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空中,望云双眼大睁,怒睁着羽皇,满脸的黑线。 ̄︶︺sんцつ

    不远处,望着此刻的望云,羽皇抿了抿嘴,一阵失神,说实话,此刻的他,很能理解自己的师祖的心情,因为,他就经常被人这样质问,而且,还不止一次。

    愣了好一会之后,羽皇回神,紧盯着自己的师祖,询问道:“师祖,你刚刚说的不会是真的吧?难道,你真的要杀进混沌之中去找隐世古族的修者?”

    望云眯了眯眼,点头道:“这个是自然,我望云向来是说一不二,既然,我敢说去混沌之中找隐世古族的修者,自然就会做到。”

    “师祖,那个···要不先算了吧。”羽皇沉吟了下,认真的道,混沌之中危机四伏,望云一个人单枪匹马的进去,他真的不放心。

    望云挑了挑眉,扫了眼羽皇,摆手道:“混沌之中固然危险,但是,还不足以让我畏惧,毕竟,又不是没有去过,所以,放心吧,我不会有事的,这一次无论如何都必须要去一趟···”

    说到这里,望云稍稍顿了下,接着他再次开口,面色凝重,声音冰冷的道:“你,倒也罢了,毕竟,别人不知道你与我的关系,但是曦儿不同,少帝之战之后,天下谁人不知,她是我天苍一脉的传人?可是,就是如此,他们居然还敢对曦儿下死手,这是明显的在挑衅,此番,我若是不去一趟的话,或许,他们都是忘了,谁?才是这世间真正的无敌者。”

    “师祖,既是如此,那我带人陪你一起去吧。”羽皇眉头紧锁,微微沉默了一会,他突然开口,一脸的郑重。

    “你?”望云挑眉,斜眼扫了眼羽皇,撇了撇嘴道:“我看还是算了吧,就你这样的,一旦真正交手起来,一掌下去,你连个尸骨都剩下不了,所以,还是给我趁早一边去,哪凉快哪呆着去。”

    言罢,稍稍停顿了下,随后,似乎是想到了什么,望云眼睛一亮,快速的扫了眼不远处的冷幽幽和梦如音两女,随后,他再次将目光转向了羽皇,道:“小羽子,说真的,刚刚你师尊我真的是来的挺早的,至于我为何迟迟未出手,这显然是有原因的,你想知道,原因是什么吗?”

    “原因?”羽皇愣了愣,随后,连忙开口,追问道:“师祖,为什么啊?为什么你迟迟不出手。”

    望云正色道:“原因很简单,因为,我看到幽公主和梦如音她们两个也来了。”

    “嗯?”羽皇有些失神,血眸微动,目光一一从冷幽幽以及梦如音两女身上扫过,最后,他的目光再次回到了望云的身上,一脸迷茫的道:“师祖?这两者之间有关系吗?你出不出手,这和冰雪妃她们能有什么关系?”

    “难道,你想告诉我,倘若冰雪妃她们没有来的话,你就会出手了?”接着,羽皇再次出言,又默默地补充了一句。

    望云肯定的点了点头,道:“你别说,还真的是这样的,倘若幽公主和梦如音她们没来的话,我肯定会出手的,可是,事实是她们来了,所以,我觉得我就没必要出手了。”

    羽皇眼神微眯,质问道:“所以,你是认定了危机时刻,冰雪妃她们一定会出手,所以,你才迟迟不动?”

    望云神色一敛,郑重的道:“小羽子,你只说对了一部分,我之所以决定不出手,除了你刚刚所说的那个原因之外,还有一个原因,也是最主要的原因,那就是,我想给你小子把把关。”

    “给我把把关?”羽皇血眸大睁,一脸的诧异与迷茫:“师祖,什么意思啊?我怎么有些听不懂,你给我把什么关啊?”

    此刻,感到迷茫的不止是羽皇一人,在场的其他人也都是很迷茫,其中,也包括冷幽幽以及梦如音两女,此际,她们正盯着望云,秀眉紧蹙,一双双美眸中,满是不解之色,同时,她们的脸色有些不好看,因为,她们总觉得,望云话里有话···

    望云双眼一睁,没好气的道:“傻小子,你说把什么关啊?别人不知道,你还能不知道吗?我这明显是在替你考验冷幽幽和梦如音两女对你的感情啊,本来,我还担心,她们对你的爱不够深呢,不过现在,我心中的这种担心,却是全然没有了···”

    “师祖,嘴下留情,差不多就可以了,我觉得···我觉得咱咱···咱见好就收吧。”这时,羽皇突然插话,声音颤颤巍巍的道,他在阻止望云,主要是望云说的那番话,实在是太可怕了,听得他心惊肉跳的,心都提到嗓子眼了,胆战心惊的。

    然而,很显然,望云并未打算止住,听了羽皇的话,他摆了摆手,道:“小羽子,你先别说话,你听我说,你是不知道啊,刚刚在看到你遭遇生命之危的时候,幽公主和梦如音两女,那可是想都没想的就冲出来了,都没有给我出手的机会。”

    “本来,我还在纳闷呢!我是谁啊?我可是望云啊,天苍一脉传人啊!怎么会有人比我出手快?但是,后来转念一想,我突然明白了,我觉得,这可能就是传说中的真爱,是真爱,让幽公主她们在刚刚的那一瞬间,爆发出了一股可怕的力量,所以,我不是败给了她们,而是输给了真爱。”说到最后,望云又默默的补充了一句。

