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炎战士与狼烟战士之间的火药味猛地浓烈而起。

    狼烟军团向来孤傲惯了,被誉为王牌军团的他们,面对国内军区的其余各大特种部队,管来都是高高在上,而凭着他们的战绩,他们的确也是有资格骄傲。

    但龙炎战士他们一个个有着一身铁血傲骨,一个个充满了血性,更是恩怨分明,故而他们当然不会向狼烟战士他们低头,他们只是觉得冒着生命危险前来这片雨林支援作战,为维和部队与狼烟军团的战士解围。

    可眼下这些狼烟战士表现出来的态度让他们感到一阵不爽,因为这种不爽的感觉自然也就在脸上表露出来。

    狼烟战士将龙炎战士表露出来的这种不爽视为一种挑衅,故而他们中以铁手为首,站出身来,张口怒斥,语气强横,甚至还举起了手中的武器。

    狼首注意到了这个情况,不过他并未开口,像是故作不知般。

    萧云龙眼中的目光陡然一沉,一股锐利的锋芒迸发而出,他朝前走来,身上有股滔天魔威气势在弥漫,身上隐隐呈现而出的那股怒意,让人恍如看到了一幕幕尸山血海般的恐怖场景般。

    这就是气势的具象化,也正是萧云龙自身气势的体现。

    狼首看到萧云龙走来后他眼中的瞳孔微微冷缩而起,自身也有股宛如苍狼般雄浑嗜血的气息在释放。

    “狼烟军团的战士?真是有本事,既然有这个本事,怎么不拿去对付基因战士,不去多杀几个基因战士,反而是拿起枪口对向自己华国的战士了?谁他-妈-的给你们这个胆子,胆敢拿枪指着我的战士?”

    萧云龙走了过来,怒声而起,身上那股雄浑恐怖的威势在弥漫,他极少动怒,但此刻的他有些怒了,怒火中烧,魔威大盛,盯着眼前的狼烟战士。

    狼首冷笑了声,显得不咸不淡的说道:“萧云龙,手底下的战士小打小闹的,你又何必当真?”

    萧云龙转眼看向狼首,他笑了,说道:“何必当真?真是可笑,被人拿枪指着了,你居然说何必当真这样的话?大敌当前,四周有可能存在着基因战士,而你的这些战士可真是有本事啊,居然拿起枪指向前来支援的华国战士。我想问问你们这是什么意思?有本事拿枪指着我的战士,却是没本事跟基因战士对战?这样的行事风格,就是你们狼烟军团所谓的王牌战队的行事风格吗?”

    狼首眼中锋芒毕露,他暗中咬了咬牙,却也心知在这样的情况下,与龙炎战士对峙是不对,此事要是传回军区总指挥部,肯定会引起军区高层的不满。

    故而,狼首转头看向了狼烟战士他们,一个个狼烟战士心中会意,他们缓缓放下手中的武器,但他们眼底深处那种敌对之意却是不曾消失,反而更加的浓重。

    “谁第一个举起枪的,给我站出来!”

    萧云龙显然不会因为狼烟战士他们放下武器,就将此事到此为止,他喝声问着。

    “是我,我先举枪的,怎么着?”铁手开口,语气强硬。

    “好,你给我站出来!”萧云龙盯着铁手,一字一顿的说道。

    铁手看了眼萧云龙,眼中满是不屑之意,他说道:“姓萧的,虽说你是龙炎组织的教官,但我可是狼烟军团的战士,你没有资格对我发号命令,更没有资格让我站出来!”

    “狂妄!”

    “不知死活!”

    龙炎战士看着铁手那副态度之后,一个个震怒而起,眼中有着怒火在燃烧。

    萧云龙却是不怒反笑,他说道:“好,很好!违抗命令,当以军法处置!我倒是很想看看,这一次行动结束回国之后,军区对你会做出怎样的处置。”

    “你什么意思?”铁手问着。

    “我率队前来支援,军部决定给予我最高指挥的权力。也就是说,这一次的行动,我就是总指挥,你们狼烟军团上下都要听从我的命令行事!方才你针对前来支援的龙炎战士率先拔枪,又违抗最高指挥官的命令,这两条罪状我都会给你记下来。”萧云龙冷冷说道。

    狼首的脸色微微一变,他接到总指挥部回馈的消息时候,也已经知道了萧云龙被授予了最高指挥权。

    按照军区指挥部的这条命令,在这一次的支援行动中,萧云龙的级别是最高的,是他们所有人的行动指挥官。

    军队中,听从命令是战士的天职!

    特别是在海外执行任务的时候,最高指挥官的命令必须服从,这是铁律!

    而方才铁手的话,无疑是在顶撞萧云龙,也是顶撞这一次支援行动的最高指挥官,若要追求起来,这可是犯了军纪。

    故而狼首脸色一沉,他低沉说道:“铁手,出列!”

