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人大概是有点儿喝大了,一点都看不出来欧阳林瑞在他说出这句话时候就已经皱起了眉。 ̄︶︺sんцつww%w.%kanshuge.co

    说着说着还朝着秦优宁伸出了手,只不过还没等到他的手碰到秦优宁的脸,手腕就被欧阳林瑞捏在了手里。

    “喝多了就滚回家睡觉。”

    那人估计也是从来没见到过欧阳林瑞这么严肃的样子,一时间也是愣了一下。

    毕竟都是出来玩儿的,没有必要为了不相干的人闹得这么僵。

    欧阳林瑞直接甩开了他的手,然后护着秦优宁一起走了。

    “你傻了吧,那可是秦氏集团唯一的继承人,秦优宁。”

    “啊?我……我不知道……”

    “散了吧,散了吧,各回各家。”

    刚刚那个想要调戏秦优宁的人听了身后提醒他的人的话,整个人都僵在了原地。

    他现在只求欧阳林瑞当他是喝多了吧……

    ……………………

    “你交的这都什么朋友啊?你这夜生活挺精彩呗?”

    “唉,我这不也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么。”

    “切。”

    “来来来,把这个人给我扶起来送他回家。”

    “你说有事儿就是来让我给你当苦力的?”

    “你怎么这么多话,快点儿,我还想回家睡觉呢。”

    “我真是上辈子欠了你的。”

    上学的时候就经常被欺负,无偿的给这个大小姐背书包,现在好了,还升级了,直接成苦力了。

    “这谁啊?”

    “林深,我朋友,大概是喜欢了叶潍音挺长时间的,但是突然叶潍音就说和路楚恒在一起了,还带路楚恒一起来和我们吃饭正式的介绍了一下,他就不行了,非要找路楚恒拼酒,又没拼过,我都替他难受。”

    “啊?路楚恒可以啊,终于有名分了!不过你这朋友也是有点儿傻啊,拼什么不好和路楚恒拼酒。”

    “诶,你这是得送他回家么?”

    欧阳林瑞忍着背上地刺痛,尽量平静的开口。

    他背上地伤口还没有完全的愈合,现在身上挂了一个喝了酒还喝多了的人,牵扯着伤口还真是有点儿疼啊。

    “喂,你看什么呢?”

    欧阳林瑞问完等了半天也没等到秦优宁回应,一回头秦优宁都离他又五步远了。

    无奈的叹了口气,欧阳林瑞又费劲巴力的走到秦优宁旁边,“喂,你看什么呢?还想不想回家了?”

    欧阳林瑞走进了就发现秦优宁的状态很不对劲,直勾勾的看着一个方向。

    欧阳林瑞顺着叶潍音的视线看过去就看到了一男一女很亲密的走在一起。

    女人挽着男人的胳膊几乎是贴在了男人的身上,一直笑着不知道在说些什么,男人似乎也是在认真地听着的样子。

    两个人越走越近,木凡几乎是抬头的一瞬间就看到了一直盯着他的秦优宁。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她眼里的受伤,木凡的心里也有一种说不上来的感觉。

    不过他并没有理会,直接带着他旁边的女人想要越过秦优宁。

    只是秦优宁快了他一步挡在了他面前。

    “阿凡,这是你的朋友吗?”

    站在木凡边上的女人也看出了什么,轻柔婉转的开口。

    不过还没等到木凡回答她,秦优宁就先开口了。

    “你不是说你不会再爱上任何人吗?现在算什么?”

    大概是看出了秦优宁不问出个什么就一定不会罢休的架势,木凡还是说了一下。

    “介绍一下吧,夕颜,我女朋友,我很爱她,从开始到现在。”

    秦优宁在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就知道,她没有机会了。

    夕颜。

    这个刻在他手表的背面的名字。

    木凡的初恋,他从始至终就从来没有放弃过的一个梦。

    现在终于实现了?

    可是明明是她先抛弃木凡的啊,怎么就又出现了?当初不是走的很决绝吗?

    不过这些事情以后就都不关她的事了,她的骄傲不会允许她做出破坏别人感情的事。

    秦优宁费力的扯出一个比哭还要难看的笑容,“祝你幸福。”

    说完就转身大步的走了出去。

    继续在木凡面前待下去,她会崩溃的。

    一边身上还挂着一个人的欧阳林瑞眼神不善的盯着木凡和夕颜。

    尤其是看着木凡的眼神,恨不得冲上去给他一拳的感觉。

    “看你人还可以,就是眼光嘛,不怎么样。”

    欧阳林瑞说完,扛着林深假装自己一点儿都不费力跟着秦优宁的后面走了出去。

    木凡倒是对欧阳林瑞的话没有什么反应,只当他是在抽风。

    但是夕颜一想到刚刚欧阳林瑞的眼神,就觉得后背一阵阵的发凉。

    他好像……认识自己的样子。

    “阿凡……”

    “没事,不是很重要的人,我们走吧。”

    “好。”

    听到木凡这么说夕颜的心就放下了大半,以她对木凡的了解,他说不是很重要的人,那他就一定不会主动去接触。

    欧阳林瑞因为身上还挂着一个人再加上后背还有伤的原因,走的还真的没有秦优宁快。

    他靠着视力还不错才找到了秦优宁的车。

    秦优宁已经坐在了副驾驶上,欧阳林瑞把林深放到后面,然后非常自觉地走到了驾驶位。

    秦优宁把钥匙递给欧阳林瑞,然后把林深家里的住址告诉了他。

    “先送他回家。”

    “好嘞。”

    欧阳林瑞看她闷闷不乐的样子,还是挺想和她说话的,但是又不知道说什么。

    想了半天,欧阳林瑞才想到一个肯定会让秦优宁开心的话题。

    “诶,你开心一点嘛,那个男的一看眼光就不好,我跟你保证,他绝对会后悔的!你看那个什么叫夕颜的女人,你知道……”她是干嘛的么?

    欧阳林瑞本来想告诉秦优宁那个夕颜才不是像她装出来的那样,只不过他还没来得及说完,秦优宁就打断了他。

    “让我安静一会儿好吗,我一点儿都不想听到关于他们俩的事儿。”

    秦优宁万分疲倦的看着窗外有些无力地开口。

    果然啊,不爱就是不爱,不管怎么努力,不管你做了多少,你都不可能让一个不爱你的人爱上你,就像你永远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