人了。

    嫦熙扭过头没有理他,事情是他们搞的,她才懒得搭理。

    鹤鸣无奈,只得盯着王小雅威胁道,“拳脚无眼,你确定如此?”

    王小雅只是轻笑,“我只是担心你害怕而已。”

    鹤鸣冷哼,“好,好的很。既然你存心找死,那就别怪我辣手摧花!”

    这场面,已经让他下不了台。

    他冷着脸上了斗战场,心里阴毒的盯着王小雅,暗道待会不但要将她打服了,还要把她变成自己的婢女,让她每天侍奉,天天虐待。

    王小雅一袭白衣,翩翩上场。

    柔和的脸庞,卧蚕的眼睛,温柔的笑意,让人一看就心生怜爱之心。

    有的修士大叫,“在这样的美女面前,我根本都不忍心下手。”

    “鹤鸣这个王八蛋,真是没有人情味。”

    “这些域外修士是不是都是太监啊?”

    “他要是敢动女神,老子就上去跟他拼了。”

    “……”

    周围的少年自觉的站在王小雅的一边,纷纷为她举手加油。

    但是心里都不看好她,感觉她一个弱女子,再怎么都不会是域外天才的对手。

    其他域外修士倒是看得挑眉,跟鹤鸣暗中提醒了一句。

    鹤鸣眉心一紧,冷着脸问王小雅道,“前段时间,你可曾陪那个龙飞进过凤凰巢穴秘境?”

    “去过。”

    王小雅点头,说话的语气不紧不慢,一直都是温文尔雅的模样。

    “原来你也是那狗贼的女人。”

    鹤鸣一下就找到了欺负王小雅的借口,心理上不会再有任何别扭。

    龙飞的女人,该杀。

    他背后有羽翅展开,一把羽剑从手里刷的都开,长有三尺,以羽禽神鸟的羽毛炼制而成,指着王小雅喝骂,“过来领死吧!”

    王小雅轻声道,“你不要着急,今天死的肯定是你。”

    她说话缓慢,要是放给林姗姗和姬婉瑜这样的暴脾气,早就骂出口了。

    她的手一扬,凌厉的动了杀机。

    一道白光咻然往鹤鸣的身上打了过去,把鹤鸣惊讶的振翅就闪。

    白光却紧追不舍,鹤鸣无奈,回头一剑斩下。

    铮铮一响,火光喷溅。

    他没想到,王小雅一上来就放法宝,跟女人打架果然不能按照套路走。

    这白光一滞,大家才看清楚,原来是一个刻着凤纹的手环。

    刚才,林姗姗用过一次,大家没想到,王小雅也有一个。

    当初龙飞带王小雅回家见爷爷,老爷子一高兴把压箱子的东西取出来给了林盈盈和她。

    林盈盈这个大老婆,把一龙九凤都拿着,只给了王小雅一个。

    林姗姗走时,又给了林姗姗一个。

    这镯子不知道什么材质制成,金刚不摧,以精神力操控可将一座小山撞毁。

    唯一的缺陷就是,太耗费精神力。

    羽王星的天才鹤鸣,自然不是寻常之辈,他与这金刚镯硬拼不成,抛出了自己的法宝,一个鸟喙模样的东西。

    一经祭出,似是半月弯刀,带着一股黑色的劲风迅速变大,轰隆撞在了金刚镯上。

    两件法宝同时分开,咻然回到各自的手中。

    鹤鸣一声冷笑,“你就这点手段吗?”

    他以为王小雅只会放法宝,身上翅膀一震,大胆的近身相压。

    一把羽剑带着白光,甩的一下往王小雅身上劈斩了下去。

    羽剑带风,压得王小雅的头顶嗡的一震。

    姬婉瑜着急一叫,“小雅姐怎么站着不动呢!”

    其他修士也是着急,还以为王小雅被鹤鸣给困住了不能动弹,任由着羽剑劈下。

    这时候,一道青光突然绽放出来。

    王小雅头顶有一朵青莲浮起,剑气下来,轰然劈在了这朵青莲的上面。

    上面一团青光发出夺目的光芒,似是青色的海洋,在王小雅头顶荡起一道波纹,竟然轻松把这剑气吞没。

    “你也很让人失望!”

    王小雅勾嘴一笑,同时出手,祭出了一条红色的葫芦藤。

    这葫芦藤似是赤龙,咻然卷在了鹤鸣的身上。

    鹤鸣全心劈下一剑,没有防备,双腿刷刷被这葫芦藤缠住。

    他吓了一跳,挥手劈剑。

    羽剑一划,斩在了这葫芦藤的上面,却被一道极其坚韧的力道反弹了回去。

    王小雅嘴角勾起,同时放出了一个赤色葫芦,催动里面的火焰往鹤鸣的身上浇灌了下去。

    这两样法宝,正是赤焰葫芦和葫芦藤。

    当初王小雅和龙飞从凤凰巢穴所得,让龙飞借用去俗世转了一圈。

    林盈盈看上,龙飞借她用了一阵子,临走时候拿混元金斗换了回来。

    方才碍于谢三娘,龙飞虽然没有跟王小雅说话,却把这法宝还了回去。

    要知道,这东西是凤凰巢穴的主人留给朱雀蛋的。

    这朱雀蛋认王小雅当妈,现在还得靠王小雅的鲜血哺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