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自成只准备了两日,便带着所有两个团队亲兵,以及李娜、李淑济离开北京,前往关外的苏尼特部落。一秒记住【 】,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李娜、李淑济都会些骑术。

    特别是李娜,自小和男子一样在马背上长大,后来又随着林丹汗东奔西走,骑术并不差,虽然比不得游牧骑兵,但仅从骑术来看,比汉人骑兵不会差上多少。

    林丹汗去世的时候,李淑济只有七八岁,操训骑术的时间并不长,但战马是草原人的腿,是草原人的速度,她在五六岁的时候,便开始练习骑马,后来随着李娜跟在李自成的身边,并不缺乏战马,她虽归化为汉人,但血管里还是流淌着草原上的血液,所以没少练习骑术,特变是思念爹娘的时候,常常一个人骑着马狂奔一段,将情绪发泄掉。

    汉地并没有一望无际的大草原,李淑济并没有练习长途奔袭的机会。

    李自成考虑到这次行程甚远,便给李娜、李淑济准备了两辆娇小又豪华的马车。

    从北京向北行军,并没有那种特备平坦的水泥大道,不过,官道还算不错,过了居庸关,便转入山道,不过,这条官道从来没有废弛,虽然弯弯曲曲,但还算平坦,马车的速度并不比骑兵慢多少。

    宣府知府朱之冯在宣府城外接驾,但李自成过了宣府,来到张垣(张家口),方才明白,后世为什么在此举办冬奥会。

    张垣南通北京,西接大同,北方连着蒙古高原,实在是交通要道,如果用发展的眼光,府城应该放在张垣,而不是宣府,宣府是军事重镇,可以掐断北京与蒙古高原的通道,但经济地位不如张垣,地势也不如张垣开阔。

    华夏如果能征服北面的蒙古高原,宣府也将失去军事上的防御作用,将来最多沦落为一座县城。

    李自成心目中的上谷郡,应该在北京的正北方向,但由于燕山的阻隔,北京的正北方向并没有通道,而是走西北方向的居庸关、宣府、张垣,饶了半个圈出塞,距离上都城已经很近,不过,已经没有平直的官道了,或许原先有官道,但已经被时间湮灭。

    李自成并不看重上都城,一座废弛的古都而已,最多只是留下一个名称而已。

    他按照原先的计划,折向西北方向的苏尼特右旗,与第一营汇合。

    苏尼特右旗扎萨克滕吉思亲率主要的官员出城接应,向李自成行了参拜大礼,初步确认了双方之间的关系。

    李自成需要苏尼特右旗应付西面蒙古各部,所以并没有与滕吉思谈到归化的事,也没有要求苏尼特右旗畜牧、定居。

    形式不能少,李自成决定在苏尼特右旗立县,但北京的所有的典籍中,并没有查阅到此处在汉唐时代的名称,便是上谷郡,实际上还是靠近边墙的位置,并不是现在的苏尼特右旗。

    李自成从《诗经》中找出一个名字:维叶。

    苏尼特右旗更名为维叶县,由滕吉思出任知县。

    维叶县暂时并没有固定的衙门和办公场所,也不执行华夏的律法,除了换个名称,基本上还是维持原先的样子。

    维叶县的百姓,都是牧民,继续过着游牧生活,李自成要求滕吉思,尽可能将壮丁集中起来,防备西面蒙古各部趁虚而入。

    离开维叶县,朝东北方向行了两日,方才抵达苏尼特左旗。

    李自成与虎骑兵、狼骑兵汇合,高一功、王俊卓都是远远迎接,行参拜大礼,左旗扎萨克滕吉泰也是主动参拜。

    李自成对苏尼特左旗的处置方式,完全等同于右旗,立县,但暂不改变牧民的生活方式和生活习惯,并不要求定居,让他们继续保持战斗力。

    左旗扎萨克滕吉泰改任知县,和林图察伯台冈的扎萨克大帐,更名为高冈县。

    李自成并没有征调滕吉泰的骑兵,让是让他将壮丁集中起来,随时保持警戒,预备接应维叶县的滕吉思。

    离开了高冈县,向东约莫行了一百五十里,已经接近科布尔塞哩,李娜撇下马车,死活要骑马,李淑济也是下了马车,李自成只好将备用的小白马交给她们。

    “驾!”李娜翻身上马,也不管身边的李淑济,一鞭抽在马臀上,已是离弦之箭一般穿过队伍,远远突出在队伍的最前方,还回头看了眼李自成,一脸的挑衅意味。

    李自成待要追上去,李淑济的骑术差了一大截,或许是久未骑马,连上马都困难,便逼着她回到马车里。

    李娜就在前方,可能发现李自成没有追上来,兴致不是太高,稍稍放缓了马速。

    李自成待李淑济重新回到马车上,向前看了一眼,度量距离不算太远,便双腿夹紧马腹,大喝一声,一鞭抽在马臀上……

    何小米哪敢让皇上落单,忙把手一挥,亲兵们都是跟了上去。

    李自成再一次体会到纵马奔腾的感觉,凉风从耳边“嗖嗖”而过,地上的青草,模糊成一条巨大的绿毯,高速奔驰之下,竟然分不清地面是坦荡如砥,还是高低起伏。

    何小米担心战马失蹄,但皇上追逐木妃,正在行头上,他不敢打断了皇上的兴致,只能希望木妃的骑术不精,很快便被皇上追上!

