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快一个帅气高大的调酒师就端着各种花样百出的设备来到她们面前。『→お℃..

    调酒师在两人面前各种摆弄调酒技巧,很快便调出了两杯颜色艳丽的鸡尾酒。

    若羽和蓝墨都是一次来这种地方,看什么都新奇,所以两人一进来,就如同两个好奇宝宝似得四处张望。

    酒吧的装修非常的奢华,里面的每一件装饰被酒吧五颜六色的灯光衬托的如同稀世珍宝一样。

    而这些五颜六色的灯光不仅能衬托装饰,还能衬托这里的美女。

    只见酒吧里聚集了很多金发碧眼浓妆艳抹穿着暴露的女人,而这些五颜六色的灯光照在这些美女的身上成为了一道极美的风景。

    若羽看了看这些美女身上非常少的布料,又看了看自己和蓝墨,顿时觉得两人真像两个格格不入的异类。

    “蓝墨,你说我们的穿着是不是和这里很不搭啊。”

    其实一进门蓝墨就注意到这一点了,她从来没有来过酒吧这种地方,不知道是不是来酒吧都必须穿的这么暴露。

    毕竟她们是在爱尔兰,这里属于大西洋东海岸边,今天的气温也才12度。

    正常的人一般是不会穿的这么少的。

    蓝墨猜测道:“也许来酒吧就必须穿的少一些吧,不过管它了,只要没人要求我们换衣服,我们就别在意着装,毕竟保暖最重要嘛。”

    说完,蓝墨抬起鸡尾酒和若羽碰了碰杯,两人谁都没再管衣服的事情。

    今天蓝墨穿的是连帽卫衣,外面搭配了一件纯色外套,下面穿了一条破洞打底裤,看上去轻松舒适又不呆板。

    而若羽穿了一条修身长裙,因为怕冷的缘故,上面搭配了一件宽松的外套,看上去柔美又优雅。

    这样的穿着打扮换做在普通的场合非常正常,可在在charm就非常的引人注意。

    所以从两人进入酒吧开始,楼上的一间vip房间里,charm的老板ice正用一双闪着绿光的眼睛饶有兴致的盯着楼下的若羽和蓝墨在看。

    因为charm是岔勒市最有名的会所,这里可谓是三教九流什么人都有。

    而这里的老板ice是一个中英混血的大帅哥,也是岔勒市非常有名的富商,产业做的非常的大,可以说非常的有钱有权。

    外界一直传闻他非常的变态,玩死了很多女人。

    可是因为有钱有颜,自然有不少的女人还是不计其数的主动送上门。

    这酒吧里的穿着暴露的这些女人几乎全都是奔着ice来的。

    ice的朋友mark发现ice端着酒杯独自站在落地玻璃边就好奇的走了过来。

    顺着ice的视线望下去就看到了楼下酒吧卡座里的两个穿着格格不入的女人。

    再望向ice,此时的ice端起血红的红酒一饮而尽,然后嘴角上扬,脸上挂着邪魅的浅笑。

    mark立刻问道:“怎么,这个月的猎物找到啦?”

    ice邪魅的点了点头,然后淡淡的说道:“亚洲女人我还没玩过,你看下面那两个,细皮嫩肉的,一看就非常可口,玩起来一定别有一番滋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