    “真···真爱?”不远处,羽皇面色如纸,嘴角直抽搐,同时,他觉得脊背发凉,整个人不由自主的直哆嗦,因为,他明显的感觉到,自己的背后冷飕飕的。

    这个时候,望云再次开口,一一看了眼冷幽幽和梦如音,道:“咳咳,说真的,本来对于你们和小羽子的事,我是持反对态度的,不过现在,看在真爱的份上,我同意了,我允许你们和小羽子在一起。”

    “持反对态度?”听到这里,久久沉默的羽皇,突然开口,紧盯着望云,反问道:“师祖,你摸着你的心脏,大声告诉我,是谁?一直怂恿我追求冰雪妃她们?又是谁,不断给我说她们两个有多好有多好?又是谁,有事没事就给我说冰雪妃她们两人的往事?又是谁教导我,追人先追心,实在不行,来硬的···”

    望云眼皮子直跳,微微怔了怔,他开口,眨了眨眼,一脸无辜的道:“我不用摸我的心脏,因为,我就算摸了我也不知道,我···”

    “嘶!”说到这里,望云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寒颤,口中嘀咕道:“什么情况,本帝怎么突然感觉有些冷?”

    说话间,他转身一看,顿时迎上了两道冰冷至极的目光,那是冷幽幽以及梦如音的目光。

    望云愣了愣,道:“那个···时间好像不早了,我觉得我是时候去混沌之中了,所以···再见!”

    嗖!

    说完,望云顿时化为一道流光,飞入了虚无之中,他果断的跑路了,不跑不行,因为,从冷幽幽两人身上,他感觉不到一丝的善意。

    “跑?我看你能跑哪去!”

    一阵怒喝传传来,冷幽幽以及梦如音两女齐齐而动,杀气腾腾的朝着望云,追了过去。

    “小羽子,我警告你,管好你家的这两个娘子,赶紧让她们回去,否则···否则,别怪我不客气了。”不久后,远处的空中传来一阵急促的大吼声,正是望云的,很显然,冷幽幽她们应该是已经追上他了。

    原地,羽皇嘴角微扬,一脸的得意,莫说,冷幽幽她们根本不会理会自己,就算她们真的听他的话,他也不会叫回她们。

    一阵沉默之后,羽皇突然看向了不远处的无杀,询问道:“无杀,看到别人倒霉的时候,你经常说的那句话,怎么说来着?”

    “别人倒霉的时候?”无杀愣了愣,回答道:“偶米头发,死道友不死贫僧,爱谁谁?是这句吗?”

    羽皇点了点头,道:“没错,此刻,我就是想说这句。”羽皇满脸的笑意,心中很是得意。

    不过,可惜的是,羽皇脸上的这种得意之色,并未持续多久,很快,他脸上的笑容,便是僵住了,因为,这个时候,望云又突然吼了一声:

    “小羽崽子,你不厚道啊,当初可是你告诉我说你喜欢幽公主和梦如音的,还苦苦求我,如今,你师祖我费尽心思的帮你,你不领情也就罢了,居然还出卖我!”

    羽皇面如土色,他有一种突然从天堂掉到了地狱之中的感觉,心中崩溃到无法言语,他发誓,他真的想把自己的师祖给休掉,实在是太可恶了,都到了这个时候,居然还要坑自己,什么苦苦哀求,什么喜欢冷幽幽和梦如音,这全都是没影的事,自己从来没说过。

    “羽,怎么回事?你在打我师尊的注意?”梦华胥当先出言,一双美眸,紧盯着羽皇。

    “还有幽公主!羽,刚刚师祖说的都是真的?”

    ···

    众人齐齐出言,个个脸色难看,声音很是冰冷。

    “没有,我冤枉,刚刚那是我师祖在冤枉我。”羽皇双眼大睁,连忙反驳道。

    “诸位师母,依我之见,这事真的不能忍,管他说的是真是假,先打一顿再说,你们觉得呢?”这时,沉默了许久的君曦,突然出言好心的提议道。

    “我去,曦儿你···有你这么坑师父的吗?”羽皇泪流满面,一脸的悲愤。

    “有道理。”言罢,诸女二话不说,齐齐冲了过来,至于羽皇,眼见不妙,果断的跑路了···

    原地,寻古、无杀等人一阵沉默,半响后,他们对视一眼,齐齐双手合十,异口同声的道:“偶米头发,死道友不死贫僧,你们···爱谁谁···”

    这一天,永恒人皇宫,大为震动,因为,人皇宫的深处,不时地,会传来一阵阵凄厉的惨嚎声。

    ···

    时间流转,转瞬而逝。

    转眼间,七天的时间,匆匆而过。

    当日,在摆脱了冷幽幽以及梦如音两人之后,望云直接进入了混沌之中。

    在这过去的七天之后,羽皇一直在提心吊胆,在为自己的师祖担心,因为,自从他进入了混沌之中之后,七天来他音信全无。

    然而事实证明,羽皇的担心完全是多余的,因为,就在刚刚,经过了七天的沉寂的之后,他得到消息,隐世古族之中大乱,天苍传人望云,单枪匹马杀入混沌之中,连斩数十位无上帝境的强者,其中甚至还包括一位老牌的帝境强者。

    当然,得到这个消息的,不直视羽皇,整个鸿蒙世界之中,早已经传遍了,这一日,世人皆知,天苍传人望云,为门下弟子出气,大闹隐世古族之后,扬长而去,来去自若。

    (抱歉啊,今天有事耽误了,发了一张大张,将近四千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