翌日清晨。

    天还没亮萧云龙就起床了,昨晚算是这几个月来睡得最舒适的一晚,因此清晨起来的他倍感精神饱满。

    萧云龙看到楼上还没有什么动静,想来皇甫若澜、秦明月她们仍在梦乡中,他便是走进了厨房里面开始熬了一锅粥。

    把粥熬上之后,萧云龙便是走去洗漱。

    约莫一个小时左右,一锅香气腾腾的排骨肉粥已经熬好,楼上仍旧是没有动静,萧云龙也没有将她们喊起来,他吃了两碗粥。

    随后在客厅留下个字条,说他已经做好早餐,让皇甫若澜她们起来之后去厨房自己吃便可。

    接着,萧云龙走了出去,他来到了车棚,看着正在车棚中安静地停着的怪兽,他眼中立即闪过了一丝的狂热,从骨子里,他还是喜欢怪兽所带来的那种速度与激情的快感。

    轰隆隆!

    萧云龙启动了怪兽,怪兽那宛如野兽咆哮般的引擎声响彻而起,他骑着怪兽迅速离去,迎着清晨的旭阳,朝着北莽山的方向疾驶了过去。

    养足精神过后,萧云龙打算好好地淬炼自身的化魔霸血之力,将自身的血脉之力彻底的激发而出。

    北莽山幽静无人,倒也不失为一个修炼自身武道的好去处。

    在萧云龙一路的高速飞驰下,很快便是抵达了北莽山,他在山脚下停下了怪兽,随后朝着北莽山上走了上去。

    萧云龙背着一个背包,一路走上了半山腰,来到一处略显空旷之地,而后他停下了脚步。

    萧云龙决定就在这空旷之地上淬炼自身的拳道还有全新的血脉之力。

    萧云龙将背包取下,背包里面装满了一些护垫之类的,他将这些护垫在这块空地四周的一些粗大树木的树干上缠上。

    他准备将这些树木当成是练拳时候的目标,缠上一些护垫,能够保护好拳头,不至于那么痛。

    如果只是在树干上轰击上十几二十拳,那根本没什么事,以着萧云龙拳头淬炼的强度,自然不觉得有什么。

    但今天,他要淬炼拳道之下,轰击而出的拳势何止十几二十?最起码都要几百上千拳。如果没有护垫起到一定的缓冲作用,只怕这一天下来,拳头的皮肤都要开裂出血。

    随后,萧云龙开始调试自身的精神状态,将自身的状态提升到一个巅峰饱满的程度,紧接着他开始调动自身的化魔霸血血脉。

    随着他的调动,血脉深处的化魔霸血开始沸腾,不断地激发而出,滚滚魔气也从他的身上弥漫而出,冲天而起,笼罩着这片方圆范围内的山林之地,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一头远古凶兽正在苏醒,正散发出恐怖无边的气势威压。

    呼!呼!

    骤然间,萧云龙开始出拳,他先是施展出了杀人之道的拳势,在多重力道的爆发之下,轰杀而出的杀人之道的拳势凌厉无边,内蕴着一股杀伐凌厉的气势,简单却又粗暴的拳势淋漓尽致的施展而出,无尽的杀气也从他的拳势中层层弥漫着。

    那股厚重的杀意弥漫而出的时候,都足以让人感到一种为之窒息般的恐怖感觉。

    接着,萧云龙又施展出了萧家横连腿,层层腿影连绵不绝,持续不断,内蕴着横断山峦般的威势,在那无尽的腿影席卷之下,都形成了一道密不透风的腿势网,气势绝伦。

    最后,萧云龙将八荒破军拳又施展了一遍,这门萧家流传下来的武道拳势本身就是刚猛霸烈,萧云龙的太爷爷萧山河曾说过,这门拳势倘若以纯粹的肉身力量来施展,那将会能够将这门拳势的真正奥义与威力给发挥出来。

    也就是说,肉身之力越强,越是能够将这门拳势的威力发挥到极致。

    因此,萧云龙施展出这门拳道的时候,那一拳一式中内蕴着的厚重之力宛如狂潮般汹涌澎湃,显得极为的志刚至强,霸烈之余更是有着无边的魔性之力在滋生。

    “八荒我为尊!”

    萧云龙一声暴喝,浑身的血脉之力涌动而起,凝聚成了五重力道,以着自身的五重力道来催动出了这一拳!

    砰!

    萧云龙这一拳轰在了一颗巨大的树干上,拳势爆发而出之际,呈现出来的那股独尊天下的威势至强无比,仿佛一尊人间霸主傲立当场,睥睨众生。

    轰隆隆!

    一重重的力道源源不断的从萧云龙的拳势上席卷而出,轰在了这颗树干上,硬生生的将这颗树木给震得有些轻微的摇晃。

    萧云龙停下来后,身上已经冒出了一些热汗,方才的拳势演练不过是一种热身,热身结束之后,接下来也就是进入到了多重力道的淬炼阶段。

    “双重血脉融合,岂能止步于五重力道?第六重力道,给我爆发出来!”

    萧云龙怒吼着,他挥拳轰向了眼前的树干,当自身的五重力道一重重的爆发而出之际,他自身那淬炼得无比强大的肌肉再度贲张收缩,以此来滋生出第六重力道。

    五重力道爆发而出之际,萧云龙手臂上的肌肉不断地收缩着,想要再度生成一股全新的力道。

    不过第一次的尝试失败了。

    这也是情理之中,多重力道的修炼,一重比一重难,越是到后面,所修炼的多重力道将会比前面要艰难数倍。

    萧云龙并没有气馁,多重力道的修炼本身就是很考验意志力,需要强大的意志力反反复复的去淬炼自身的肌肉发力还有血脉之力的供应,才能摸索得到多重力道的门槛。

    “轰!轰!”

    萧云龙继续在出拳,一次出拳比一次出拳更加的沉重与凶猛,一重重的力道不断地从他的拳势中爆发而出,一次次的轰击在了那些树干上,传来了阵阵砰然之声。

    到最后,萧云龙手臂上的肌肉线条都贲张而起,一根根的肌肉线条凸显而出,看着宛如那虬结而起的虬龙般,盘踞在了他的手臂上。

    每一根凸显而出的肌肉线条上都内蕴着狂暴的爆发力量,贲张而出的肌肉仿佛是撕裂了般,看着似乎要突破到一个极限。

    轰!轰!轰!

    当即,北莽山的这片山野之中,不断地有着一声声宛如雷锤闷鼓般的拳击声音传递而来,经久不息的回荡着,震人耳膜。

    ▲手机下载app看书神器,百度搜关键词:书掌柜app或直接访问官方网站shuzhangg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