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傲天就这样死了,曾经在京城中叱咤风云的第一公子,到头来却是如同丧家之犬,自保之力都没有。

    萧云龙看了眼倒在地上的徐傲天,脸上毫无波澜,这个曾经的京城第一公子屡次处心积虑的想要将他整死,因此看着徐傲天身亡他脸上也没有任何的怜悯之意。

    萧云龙转眼看向面前的女人,深吸口气,说道:“你我联手,总算是等到了这一日。徐家完了。”

    “是啊,徐家完了!”

    她缓缓开口,那语气中有种快意也有种释然,如释重负般的释然。

    她不是别人,正是跟萧云龙有着诸多来往与交易的神秘女人。

    萧云龙与她的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见面,是在江海市金帝集团大厦内,当时皇甫世家的少主皇甫君临在金帝大厦宴请江海市诸多名流,萧云龙随同秦明月前往赴宴,感受到了这个神秘女人有意释放而出的气息之后,前往与之见面。

    也正是那一次的见面,萧云龙与她暗中达成了一种协议跟约定,那就是共同联手,对付徐家!

    之后,很多重要的消息都是这个神秘女子为萧云龙提供的,包括徐傲天针对他的行动,还有在安第斯山脉的时候,她也给萧云龙发出了有内奸的消息,等等。

    萧云龙笑了笑,说道:“合作了这么久,连你的真面目也未曾看过。如今,徐家已经覆灭,是不是应该履行承诺,让我看看你的庐山真面目了?”

    神秘女子脸色似乎微微一怔,而后她那双隐藏在轻纱下的眼眸中似乎有着一缕精芒闪动,她淡然一笑,说道:“魔王,你要看便看,还想让我自己摘下笠帽吗?只是,到时候你别失望便是了。”

    “哈哈,我并未抱有过其他方面的期望,所以又何来失望之说?”

    萧云龙朗声一笑,他猛地伸手将神秘女人头上戴着的笠帽掀开。

    呼!

    顿时,满头白发迎风而舞,宛如天女散花般,从神秘女人的脑后纷纷扬扬的洒落而下,看着就像是在那夜空中飘落着的雪花青丝,点点雨水沾染而上,看上去竟是带着一种说不出来的魅惑与撩人。

    满头白丝之下,映衬着的是一张精致得无可挑剔的玉容,肤若凝脂,吹弹可破,明眸如水,泛着盈盈波光,唇不点而红,眉不画而翠,她的美丽竟是显得如此的超凡脱俗,宛如天上谪落的仙子。

    的确,她本身就有着倾城之容,再加上那一头醒目的白发,看上去的确是有种超凡脱俗的意味,那种意味说不清道不明,给人的感觉似乎距离得很远,仿佛拒人于千里之外,遗世独立的气质。

    这正是白发丽人,也正是跟萧云龙暗中合作的那个神秘女人!

    白发丽人看着萧云龙仿佛失神了般,她眼眸中似乎闪过一丝黯淡之色,嘴角边却是泛起了一丝促狭的笑意,说道:“怎么?是不是感到很失望?”

    萧云龙闻言后脸色一怔,他有些不解的看着白发丽人,笑着说道:“失望?你指的是哪方面?如果仅仅是从你的容貌气质来判断,那天下女人又有几个能够有你这样的姿色?美丽而又独特,气质出尘,如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我只是动了恻隐之心,因为你这一头白发肯定不是天生的,也不是染白的,因为你的发根本身就是白色。我想,你肯定历经过一段极为悲苦之事,否则一头青丝怎么会变白?”

    听了萧云龙的话后,白发丽人眼眸中那一丝黯淡之色渐渐消散,原本她以为萧云龙对她这样的模样感到有些失望呢,原来并不是。

    白发丽人听了萧云龙好奇的询问,这让她勾起了那一段悲痛滴血的往事,她不无凄惨的一笑,说道:“我说我是一夜白头,你相信吗?”

    “嗯?”

    萧云龙又是一怔。

    “我刚出生不到一个月,就没有了父母,没有了家人。所以我长大以后,我总是好奇,我的家人我的父母去了哪里?直到我十五岁那年,抚养我长大的林叔叔将那一段悲惨的往事全都告诉了我。原来我的父亲国家中的一名少将,是徐闻达派系的人。但因为有一次,我父亲出于自身的正义感以及对国家对军队的忠诚,不愿执行徐闻达密令的一个残害自己同胞战士的命令,结果我的父亲遭到了坑杀。随后,徐闻达派人将我全家老少都歼灭了!”白发丽人开口,接着说道,“而我之所以能够逃过一劫,是我家中的一名仆人用她也是刚出生的孩子来替换我,活生生的上演了一起赵氏孤儿的故事,我这才能够逃生。当时我听了全部的事件过程之后,我哭了一夜,只觉得整个人的心都碎了,碎成了一块块,浑身都在绞疼着。到了第二天,我的头发就全白了。”

    萧云龙闻言后心有感慨,他冷声说道:“徐闻达这个老东西,这些年来铲除异党,也不知道坑杀了多少精忠报国的有志之士!当真是作恶多端,死有余辜!”