    铁手极为不甘,但他也唯有走出来在萧云龙面前站着。

    “你意识到自己的错误了吗?”萧云龙问着。

    铁手咬着牙,双拳紧握,他可以不考虑自己,但却不能拖累了狼烟军团,因此他紧握着的双拳慢慢松开,一字一顿显得无比艰难的说道:“报告长官,意识到了!”

    “你错在哪里?”

    “不该起哄,不该持枪指向前来支援的龙炎战士!”

    铁手开口,没说出一个字,他都感觉到脸上火辣辣的,因为这意味着的是狼烟军团需要向龙炎战士低头认错!

    萧云龙盯着铁手,他冷笑着说道:“我知道你心中不服!不过现在是非常时期,四周有着强大的基因战士环伺,因此我也不想再多追究下去!但往后无论是谁,都必须给我记住一条,再敢拿枪指着我手底下的战士时候,先想清楚自己到底有几条命!”

    “至于你,如若心中不服,待到回国之后,你想要战那龙炎战士随时奉陪!”萧云龙看了眼铁手,接着他沉声说道,“现在,所有人跟我走,先离开此地!”

    ……

    雨林腹地,东南方向,一处隐蔽却又地势开阔之地。

    萧云龙将狼烟军团以及维和部队的战士待到了此地,原本在战线后方的洛樱也随着龙炎战士的队伍前进。来到此地后,萧云龙让队伍停了下来,准备在此地稍作休息。

    此处地势开阔,四周有着密林以及陡峭的山坡,是一个易守难攻之地。

    因此萧云龙决定在这里停军驻扎。

    萧云龙安排冷锋、李承风、金刚、落星辰等人在四周巡视提防。狼首那边,他也派出五名狼烟战士在周围巡视着。

    毕竟这一次所面对的基因战士绝非是武装势力分子这般不堪一击,基因战士的强大,无论是萧云龙还是狼首他们深有体会,因此粗心大意不得。

    队伍停下来之后,在场地中间搭起了一个临时的帐篷,洛樱提着医药箱,开始忙碌起来。

    维和部队战士原本有三十八人,但十八人已经牺牲,还剩下二十人。

    这二十人中,有一大半都受伤了,其中有六人的伤势很重,身上有枪伤,虽说枪伤部位已经经过了简单处理,但由于医疗救助的处理办法有限,故而那枪伤部位的皮肤已经开始糜烂发臭。

    洛樱立即给这六名重伤的战士进行开刀手术,萧云龙也让几名龙炎战士去给洛樱打下手,帮她递手术工具。

    除了维和部队的战士受伤之外,狼烟军团中也有六人受伤,他们的伤势主要是内伤跟外伤。有两名受伤的狼烟战士的手臂都被打断了,另外四人体内也有多处骨折。

    原来狼首曾率领着这些狼烟战士与基因战士之间展开了近身搏斗,然而基因战士依仗着强横的身体,狂暴的力量,在近身搏杀中占据着很大的优势,因此重伤了这六名狼烟战士。

    今晚对于洛樱而言,将会很忙碌,但这也是她的职责。

    萧云龙在一处空地上坐着,点上了根烟,手中拿着微型手电筒,看着在地面上铺开的一张地势图。

    那些基因战士虽说暂时退走了,但以着他们残暴的性子,绝不会就此罢休,还会再度杀回来。

    萧云龙看着地势图,想要看看这些基因战士到底会潜藏在什么区域,同时他也想找出一处更加适合龙炎战士他们对战的地势。

    未参与巡视任务的龙炎战士与狼烟战士则原地休息,明显分成了两个阵容,各自占据一方,互不往来。

    这样的情况萧云龙也早已经意料到了,他从未想过这些狼烟军团会听从他的话,即便他是这一次支援行动的最高指挥官。不过这些狼烟战士最好不要再撞到他枪口上,否则他就不会再客气了。

    这时,狼首忽而起身,朝着萧云龙这边走了过来。

    “萧云龙,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狼首走了过来,开口问着。

    萧云龙看了眼狼首,说道:“还能有什么打算?眼下的局势就是将这片雨林中的基因战士杀了,接着返回维和基地,乘坐运输机回国。就这么简单。”

    狼首皱了皱眉,他说道:“你的意思是,要先与这些基因战士爆发一战?将他们全都歼灭之后再返回维和基地吗?”

    “对!”萧云龙说道。

    “我认为这样不妥,这些基因战士极为强大,又是在这片雨林中,要想歼灭他们谈何容易?反而是我们这边有多名战士受伤,理应争取最快的速度返回维和部队。”狼首说道。

    萧云龙看了眼狼首,不由冷笑了声,仿佛狼首刚才那句话就像是放了个屁般,显得愚蠢可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