    抬眼一看,木妃正在远远的前方,似乎与皇上之间的距离没有缩小,反而拉大了。

    他心中生出怨恨,这个木妃,也真是的,舒适的马车不坐,偏偏在草原上奔马,这么多年了,还是草原的性子……

    何小米发觉自己对木妃不敬,顿时吓了一跳,木妃可是皇上的女人……无论她做错什么,有皇上管着,皇上都不管,自己一个亲兵统领多什么事?

    他暗中呸了一口,抽鞭狠狠拍在马臀上,唯恐被皇上落下太远。

    草原看起来十分广阔,对并不生活在草原上的人来说,尤其如此,但一物降一物,有了战马,在速度面前,草原似乎渺小了不少。

    不一会的时间,至少奔跑了二三十里,李娜的额头上已经出现细密的汗珠,毕竟很长时间没有如此奔马,加上年岁不小了,体力已经大不如前,刚才发现皇上追过来的时候,她要让皇上明白,草原上的女人,应该生活在马背上,所以没有留力。

    等到精神稍稍松弛下来,她已经感觉到有些疲倦,夹住马腹的双腿内侧,热得如同火烧,完全就是初学者的模样,她稍稍放缓马速,等待皇上将她“俘获”了。

    李自成刚要追上李娜,没提防前方山坡的转角处,忽地涌出数十青壮牧民,骑兵看到落单的李娜,迅速将她包围起来。

    “他们是木妃的家人吗?此处距离科布尔塞哩还有多远?”李自成扭头问侧后方的何小米,对于前方出现的骑兵,他丝毫不以为意,还以为是李娜的父亲额齐格诺颜派人前来迎接。

    “皇上,有些不对呀,”何小米没有回答李自成的话,却是伸手向前一指,“木妃似乎不认识这些人……”

    “木妃离家多年,怎会认识这些士兵……”李自成忽地觉得不对,如果是额齐格诺颜派来迎接的人,不可能全部是普通的士兵,其中一定有李娜的兄弟姐妹,或是其他熟悉的人,但眼前的情景,李娜满脸通红,似乎在争吵。

    何小米把手一招,带着数百亲兵冲了上去,霎时将这些牧民围住。

    李自成在马背上抽了一遍,快马赶过去,牧民们忽地看到大量的骑兵,已经感觉到了危险,都停下动作,呆呆地看着李娜走出包围圈,回到李自成的身边。

    何小米等人都是手按刀柄,随时要拔刀的模样,他们并没有端起步枪,事情发生得太突然,根本来不及装弹,再说,双方的距离太近,不足十步的距离,步枪并没有明显的优势。

    “木妃,怎么回事,他们是阿巴噶部的人吗?”李自成将李娜接应过来,小声问道:“刚才发生了什么事?”

    “他们不是阿巴噶部的人,而是附近的小部落,”李娜脸面微红,目光中明显是余怒未息,轻轻摇了摇头,道:“他们,他们……”

    李自成厉声道:“他们侮辱你了?”

    “皇上别在意,这里是草原,”李娜叹息一声,“草原上从来就是这样,如果遇上是年轻貌美的女人,便是被抢回家,也是常有的事……”

    这样一耽搁,不仅亲兵,虎骑兵、狼骑兵都赶过来了,只有第一营的骑兵稍稍落在后面,看到近万的骑兵,原先的那些牧民,脸色都是煞白,这个时候,连逃跑都不敢。

    “朕明白了,木妃貌美,这些人见到木妃,便生出非分之想,”李自成怒极而笑,道:“木妃的美丽,这是天主的恩赐,也是木妃自己的荣耀,与他人无关,这次朕来到草原,就是要整顿草原,像这种无视法纪、无事生非、随处游荡、倚强凌弱的人渣,朕要管一管了,朕要让他们明白,草原不再属于满清,而是属于华夏!”

    “皇上……”李娜感觉到李自成眼中的杀气,忙道:“他们只是语言上……也没对妾身做什么……”

    李自成冷声道:“语言上不干净?这还不够吗?”

    这是,李淑济也赶到了,她慌忙离开马车,从亲兵处问明情况,心中的愤怒完全写在脸上,她不仅替木妃出气,她更想到了以前……正是这些蒙古人中的败类,当日背叛了父汗,才导致父汗被迫远离漠南,在大草滩染疾身亡……

    “皇上,这些人一向无法无天惯了,如果不加以管教,草原还是和以前,到处都是争斗,到处都是战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