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国忠疼的赤牙咧嘴的,苗晴站在一旁数落着,“多大的人了,走路不看车,活该受罪。 ̄︶︺sんцつ”

    连国忠气的直拍桌子,“屁,我在人行路上走的好好的,车子冲我来的,这是飞来横祸,跟我看不看车没关系,朝阳,你给我作证,我可没骗你妈。”

    庄朝阳放下老爷子的腿,拍着双手起身,“妈,今天真跟爸没关系。”

    苗晴的心里,庄朝阳的话一直都是有力度的,反正比自家的老头可信,“这怎么好好的车子还冲人来了?”

    庄朝阳边擦着手边道:“车子刹车失灵了,幸亏爸反应快,也是我的错,当时我离爸远了点,要是近一点爸的脚也不会扭到了。”

    这点庄朝阳挺自责的,当时老爷子嫌弃他烦,所以走得快了点,当时他要是紧跟着,也不会躲避中扭到脚了。

    苗晴拍着胸口,虽然女婿话很简洁,可她也能想到当时的危险了,“不怪你,你也赶紧坐下休息,从背他回来就没休息过,快坐下。”

    沫沫这时从门口走进来,先是看着生龙活虎的爸爸,确认没事,挺高兴的,爸爸这算是躲过去了,虽然脚扭伤了,可比被撞到进医院来的强。

    连国忠见到闺女,老脸一红,这些日子闺女一直耳提面命的让他注意安全,他听得有些烦,现在打脸了。

    苗晴见到闺女,也不管连国忠了,问着,“米米的手术结束了,成功吗?”

    沫沫点头,“挺成功的,只等着恢复做测试了,妈,炖的汤好了吗?”

    苗晴,“好了,都在砂锅里呢,现在还热乎,我去给你盛。”

    沫沫摆手,“我自己就可以了,妈,给爸炖猪蹄汤吧,扭到脚了也不愿意好的。”

    苗晴,“家里就不用你惦记了,有我呢,你照顾好米米。”

    沫沫点头,“那行,我先盛汤去医院了,医院也离不开人。”

    苗晴,“快去,快去。”

    沫沫盛了汤,庄朝阳开车送沫沫去医院的,去的路上把连国忠受伤的经过又讲了一遍。

    沫沫笑着,“爸爸的车祸算是过去了吧!”

    庄朝阳,“恩,应该算是过去了,你一直提着的心也可以放回肚子里了。”

    “是啊,要不我老惦记着,恨不得时时刻刻跟着爸爸。”

    沫沫是真的高兴,依照必须发生的定律,只要发生了就不会在发生的,她也不用老揪着心了。

    随后的几天,沫沫一边在医院陪着米米,一边在家变着花样给连国忠炖汤。

    连国忠背着沫沫和苗晴念叨,“几个孩子,还是闺女最贴心,老了能在闺女身边最享福了,你瞧瞧多细心,深怕我喝多了不愿意喝,变着花样的给我炖汤。”

    苗晴,“住的在舒心也不是儿子家,虽然朝阳没话说,对咱们也孝顺,可还是儿子家住着仗义。”

    连国忠放下汤碗,“这倒是,儿子家住着仗义,不过我可不急着回去,就在这里住着,舒服。”

    苗晴失笑,“你这老家伙,还住上瘾了。”

    连国忠哼了哼,老婆子自己也很喜欢这边,还好意思说他呢!

    沫沫陪着米米住了四天院,米米就可以出院回家调养了。

    沫沫从回到首都一直都没给自己安排工作,已经给自己放了不少的假了,她也忙碌了起来。

    公司的总部地址已经选好了,沫沫这边的工程已经启动了。

    首都这边还没招人,沫沫也没从z市调过来,很多的事情都是亲力亲为的。

    沫沫家苗晴帮着照顾孩子,封婉则是承担了家务,封婉是利索的人,沫沫忙碌,心宝上学,家里收拾的井井有条的,帮了沫沫不少的忙。

    沫沫一边要亲自盯着监工,一边还要和首都的朋友见面。

    魏炜依旧按照上辈子的轨迹去发展,今年开始就有财富榜单了。

    沫沫是上不去榜单的,能上榜单的都是有利有实业的,好吧,其实主要是沫沫每年赚的钱大部分都做了慈善,真的进账没多少,她这辈子是不可能上榜的。

    但是沫沫却上了慈善家榜单,这几年沫沫亲身做慈善是有目共睹的,帮助了无数的孩子们,虽然没有人具体去统计,可沫沫办好事是实打实的。

    沫沫接到邀请函的时候,很激动,翻看着黑色的邀请函,指尖摸着慈善家三个字,咧着嘴,“这比我赚了多少钱都让人高兴,这是对我的肯定。”

    安安拿过邀请函,“明年争取,我也能接到邀请,到时候我和妈一起去。”

    沫沫笑着,“好啊,咱们母子都成慈善家。”

    沫沫小心翼翼的把邀请函收好了,这可不能丢了,丢了她可就进不去了。

    连国忠不知道闺女一年做慈善花多少钱,但是高兴闺女的心地好,钱是赚不完的,能用钱去做好事,连国忠是骄傲的。

    连国忠道:“也不知道青义被邀请了没。”

    沫沫道:“应该也被邀请了,青义成立的慈善项目,每年要投入不少钱的,也是实打实的做慈善。”

    连国忠,“那我打电话问问。”

    连国忠说着就拨了电话,连青义接的,连国忠噼里啪啦的问着,很快挂了电话,“他也接到邀请了,不过他挺忙的来不了。”

    沫沫,“那谁过来参加?”

    连国忠,“公司负责慈善的经理。”

    沫沫挺可惜的,“好久没见到青义了,可惜青义太忙了。”

    连国忠,“我在阳城见他都难,公司铺的太大了,就算分了权力,他也有很多的事要忙。”

    沫沫感慨,“小公司也有小公司的好处,我是不大算扩张了,这样挺好的。”

    安安无语的很,他可不觉得妈妈的公司小。

    沫沫对去参加慈善晚会挺重视的,拉着庄朝阳一起去的,在晚会上见到了不少志同道合的人,沫沫看到了不少日后有名的慈善家,和这些人聊过后,沫沫觉得自己升华了不少。

    回来沫沫就做了是总结和规划,日后能够更好的去发展慈善事业。

    沫沫忙碌中,米米的手术已经康复了,米米没去医院试验,她的耳朵能够听到声音的。

    但是和正常人还是有些差距的,去医院做测试,沫沫一家子能去的都陪着去了。

    进入测试房间,几分钟的测试,对等待的沫沫也是煎熬的。

    医生很快出来了,手里拿着测试的结果,“首先恭喜手术很成功,取得的结果也是好的,虽然不能和正常人的听觉一样,可已经算是不错了,日后不用带助听器也能正常的交流,但日后还要是多注意,尤其是要注意休息。”

    沫沫握着米闺女的手,米米已经喜极而泣了,沫沫万分的感谢,“谢谢。”

    医生也是高兴的,手术成功,他们临床经验也丰富了,日后能够治疗更多需要帮助的人。

    米米的时间太久了,能恢复成这样,已经算奇迹了。

    沫沫一家子高兴,沫沫大手一挥,晚上出去吃,出去庆祝。

    晚上沫沫喝了点小酒,现在米米的耳朵好了,她也没什么执念了,现在最大的愿望就是看着米米和七斤结婚了。

    米米又在国内待了半个月,没等到安安医院开业就走了。

    米米没走两天,安安的医院开业了,沫沫和庄朝阳开业当天亲自去的,开业的情况可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