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湖山庄外围的一名打手喝声而起,这引起了其余巡视人员的注意,他们纷纷第一时间赶了过来。

    砰!

    虚掩的天湖山庄前的铁珊门被一脚踢开,那些疾冲而来的身影直接冲进了山庄内。

    呼!

    紧接着,一式势大力沉的拳势犹如一枚炮弹般的轰杀而出,直取向了那名率先出口质问的打手。

    这名打手口中惊叫了声,那迎面而来的拳势太恐怖了,内蕴着一股凌厉无匹的杀伐气势,就这么的碾压而至,内蕴着的那股拳道威力厚重如山,不由分说的当头镇杀而下,无可抵挡。

    这名打手奋力出手,想要将这一拳给抵挡下来,但他估算错了这一拳的拳势威力,但这一拳碾压而至的时候,直接破开了他的防势,直接一拳重重地轰在了他的脸上。

    一蓬鲜血飙射而起,这名打手整个人被这一拳轰飞而出。

    至此,疾冲而入的那道魁梧身影才停了下来,赫然正是熊子。除了他之外,穆恩、罗尔德蒙、战虎、老莫他们全都冲进来了,攻杀向了山庄外围的这些打手。

    外围一共有十名左右的打手在巡视防范,以着他们的实力,根本抵挡不住穆恩他们的攻杀,因此随着穆恩、罗尔德蒙他们疾冲而入,挥拳攻杀之下,外围的那十名打手一个个犹如纸糊的一般,全都被轰击而飞,倒在了地上。

    萧云龙与皇甫若澜、曼陀罗她们走了进来。

    萧云龙眼中的目光朝着天湖山庄里面看着,宛如星空般深邃的目光中有着丝丝冷冽之意在闪动着,太岁就在天湖山庄里面,很快他就知道这个太岁就是什么人,来到江海市之后迅速掌控了江海市的地下势力不说,竟然胆敢主动冒犯萧家。

    天湖山庄,大厅内。

    太岁原本想让小军等人立即赶往皇家夜总会中刺探情况。

    可就在这节骨眼上,外面却是传来了阵阵砰然的声响,还伴随着外面那些太岁党势力打手的惨嚎之声。

    紧接着,一道道铁血杀伐的气势充填而起,以着强横无匹的碾压之势朝着整个天湖山庄笼罩而来。

    小军脸色陡然一变,眼中瞳孔骤然冷缩,他说道:“不好,有人闯进来了!该死,到底是什么人?我去看看,灭了他们!”

    “小军,别妄动!对方既然已经来了,现在出去也没有什么意义。那就看看来者何人吧。”太岁声音镇定而又淡然的说道。

    太岁显得很镇定,他也算是见过大风大浪之人了,因此知道该来的总要来,该来的也躲避不掉。

    太岁仍是在大厅中站着,小军等几个人在太岁的身旁站着。

    同时,这栋别墅的楼上,开始有着一道道气息弥漫而起,也不知道这楼上还暗藏着多少人手。

    可以说,太岁这里无异于龙潭虎穴了。

    砰!

    这时,山庄别墅的门口被踢开了,接着萧云龙他们一行人走了进来。

    那一刻,太岁眼中的目光骤然凌厉森然而起,他眼中的目光直接定格在了萧云龙的身上。他没有真正的见过萧云龙,但是看到过萧云龙的照片,因此萧云龙走进来之际,他一眼就认出了萧云龙。

    萧云龙眼中的目光也朝着太岁看了过去,不用介绍他也知道眼前这个身穿着黑色长衫大褂的就是江海市中那尊迅速崛起的太岁爷。

    这并不难判断,太岁自身便是有股威严气势,而在太岁身边的小军等人对太岁更是流露出一股敬畏与忠心之意。

    如此一来,太岁的身份也就呼之欲出。

    “原来是萧家少主大驾光临,有失远迎,还望恕罪则个。”太岁爷语气平静的说道。

    此言一出,太岁身边的小军等人脸色纷纷陡然一变——萧家少主?此人就是萧家少主?狂爷不是带领着一百多号人去皇家夜总会把萧云龙等人喂起来了吗?他们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小军等人只消想想便是感到浑身冰寒,萧云龙他们出现在这里,岂非是意味着狂爷那边的行动已经失败了?

    可让小军他们难以置信的是,萧云龙他们不过区区十个人,竟然能够抵挡得住狂爷那边一百多号人的围杀?这代表了什么?

    萧云龙看了眼太岁,语气淡然的说道:“阁下想必就是近来在江海市赫赫有名的太岁爷吧?想要见太岁一面可真是够难的。若非萧某等人有些手段能够自保,只怕现在早已经沦为孤魂野鬼了。说到这里,不得不敬佩太岁的手段,如此强势镇压,莫非太岁认为这江海市已经是你太岁党的天下?或者说,已经是你背后站着的古武盟天下不成?”

