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云龙他们喝完酒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两三点,龙炎战士他们被安排住在了乔庄这边。『≤,

    上官天鹏的家就在江海市,不过他看着已经深夜了,也就不回去了,明早的时候再走。叶曼语则是要带着洛樱去她在江海市的住所中休息。

    因此,萧云龙骑着怪兽载着叶曼语与洛樱离开。

    叶曼语对于萧云龙这辆造型彪悍的机车已经是很熟悉,也坐过几次。不过洛樱可就是第一次坐着了,那震耳欲聋的引擎声还有那呼啸而起的速度,还真是让她感到有些震撼。

    叶曼语与洛樱也喝了些酒,叶曼语并没有喝多少,反而是洛樱,也不知是心情原因还是怎么着,方才她可是喝了不少酒,一张精致雪白的瓜子脸上都红彤彤的,檀口张启间还不断地呵出浓浓酒气。

    因此坐上怪兽的时候叶曼语让洛樱坐在里面靠着萧云龙,她则是坐在洛樱的身后,也是为了方便扶着洛樱,避免她喝多酒后那股酒精上来了坐车不稳。

    如此一来,洛樱夹在了萧云龙与叶曼语的中间。

    怪兽的设计上,后车座的空间本来就不宽裕,这后面坐上了两个丰臀翘挺的美女,这就显得更加的挤了。于是乎,不可避免的,洛樱的身体都贴在了萧云龙的后背上。

    她不想这样,甚至隐隐有些抗拒,但却又无可奈何。

    身子紧贴着萧云龙的后背,她感应到了从萧云龙后背上传递而来的那股热量,一股脑儿的钻入了她的身体内,就像是肆无忌惮的在她体内乱窜着,使得她原本被酒意染红的脸颊更加的红晕与滚烫。

    这让她的脑海中不由自主的浮现出了当初在撒哈拉大沙漠的那一幕,那一晚在撒哈拉沙漠的一处沙丘上,萧云龙抱着她从沙丘上面翻滚了下来,一路翻滚的过程中,两人的身体接替交换的压在对方身上。

    滚着滚着,滚到沙丘底下的时候,不知何时,两人的嘴唇印在了一起。

    洛樱至今都没有忘记自己当时的那种感觉,整个脑海一片空白起来,唯一能够感受得到的就是那炙热的吻。

    那是她的初吻,所以刻骨铭心,永生难忘。

    其实洛樱的心里面对萧云龙还是有些恼意的,否则这一次过来见到萧云龙,她脸色就不会是那样冷冰冰的了。

    她的气恼在于自从上次的任务结束之后,她与龙炎战士返回龙炎基地,整整将近两个月的时间内,这个家伙都没有给她打过一次电话,也没有用其他的聊天软件联系过。仿佛自己对他而言真的就是无关紧要一般,如何不让她感到气恼?

    她不觉得一个夺去自己初吻的家伙,真的就可以置身事外,当做什么事都没发生过。

    因此从心理上,她认定了萧云龙就是一个不负责任的负心人。

    只要一想到这,她觉得简直是太可恶了,不可饶恕!

    也许是觉得心中气不过,洛樱原本轻轻地扶在萧云龙腰侧上的双手忍不住一发力,狠狠地掐住了萧云龙的腰侧,并且还是用力的拧着,以此来发泄自己心中的不满情绪。

    萧云龙原本正在努力的让自己专心致志的骑着怪兽,这不努力不行啊,洛大美女的身躯贴得如此之紧,那片堪称是盈盈一握的饱满更是紧紧相贴,传递来了丝丝扣人心弦的柔软蜜意。并且随着怪兽的加速减速的过程中,不断地轻微碰撞,更是让萧云龙感到阵阵心旌激荡之感。

    故而他唯有收敛心神,专心致志的骑着,以免神思恍惚之下,出了什么事,那可就不好了。

    可就在这骤然间,萧云龙顿感腰侧传来阵阵刺疼之感,饶是他皮糙肉厚,但也经不住洛大美女的掐拧啊。

    突然间的刺疼之下,萧云龙还不知发生了什么事,猛地一个刹车。

    在惯性的作用下,后面坐着的叶曼语身体冲向了洛樱,洛樱的身体则是冲向了萧云龙的后背,整个人已经趴在了萧云龙的后背上,脸面也是紧贴着,更加充分的感受到了萧云龙后背传递而来的那种温热之感。

    “萧云龙,你是怎么骑车的?”叶曼语忍不住斥声问道。

    “咳咳……没看到前面有辆车突然减速嘛,我要不刹车,难不成直接冲上去?”萧云龙连忙找了个借口。

    同时,他也知道了,方才是洛樱狠狠地掐了他一把。

    他就纳闷了,自问自己没有招惹到这个美女军医啊,她怎么一来江海市就如此的针对自己?许久不见,今晚相见之后不应该是热情高兴的吗?对自己冷冰冰的不说,居然还发泄般的狠掐自己,真是搞不懂了。

    不过,感受着洛樱此刻贴身的诱惑,倒也是极为的美妙。无缘无故的被掐两下,倒也是值得的。

    ……

    翡翠华庭。

    这是叶曼语居住的小区,在叶曼语一路的指引下,萧云龙骑着怪兽而来。

    顺着叶曼语的指引,萧云龙在这栋小区的第八栋单元楼前停了下来,叶曼语走下车,当她扶着洛樱走下车的时候看到她显得有些晕晕沉沉。

    “樱樱好像酒劲上头,有些醉了。”叶曼语说道。

    萧云龙说道:“来,我来扶着她。你先进去按电梯。”

    叶曼语点了点头,先走进了单元楼内按住电梯,萧云龙则是扶着洛樱往里走。

    洛樱的确是有些昏沉了,今晚所喝的烧刀子酒烈性十足,洛樱开始喝了不少,到现在酒劲上头,对于以往滴酒不沾的她自然是抵挡不住那股浓烈的酒劲。

    洛樱虽说醉意上头,但仍是保持着一丝的清醒,因此她知道她此刻是被萧云龙扶着。

    浑身娇庸无力的她倒在了萧云龙的怀中,任由萧云龙伸手搂着她的腰肢,扶着她往前走。

    对此,洛樱发觉自己心里面竟是没有丝毫的抵触反感之意,反而是感受着萧云龙怀中的温暖与踏实,她自己的心里面也仿佛获得了一份温情之感。

    甚至,她想着如若能够让萧云龙这样一直扶着走下去,那也是一种美好。

    她也意识到,自己从未真正的怪过萧云龙,即便是这个不解风情的家伙这段时间以来从未联系过她,从未问候过她一声也罢,她心里面怪罪不起来,只是如同世间任何一个女人一样,在面对自己在乎的男人却是不在意自己的时候,发点小脾气罢了。

    事实上,除了发点小脾气,她还能做什么?

    难道要放下矜持、放下身段,如同一个怨妇般的控诉萧云龙不解风情,转身便是如同路人吗?

    她做不到这样,心中也怪罪不起来,也唯有独自去品味心中深藏着的那份情。