    白发丽人眼眸浮泪,她说道:“这么多年来,我一直潜伏在徐闻达的身边,小心翼翼的掩藏自己的身份,为他组建了银翼组织,也为他做了不少事情。不过,我也有自己的底线,伤天害理之事,我是不会出手的,任由他调用银翼组织之人去做。好多次,我都想亲手杀了徐闻达。但想起单单杀了徐闻达也是没有任何用,因为徐家还在。再则,在徐闻达的罪证还未告发出来之前,杀了他,那我也逃不掉,因此一直忍辱负重,等待良机。”

    萧云龙深吸口气,说道:“这些年来,倒也是苦了你。银翼组织?是不是银翼组织之人的手臂上都有一个双翼标记?当初方傲晴被杀害的时候,我就擒获一名银翼组织之人,一直暗中调查银翼组织。我猜出银翼组织肯定与徐闻达有关。当时在加拿大的耶洛奈夫,我带着魔军战士攻杀地狱天使组织的一个据点时候,突然出现的那个人就是你吧?那一头白发,我可还记得。”

    “的确是我,当时我出现在哪里,一方面也是在试探你的实力。你有足够的实力,我才能与你合作,共同对付徐闻达。”白发丽人说道。

    “哈哈,我当时可不知道那就是你的试探,我那时候可是动了真正的杀机,若非你逃得快了些。只怕就没有后来的合作了。”萧云龙说道。

    “若非有着足够的把握,我岂会以身冒险。”白发丽人开口,语气中充满了一股自信感。

    萧云龙点了点头,接着他看着白发丽人,说道:“还不知怎么称呼你呢。”

    “我吗?我姓杜,名依云,杜依云。不过,你可以叫我银翼。”白发丽人说道。

    “依云?多温柔的名字。不过还是依你所说,往后叫你银翼吧。”萧云龙开口,接着问道,“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

    “我不知道,徐家已经覆灭,我一下子感觉到自己没有什么人生目标了。我杜家血仇已经得到,我也就此生无憾了。接下来,我会回去一趟我的老家,去祭拜我的家人父母。之后,有什么打算再说吧。”银翼说道。

    萧云龙沉吟了声,说道:“我在海外有魔王佣兵团,他们都是我的生死兄弟。你的实力很强,如果你想征战黑暗世界,在黑暗世界中留下你银翼的名头,那不妨来找我。你是一个战士,战场才是发挥出你实力与价值的场地。等你休息够了,心情平缓一段时间,随时找我都行。”

    银翼眼眸中精芒闪动,她点了点头,说道:“好,你的这个建议,我会考虑的。”

    萧云龙一笑,说道:“魔王佣兵团期待你的加入。好了,那我们也该离开了,徐傲天他们的尸体都要带回去。这时候,天盟阁那边的战事也应该完结了。我回去天盟阁看看。”

    “那就走吧。”银翼说着。

    萧云龙走过去,将徐傲天、枯瘦老人、张管家的尸体扔进了那辆勇士越野车内。

    对于徐傲天他们的死亡,解释起来也很简单,那就是他带人围着天盟阁时候,徐傲天拒不认罪,命人持枪反击,在交火枪战中徐傲天被杀身亡。

    这样的说法没有人会去质疑,反正天盟阁中暗藏枪械,养着大批人手,持枪进攻龙炎战士跟武警战士,这是事实。而天盟阁这样的举动已经是犯罪,被龙炎战士他们枪杀也是死有余辜。

    萧云龙正欲走进勇士越野车内,一旁的银翼忽而喊了声:“魔王——”

    “嗯?还有什么事?”萧云龙问着。

    “今晚你还有时间吗?”银翼突然问着。

    “天盟阁之事处理之后,我可能还需要返回军区一趟汇报结果。稍晚点,应该会有时间。怎么了?”萧云龙问着。

    “也没什么,大仇得报,但心里面总感觉空荡荡的,所以想找个人喝酒解闷。”银翼说道。

    萧云龙一怔,他哈哈一笑,说道:“也好。反正徐家覆灭,我心中正畅爽,喝酒助兴一番也不错。那我返回来京城再联系你吧。”

    “好!”银翼点了点头。

    萧云龙坐上勇士越野车,驱车呼啸离去。

    白发丽人银翼也开着她驱使过来的那辆车子一同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