    太岁看到萧云龙走进了,脸色并未有什么动容,可是当他听到萧云龙提及古武盟的时候,他眼底深处闪过了一丝锋锐的寒芒,不过他仍旧是显得不动声色,语气平静的说道:“我听不懂萧少主这是什么意思。我只知道,萧少主这么晚了前来我这里,还是一路闯进来,只怕是来者不善吧?”

    “我们他妈-的就是来者不善!什么狗屁的太岁,在萧老大面前也敢托大?不知死活的东西,胆敢主动冒犯萧老大,找死!”脾气火爆的熊子怒声而起。

    太岁眼中的目光陡然一沉,他看了熊子一眼,隐隐有着一缕杀机在弥漫。

    可以说,还没有人胆敢用这样的语气跟他说话。

    太岁身边的小军等人脸色更是齐齐一变,接着他们一个个怒声而起,朝着熊子纷纷叱喝了过来。

    “不知死活的是你们吧?胆敢闯入太岁爷的天湖山庄,你们才是找死!”

    “这里是太岁爷的四人住宅,你们不分青红皂白的就闯入进来,不是找死是什么?还大打出手,将我们外面的人打倒,分明是故意前来挑衅滋事,理当镇杀!”

    “什么萧少主,不过是萧家一介武夫罢了,也胆敢如此对太岁爷不敬!的确是前来找死!”

    小军他们一个个纷纷开口说道。

    “小子,话不要说得太满。老子一只手都可以捏爆你们!”穆恩开口,他的语气森然而起,接着说道,“老子在战场上杀敌的时候,只怕你们都还在和稀泥玩着呢。所以,嘴巴给我放干净点,否则一会儿我一个个打爆你们的臭嘴!”

    “你——”

    小军脸色一怒,他正欲冲出去,却是被太岁拦了下来。

    太岁看向萧云龙,说道:“我想,萧家少主此番前来不是无的放矢吧?不知萧少主有什么事呢?”

    萧云龙笑了笑,说道:“明人不说暗话,你也是个聪明人,难道不知道我来此的目的与原因?太岁党的势力果真是庞大啊,一句话就派出去一百多号人前往皇家夜总会将我们围住,然后大打出手,甚至最后还动用了冷兵器。刀剑无眼,这不是想要把我们都斩杀在皇家夜总会吗?”

    太岁眼中的目光微微一眯,他闻言后并未说什么。

    萧云龙也不着急,接着缓缓说道:“可惜啊,杀人者人恒杀之。前面太岁党的打手并未动用武器时,我这边也不会真的下杀手,顶多也就是打断几根骨头让他们乖乖躺在地上罢了。可是,后面那些人开始动用武器之后,一切都不同了。皇家夜总会现在已经成为了一个血色地狱。四五十个人横尸倒地,鲜血横流,不是血色地狱又是什么?”

    “你、你说什么?”

    小军怔住了,显得难以置信。

    一百多号人,难道真的是被萧云龙他们全都打倒,甚至将近一半人直接被杀了?

    太岁眼中的目光也阴沉而起,他无法在保持镇定,脸色微微变色。

    “那个叫什么狂爷的,两条腿被斩断了,右臂也被斩断了,最终他崩溃了,跟我一五一十的全都招供。否则,我怎么会知道太岁你就躲在这天湖山庄?”萧云龙笑着。

    “那家伙,还以为他是多硬的骨头呢,当大刀扬起来的那一刻,他就求饶了。”熊子冷笑着说道。

    太岁没有说话,他身边的小军等人则是满脸震惊之意,也没有说话。

    “后面,倒是有警方赶过去了,带队是一个叫刘锐的家伙。也许是我离开江海市太久,这家伙居然觉得可以冒犯我,非要控诉我聚众斗殴当场杀人的罪名。”萧云龙说着,接着又说道,“可是,你觉得区区一个刘锐能够跟军部隶属的武警部队战士相提并论吗?现在,皇家夜总会已经是被武警部队战士里里外外全面封锁。韩局长将会赶过去处理此事,韩局出面我想太岁党距离灭亡也不远了吧?我了解韩局的性格,只要他有足够的证据在手,又岂会放过一些无法无天的黑恶势力?”

    太岁深吸口气,表面上他仍旧是显得很镇定,但实则内心早已经震惊不已,他深吸口气,说道:“萧少主前往皇家夜总会本身就是带着目的前去。我很想知道,萧少主意欲何为?”

    萧云龙盯着太岁,眼中的目光陡然一沉,自身那股霸烈无匹的气势弥漫而起,滚滚魔威冲天,宛如一尊绝世魔王正在复苏,那股强横绝伦足以让人忍不住为之颤抖的气息席卷八方,将整个天湖山庄都笼罩在内。

    “你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你或者说你背后的古武盟想要针对我萧家,那就直接放马过来,我萧家无所畏惧!可是,你们不该对无辜之人下手,不该对萧家武道学院那些年少的学员下手,如此殃及无辜来促成你们的目的与阴谋,这是我所不能容忍的!有些时候,犯错是会死人的!”

    萧云龙语气森寒,一字一顿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