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晨曦还是非常相信秦梓博的,便回了暂住的旅馆等候秦梓博的消息。『『ge.

    慕晨雪离开父亲教书的学堂后直接去了蓝军长府邸,蓝青玉这次倒是将自己的私密跟好友吐了个干干净净。

    慕晨雪听完就指着好友的鼻尖道,“好啊你个蓝青玉,竟然在我和南伯父的眼皮子底下和那李泽楷谈情说爱,你就没拿我当朋友。”

    “嘘~姑奶奶,你声音小点,别被我爸爸听见了,我可就死定啦!”蓝青玉捂住慕晨雪的嘴巴道。这李泽楷之前跟着蓝军长混过一阵子,只是个蓝军长的随从室小兵,可这小子没什么好就是一长得好看,另一个就是那枪法准的很,脑子也是灵光的很,几次训练演戏中被岳峰看上后就对李泽楷进行了三审五查,都差点把人家娃的祖宗十八代给挖出来研究了一番后和南军长商量将这小子调去了作战部队给训练了一阵子,之后调回岳峰的大帅府随从室干了一阵子杂七杂八的活儿,发现果真是个值得培养的材料,关键在这小子指哪儿打哪儿从不抱怨,关键还是有一身的灵气和悟性,也是有血型的有志青年,祖上也不是平头百姓,只是在前朝时期祖上遭人陷害,被杀的杀贬为庶民的贬为庶民,所以说李泽楷

    没读太多书,可家国天下的热情是有的。

    蓝青玉愁眉苦脸道,“我马上要去英华读书了,可是,被分到上海的那边的学校了,随时有可能去国外读书,李泽楷听了就跟我吵架。”

    “噗。”慕晨雪好笑道,“我们蓝大小姐也有人敢吵你?这个李泽楷到底是何方神圣了,我一定得见一见他才行。”

    忽的,蓝青玉盯着慕晨雪看了许久,“你怎么会没见过他?”

    慕晨雪狐疑,“我去哪里见人家?你之前又没带我见过你的情郎,我就是见了也不认得人家呀!”

    “呀,你这坏丫头,不许胡说啦!什么情郎了,人家就是好朋友而已。”蓝青玉一脸的少女怀春的羞涩道。

    蓝青玉恨铁不成钢道,“李泽楷就是最近跟在岳帅身边寸步不离的那个最帅的年轻军官,你别说你没看见过他?”他家李泽楷那么帅,这慕晨雪要是敢说她没看见他,她一定跟她急。

    这就是两个同龄女孩子不同的出身所活出来的不同样子,一个愁的是一日三餐和一个栖身地,人另一个却愁的是和自己的情郎如何相处。

    慕晨雪蹙着眉心想了想,“咦?想起来了,是有那么一个新面孔在岳帅身边来着,只是……我最近也没太见过他人,就是今早才见到他,远远的看见一个新面孔挺帅的,那一定就是你家李泽楷了。”

    蓝青玉笑的跟桃花开满了脸蛋似的含羞带娇道,“就是他。”

    忽然,慕晨雪看向蓝青玉,“那么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你和李泽楷的交往蓝叔不知情,可是岳帅是知道的,对吗?”

    蓝青玉点头,“嗯呢!”语落,她拉着慕晨雪的手道,“所以,我想让你帮我。”

    慕晨雪嘲讽的摇头,“青玉,我现在居无定所,一日三餐都没得着落,你说我这样一个一无是处的人能帮你什么?”

    蓝青玉愠怒道,“你别说得这么悲观了,我们家这么大,难道少你一间房还是一日三餐了,真是的,还说我没把你当朋友,我看呀,你压根儿就没把我当朋友。”蓝青玉阖了下眼睛摇头道,“青玉,你不懂,就跟我不理解你和李泽楷一样,我们都没法想象彼此所经历的或者承受的东西,我知道你和南伯父对我很好,特别是南伯父对我有时候真的都快要比你都好了,

    可是青玉,这里毕竟是你们家,我还有年迈的父亲,漂泊无音信的哥哥,我总不能住在你家吃在你家的。”

    随着慕晨雪的话落下,蓝青玉傻愣愣的看了慕晨雪几分钟,试探道,“雪儿,你,确定岳帅没在你跟前提起过你哥哥?”

    慕晨雪愣了下也想到了父亲的话,父亲说他有种预感慕晨曦在背着他们做什么事情,八成跟什么组织有关系,所以,让慕晨雪不要去找他,免得都惹上祸端。

    慕晨雪不傻,谁都知道,各个地方的军政府对一些组织所持有的的态度,但是,只要他们不破坏他们的军队和彼此的利益也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有的地方闹的就挺严重的。

    而安庆相比较其他地方闹得没那么严重,可岳峰也不是个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人,只要对方做出什么行动,岳峰只要提前知道绝对一网打尽。

    想到此,慕晨雪浑身抖了下,这才看向蓝青玉,“他提起过,难道你也知道了?”

    蓝青玉点头,“这事儿如今是由岳帅全权授予李泽楷在办,岳帅之所以没对你说明,那是他不想让你担心。”

    慕晨雪听到此,已经没有什么话可说了,那么就是说李泽楷和岳峰都已经知道哥哥和什么人有牵扯了?这一刻,慕晨雪倒是希望哥哥跟那些个青帮或者洪门什么有瓜葛都行,千万别是别的什么。

    沉默良久,慕晨雪又回到蓝青玉最初的话题上,“那么,你刚才让我帮你,是怎么帮你呀?”蓝青玉摇头,“我也只是说说罢了,不用的,李泽楷就是不同意也没办法,他现在是刚刚充满电,一心想着报效国家,报答岳帅和我爸爸了,而我,也想多出去看看,见见世面,所以,只能这样了,刚见面

    又要分开,我真的很舍不得他的!”

    蓝青玉说道最后反而不难为情了,大大方方的说舍不得李泽楷,这样的直接和洒脱的爱情,是慕晨雪羡慕的,可她现在连吃喝拉撒都是问题,还哪里有爱的的权利?

    这让慕晨雪想起了一本外国小说上的一句话,“爱情本就是奢侈品,穷人是享受不起的。”这句话果真是说的不假。

    慕晨雪点点头,看向蓝青玉,“青玉,那你说我哥哥会不会有生命危险?”他们的那个组织,她也不懂,只是在学校的时候就经常听说,各个地方都有,听着反正挺玄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